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大家园地 朱宝昌诗文 诗词选注>>正文内容

十一、读八代史

 

1962年读八代史后有感而作。
 
曹公事业欠堂皇,何必巍巍登太行!
平得黄巾成汉贼,输他刘祖继陈王。    魏武
 
隆中决策未为高,事必躬亲亦太劳。
乞食饥来驱我去,陶潜万古一入豪。    诸葛陶潜
 
 大乔韧嫁正年芳,独占江东称霸王。
铜雀台高春寂寞,三分天下有孙郎。     孙权
 
人间不哭最伤神,无语无声意最真。
惜逝娥眉聪削尽,悼亡潘岳拜车尘。    奉倩
 
雅音正始绪茫茫,衣貅谁云续老庄?
赖有寿书留一表,方知忠孝属何郎。    何晏
 
自注。陈澧《东塾读书记》云:“读此表方知平叔之忠于公室。”钱大昕有《何晏论》,谓“有古大臣之风,决非浮华轻薄之责公子也。”陈寿亦心知,因不敢为平叔立传,故存此表干本纪,亦具苦心。裴注诽谤平叔语皆不实也。陈澧、钱大昕皆为平叔昭雪不白之冤。
 
绝交中散最深情,老阮猖狂虚有名。
终古大江流日夜,倩谁一笑大江横?    嵇康
 
    自注:中散绝交书非绝山公,绝奸贼路人皆知其贼心阴狠之司马昭也。中散就命时谓子绍曰:“巨源在,汝不孤矣。”后山公介绍出仕于晋。对山公可无庸责,他就是这样一种人。惟绍则万不可出耳。衡阳之圣读通鉴论》一再大书特书曰:“甚矣,嵇、绍之不孝也,汤阴之血何不洒予叔夜赴市之琴?”自明末至今历祀四百年矣,耳际犹闻船山呵斥嵇、绍之声。老阮不狂,遗山已言之矣,问谁会得?
应之曰,“我。”山谷诗:“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遗山咏诗绝句:“老阮不狂谁会得?出门一笑大江横。
 
英雄人物恨难平,风流人物感飘零。
地变天荒南渡后,家家天竺古先生。
 
自注:佛法自东汉入中国,至东晋始大盛。
 
华亭鹤唳绝难闻,出蛐可怜一片云。
可惜江南春正好,季鹰归去正思君。
 
    自注:此诗咏陆规陆云兄弟.自贾后乱政,洛阳成为无天子之世界。衡阳之圣如是说,文中子王通亦如是说。张翰、顾荣、贺循皆相继引退。衡阳之圣论之曰;“此诸子不必具有过人之特识,盖晋室之必亡天下之必大乱,中智者皆能知之也。”予作此诗伤其有才无,识,失身于司马乱贼,不能自拔,拒良友之谏,始乃父乃祖之羞,演百身莫赎之悲剧。张、顾南好后,曾贻书劝陆南归,陆不能得。
 
伊谁立说罪王何? 一发青山涕恨多。
不信文章关气运!能令荆棘没铜驼。
 
自注:此诗驳范宁作‘罪王、何论'。以中原沦于夷秋归罪王、何。五胡乱华由于八王之乱,八王之乱由于贾后乱政。事实彰明较著。
 
罗什清音澈九天,孤桐万尺苦攀缘。
《不迁》一论堪名世,揖盗由来资五千。
 
    自注:《高僧传》载,什公至长安,读其弟子肇公所著《物不迁论》。什公叹赏不置日:“边国(即中国)人未有经,便暗与理合(理指佛典),岂不妙哉!故知印度佛法东来,开门揖盗者老庄也。”什公偈云:“心山育明德,流勋万由延,哀鸾孤桐上,清音澈九天。”鸠摩罗什(343413)库车人,384年至凉州,401年至长安。
 
成佛安能在我先?人天光景恣流连。
池塘何处无春草,不敢挥毫污简篇。    谢灵运
 
按:以上11首诗作于1962年,作者1957年由于在《廷河》上发表《杂文、讽刺和风趣》一文而划为右派,后戴帽上讲台,再摘帽转而为人民内部矛盾。转绿回黄,也胆战心惊。在此期间除了写教学讲义和教学有关材料外,再没有写文章。
    60年代初的一场大灾害,高等院校师生们也同样瓜菜代,劳逸结合。空下来便读书。校领导又提出要他培养青年教师,于是他_认真地读起书来,读后写了这组诗。
    作者很喜欢孟德的诗文,戏称自己亦如孟德之“老而好学”,羡慕孟德“秋夏读书,冬春射猎”。曹操逼汉室平黄巾成为汉贼,而刘邦继陈胜、吴广之后取得政权,建立西汉,使社会安定和平四百年,相比之下,感叹曹操有欠妥之处。
    诸葛亮由于《三国演义》的描写而成了神话一般的人物,已不只是一位贤明的政治家了。作者在这里评价的是作为政治家的诸葛亮。作者认为诸葛亮的隆中决策所造成的局面是功是过,尚需讨论。当然历史上的一切不能假定,不可重演。但设想没有诸葛亮的隆中对,孙、刘无法抗拒曹魏,那么就可能出现魏武一统的局面,就不会有司马氏篡魏,就不会有晋、贾后;乱政、八王之乱,就不会有这些一场接一场的丑恶局面。由此作者写出“隆中决策未为高”。对于东吴的孙氏父子、兄弟,团结奋斗于乱世中自成霸业,作者是赏识的。还另写了一篇《生子当如孙仲谋一》的短文和《诸葛村夫、鲁肃、关羽、阿瞒及碧眼小儿》、《从主和派张子布说起》等,把他的想法大体上都阐明了。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