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大家园地 王愚落难人生 审美风尚>>正文内容

古稀之年生机蓬勃——说李若冰的散文

     著名当代散文家李若冰,从艺已经六十周年,应该说是一件大事,这不单单因为他的创作经历了六十年的寒暑,也不单单是他以七十高龄仍笔耕不辍,在于像这样一个艺术家,他的创作才思仍像年轻人一样,而且在散文领域里有新思路、新变化。看看他1959年的<山湖。草原);1971年的《神泉日出};1980年的《阳关梦》;1987年他又写出了《塔里木书简》,就可以看出不断发展的脉络。他现在还在写作,已经是九十年代的事情了。怎么理解若冰同志六十年中写作始终没有枯竭;怎么理解若冰同志的散文,即使是相同的题材,却有不同的角度;怎样理解若冰同志经历过六十年的风风雨雨,他的心路历程是怎样追随时代,不断发展,诸如此类,都不仅单单是对一个老作家的评价,实际上是要放在当代文学史的格局中加以探讨,牵涉到在当代文学中,包括当代的青年作家如何在岁月流逝中,如何不断的创造,永葆创 作的青春。因此对若冰同志从艺六十周年,就不单纯是个人的 剖析,是对若冰同志的散文为标志,做出一个时代的文学态势的评估。所以,我们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李若冰从艺六十周年,是一件大事。

    从若冰同志六十年的创作生涯看,如果可以概括的讲,真实的感受、激情的喷发、美好的情思,是李若冰同志一以贯之、始终如一的脉络。所谓真实的感受,若冰同志在延安作为一个红小鬼,对延安的真挚,对延安的崇敬,对延安那一块神圣的土地始终不忘,以至于多年之后。当人们读到《延安,就镶嵌在我们的心坎上》、《瓦窑堡一盏不灭的灯》、《火红的枣林沟》等等,都可以觉察到,虽然没有华丽的词章,然而不能不怦然于心真实的感受,一种对一个少年体会到的真挚、热爱、痴情,一种老之将至的神驰不已,如果没有这种真实的感受,人们怎么能感到毕生无尤无悔的文学的足迹。若冰同志在延安是如此,他从五十年代一直到现在,仍然怀着对柴达木的眷恋,正像他自己说的:“我命里注定是跑野外的,而且早就跑野了。这些年跑得少了,心里就觉得窝得慌,即使我想跑而不得跑的时候,那颗心也是在野外的。”是啊,若冰同志的那颗心早巳魂系大西北,而且不是梦游,是实干的跋涉,于是在柴达木、在塔里木、在玉门,都有他的身形,都有他的足迹。也因此。若冰同志把那一片似乎荒凉的土地,写得那么具有引人人胜的魅力,写得是那么富有生气的世界。
 
    所谓激情的喷发,散文可以需要纤丽,也可以需要宁静,但一个战士,一个斗士,他的散文必然会有一种激越的情愫,这种激情的喷发,不是虚夸的矫饰,不是无病的呻吟,而是像若冰同 志那样,始终充满着对生活、对大地、对人民生生不已的生命力的顽强,因此,他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仍然离不开留恋不已的戈壁、石油、草原,一次又一次地跋涉,所以他要大声呼唤,他要激情喷发,形成若冰同志散文中的蓬勃生机。当然,我们不会忘记,也曾领略过荒唐的岁月,把虚假当作矫饰,把空话当作理想,若冰同志却是把激情扎根在坚实的土地上,才有内在的充实。否则,我们就无法理解,一场铺天盖地而来的像反右派运动的浩劫,若冰同志却宁可事后做检讨。他还是义无返顾地向大西北的腹地行进。这种激情似火,如果没有若冰同志身后的土地,身后的人民,是不可能燃烧起来的。
 
    所谓美好的情思,是若冰同志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真有那种“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刘勰(文心雕龙·神思)》的神思,他不是看不到大西北的贫瘠,不是看不到沙漠戈壁的苦难,却从中体验到一种潜伏着的高原雄性的勃起,一种具有粗犷的没有被埋没的生命因子,一种具有“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辛弃疾(贺新郎))的美好情思,因此,若冰同志写《勘探者的足迹》、《炼油厂工地的歌》、《阳关梦》、《啊,绿色的树的海洋》,以至于{沙雅,荒漠中的翡翠)等等,也可以说是从苦难中,从贫瘠中看到美的存在,看到美的希望,这不是一般的实录,不是每闻必见的记述,而是从中看到美的升腾,有一种使人脱离苦难翩翩起舞的遐想。正因为若冰同志有这样一些特点,才能在古稀之年的写作中青春似火充满着蓬勃的生机,对一个毕生为文学勤恳执着的作家,还有什么比这更为宝贵的呢?真希望若冰同志的创作更加生机盎然,真是“老在须眉壮在心”。
 
    若冰同志和我,不过是我十分钦佩的先行者之一,谈不上有什么较深的交往,但他在省作家协会担任过领导,至今还使我不能忘怀的几件事。一是1965年“四清”运动的时候,我被刚刚摘掉右派帽子,却又因为对彭德怀元帅受冤鸣不平,又一次在机关里被隔离审查,大约有一年多时间,我不但不能出门,连家也不能回,有一次,若冰同志偶然碰见我,问起我的情况,他立刻授意机关领导让我回家,在那种气候下,没有若冰同志的胆略,这样做是不可能的。一是粉碎“四人帮”后,1959年我刚刚从反革命分子得到平反,但由于种种原因,我还不能立刻回到机关,若冰同志那时已是省作协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在一次会议上,力主让我从监狱里先行回到机关,不是若冰同志的公正,也是不可能的。于此,更可以看到若冰同志的为文、做人是一致的,因此才有六十年代创作的硕果,真是一代,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后生楷模。
 
                    1999年3月21日改于省作协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