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正文内容

张鸣:中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战俘营

早就知道一次大战后期,中国有过关押德奥战俘的战俘营,关押的条件,在整个一战期间,堪称一流。但是,看了李学通和古为明编的图文并茂的《中国德奥战俘营》,方才知道,这样的战俘营,在当年的中国,居然有7所。北京3所,南京1所,吉林1所,黑龙江两所,总共关押了1060名德奥战俘。这些战俘,有的是德国和奥匈帝国在中国使馆的卫队,有的则来自两国在中国的军舰上的水兵,还有一些两国在中国的闲杂军事人员。最大宗的,居然来自俄国,来自俄国西伯利亚的战俘营,有的是零星逃到中国的,也有的是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参与红白两军最终被进行干涉的日军俘虏,转到中国的。所以,在黑龙江的两个战俘营,关押的人数最多,也最杂,一共626名,不仅有捷克人,匈牙利人,还有不少奥匈帝国征来的土耳其兵。

一次大战,对中国人来说,是欧战,战争主要是在欧洲打的。欧洲列强分成两大集团,以德奥为核心的同盟国,以英法俄为核心的协约国,玩了命地厮杀。打到半途,俄国发生革命退出,但美国却加入了协约国,并导致协约国最终取得了胜利。在亚洲,日本当年是加入协约国的,但它没有加入欧战,只是出兵捡了个便宜,占了青岛和胶济线,实际控制了原来德国控制的中国山东。1917年,中国的北洋政府,经过了一番曲折,最终也参战,加入了协约国,跟在英法美日后面,成了小兄弟。原本,中国也是要真的出兵参战的,只是,不知为何,现成的兵派不出来,需要编练新的,而新的参战军编练起来又过于麻烦,等军队编成,已经是1919年了,这边战争已经结束。其实,协约国的列强,也未必真的指望中国兵,只要中国的参战,可以更方便地让他们招募华工,为他们在前线做苦力,也就可以了。

中国的参战,对中国来说,有些现实的利益。庚子赔款有关德奥的份额,可以免了,德奥在中国的租界可以收回,某些利益可以回收。但也有些小麻烦,其中就包括战俘的收容。中国的参战,意味着跟德奥两国处于战争状态,但是,中国人对这两国人并没有什么恶感,政府和军人,骨子里也并不是真的想跟德国人为敌。仗是一点都没打,也打不起来。中国政府也没派兵包围在中国的德奥军人,使馆的卫队,连枪都没有交给中国人,而是给了中立国荷兰在中国的使馆,中国人也对此表示认账,没想占那百十支枪的便宜。所谓的战俘,其实一点都名不符实,是非战之俘。按当时的情形,如果这两国的军人,想要溜走,其实也是可以的。后来即使进了战俘营,管得也一点都不严。他们之所以比较老实地呆在中国的战俘营里,估计多半是因为在这里待着,既安全又舒服。如果溜回国,则上前线蹲战壕,生不如死。如果不幸被日本人、俄国人或者英国人逮着,日子也不大好过。一个日本战俘所的所长,不肯按上司的指示虐待德国战俘,后来还被电影人挖掘出来,拍成电影。而在中国人这里,七个战俘营,个个都优待俘虏,优待程度,可称惊人。

我此前看到的资料,说是北京的战俘营,士兵每人每月是24元的伙食标准,军官就高的更多。后来才降为17元,即使这样的水准,在当年的中国,已经可以顿顿食有鱼肉了。要知道,那时一元钱就可以买一口袋白面的。事实上,战俘营的待遇真的不错,伙食好,有鱼有肉有酒,中国方面的厨子,也不敢克扣。每个战俘营,都有专门为军官设置的酒吧。里面还有洗浴设施,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可以享用。在老照片里,我们还看到了洁白的浴缸。每个战俘营,还设有医务所,那里的条件,似乎比当时多数的医院都要好。战俘营场地广阔,各种运动设施,应有尽有,战俘在里面可以踢足球,打网球。设在朗润园(今天的北大核心地带)的战俘营,还挖了一个天然游泳池,大概就是今天未名湖的前身。在战俘营,我们还看到了里面的乐队,大小提琴,鼓号齐全,今天还留下了好些他们演出的老照片,有音乐会,还有话剧。还有的军官,居然学会了中国的麻将,动不动就凑起来搓一回。被收留在黑龙江的战俘,由于有好些是土耳其人,我们在战俘营,还看到了铺有波斯地毯的祈祷场所。一个德国中尉写道:“早点时,厨役送来之鱼、肉、鸡蛋、面包、咖啡等物,亦极洁净而完备,牛乳与糖,则常置于几上,随意畅饮。午餐所备,则较丰之,除肉、菜多样及咖啡、水果外,尚有日本仿造之德国啤酒各一大瓶。下午又给咖啡、点心一次。迨至晚餐时,所有肉菜、水果、咖啡、啤酒等物,亦见周备,惟酒钱须吾辈自给。”这样的好伙食,好招待,不是蹲战俘营,而是度假。

应该说,这些德奥的战俘,赶上了中国的一个好时候。那时的民国政府,包括下面的军人,一直在拼命地学西方,把自己变成文明人。所以,他们拿日内瓦公约是真当回事,不像我们的邻居,俄国和日本,不过是虚应故事。不过,尽管如此,受到优待的战俘们,却未必真的感激收留他们的人,这些在东方过惯了优越日子的西方人,一时半会儿还放不下自己的架子。在他们眼里,这样的好日子,是中国人该给他们的。从俄国逃到中国的战俘,衣衫褴褛,冻饿半死,可一旦得到了中国人的优待,在吃的方面稍有不如意,就会掀翻桌子闹事。毕竟,打败他们,把他们俘虏的,不是中国人。在北京的德奥战俘,也相当难伺候。在他们看来,他们根本不该做中国人的战俘,而是做老爷来的。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