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大家园地 王愚落难人生 审美风尚>>正文内容

人生:未必不是“荒唐”——《大戏楼》点滴

         赵熙长篇小说《大戏楼》,人物纷繁,情节错综,但全篇来看,可以说极尽荒唐的能事。就主人公杨来宝而言,出身扑朔迷离,生而夸张乖戾,不过是带有几分无赖的一介百姓,忽而自师无通以唱戏为荣,忽而被封为管理员的“杨市长”,一场“文革”,本是乱世为王,杨来宝岂能后人,更是如鱼得水,悠哉游哉,尊为“杨司令”威风八面,他抓人斗人,也被人抓斗,一场混战,自己也分不清东南西北,最怪异的是,他自以为自己的恋人,最后却是别人的妻子,最终的结局,被镇长收为乡镇合同工。会不会让杨来宝漂洋过海,也未可知。

     像这样的人物,如果按图索骥,不免是空穴来风,但是你要说完全是游戏笔墨,就不免消解了作者的苦心,至少这种命运的颠簸,人生的荣辱,对作者而言是从荒唐中看出辛酸,就读者而言是从荒唐中看出人世。且不说杨来宝的大起大落,他的遭际就烙印着时代的印痕,就这一代人的颠沛流离,何尝不是带着几分荒唐的苦涩和苦涩的荒唐,尤其,“文革”中的过来人,恐怕都有一些恍若离世的荒谬,然而我们就这样过来,而且曾经是十分虔诚的度过,你能说这是游戏吗?到底是怪异的夸张,还是真实的图画,于此,也未尝不可以抽绎出人生的或喜或悲。如果说《大戏楼》的存在,《大戏楼》的价值,就含蕴其中,恐怕不会是过分的评估。
 
当然,《大戏楼》的作者并非是直落主题的大开大闽,他是在写小说,自然会有许多捧人大笑的点染,引人人胜的俏皮,就《大戏楼》的关节,则更免不了许多夸大,也只有从这些苦心孤诣的经营,才能感动广大读者的深人人心,否则直白的宣言,不过是苍白的影子。如果说,这是《大戏楼》的作者的艺术追求,恰恰实现在作者的创造性之中。我们大可不必对作者的赞誉认为这就是唯一的追求,但在众多的作品中,作者看中了这个方面,就不能不说这是作者的眼光,至于这种眼光会伟大到什么样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倒不一定非挂上什么样的桂冠。一个作者有自己的眼光,一个读者有自己的意会,就不能不说是一部真正的小说。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