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大家园地 王愚落难人生 审美风尚>>正文内容

生命的可贵——关于蒯天的小说

 

蒯天现在是在连云港老老实实办企业,办得还颇有生气。但是蒯天却在不断地写小说,不时有新作面世。有不少的小说作品,引起读者和评论家的注意,不久前,我就在《文艺报》上看到一篇评论文章,题目是《渐人佳境》,副题是“蒯天印象”,看来萠天的小说还是不同凡响的。
 
可惜,我至今也没有见过蒯天,是因为文学上的事,他曾经翁我打过几次电话:一来二去,他竟然把他写的许多小说复印件寄给我,是希望我对他的作品提点意见。这实在有点诚惶诚恐,我处于一隅,写过一些评论文章,也没有什么太成气候的卓见;虽然我也谈点作品的评析,大多是说老实话,不过是“好处说好,坏处说坏”,用一个读者的眼光加以评估,说穿了,是谈得很为详细的读者来信。世上的人,人各其面,读者也各有品体,有人喜欢深沉的,有人喜欢欢快的;有人喜欢那深奥的道理,有人喜欢那明白的道理,恰如同有人喜欢锦衣绣口,有人喜欢布衣蔬食;有人喜欢吃茶,喝咖啡,有人喜欢喝白开水。我的文章大体上就是大白话,白开水,有些读者偏偏喜欢喝白开水,听大白话,觉得我说的明白,没有什么游离拐弯的深奥,便也读一读我的文章。蒯天听我的意见,大体就是这样一层意思。
 
这一次,蒯天突发奇想。要把他已经发表的若干小说编集,让我先看一看,并瞩意我写点感受。我忖度,蒯天想听一听白开水或大实话,也就是想听听读者的想法。其实,有些专家们,已经发表了相当深刻的文章,据我所知,像陈昌本和蒋子龙等,都是一些内行的作家和评论家,陈昌本是散文家,小说家,也颇为人知。陈昌本说,蒯天的小说能让评论家发掘不尽他的思想性和艺术内涵;蒋子龙说,蒯天朴实、流畅的写作技巧,无论是情节的铺展、内心的描述,还是环境的衬托,都是娓娓道来,引人人胜。应该说,这都是相当高的评价,也符合蒯天小说的实际。
 
如果我再来评议,无异是佛头着粪。就我作为:一个读者来看,蒯天的小说题材相当广泛,写起来又是平实无华,读者很容易读懂,这就是一种本领,没有阅历的洞明,没有人情的体验,是不容易达到这种境界的。当然,除非个别过于偏激的作者,总希望写成的作品,能为更多的读者青睐,但或者由于一时一地,眼界太狭;或者限于一己的好恶,心胸太窄;或者过分雕琢,匠心太重,或者思路逼仄,难生共鸣,等等,等等,读者读起来吃力,更不用说产生美感的愉悦,因此,像蒯天这样写作的经历并不是很长的作家,一起手就是走上平实无华,关心人间心态,亲近普通百姓的路子,作品能使读者首肯,也就是十分自然的了。
 
    当然,像蒯天这样有追求的作家,除了写得平实也必在内涵上有自己的开掘。可以说,蒯天无论是写山村,写都市,还是写男女之间的爱情,都灌注着对生命的审视,对生命的热爱,因此他即时贴切现实,而且灌注着一种蓬勃向上的生机,给人们的感动,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执著,是一种类似殉道的虔诚,是一种炽热的期求。这在《山凹》、《爱的结构》,包括《天籁》都可以看出作者对生命的顽强,对生命价值的追求。即使一些描写爱情场景,也常常以生命的价值来衡量男女主人公的追求,这就不是一般的男欢女爱,更不是缠绵不已的难分难解,而是具有内在的深节和共同的志趣,才使人既懂得爱情的可贵,而且领悟到爱情是生死不渝的生命,从而进入一种较高的境界。对一个有志的作家来说,要想对大干世界的深层体验,也就是对生命的珍贵和期求,蒯天能在这个方面有自己的追求,他的作品才不是随波逐流的炫耀,才不是以求自娱的雕虫,自然,会有自身存在的价值。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