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作家专栏 牛明专栏 往事如初>>正文内容

牛明:往事如初 十

 

杨军将剑楠和宁雪分在了一个学习小组。

剑楠很高兴,虽没至于手舞足蹈,已经是喜形于色。

这事他自然会感谢杨军。

自打那天“抓阄”分座位后,剑楠因为手气太差没能和宁雪坐在一块,就有点不太满意。当面就对着杨军抱怨起来,杨军看他一副气恼的样子,伸出嘴巴凑到他耳朵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别急,给你想办法。”

不多几天后,杨军又宣布为了促进同学的互帮互助,也为了进一步加深同学间,特别是男女同学间的情感和友谊,班级划分为若干学习小组。以后一段时间,在课余以小组为单位进行活动,至于活动方式,可以百花齐放,各式各样,不拘一格。

在分组的时候,杨军故意将剑楠和宁雪分在了一组。

剑楠兴奋之余,问萧山,这事怎么感谢一下杨军。萧山不假思索,喝茶,顺便带上自己。剑楠问为什么,萧山说出于同情呀,因为班级抓阄后,萧山自己坐在了最后那个单桌。

“那还不怨你自己。”

“怎么能说怨我自己?我是发扬点精神罢了。你们二十五个男生搭配二十五女生正好,剩我一个男生,提前往单桌一坐,省事也省心。大家好,我也好。”

“萧山,姑且承认你这份心思吧。那今晚就去喝你们草原的那种奶茶去。我去约杨军,你再帮我一个忙行不,替我约上张晓玲和宁雪,她俩在一个宿舍,平时也好像常在一起。”

萧山答应了剑楠。不过,萧山断不能说出自己坐那个单座的真实原因,这连萧山自己都有些不敢正视。

抓阄是先由班级的二十五个女生抓。一一坐好后,再由班级二十六个男生抓出自己和“二十五个女生”中的谁是同桌。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是最后那张单座,谁去坐。

萧山抓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半,余下的张晓玲、白萍,还有宁雪她们几个人旁边座位还空着······

抓,抓吧,会抓到谁那儿呢?晓玲,还是宁雪,还是白萍?

白萍自从“自我介绍会”惊人地低下头不再抬起,掩面而泣泪下沾襟之后,这几日已平静许多,也看不出像有什么心事。不过,班上的男生免不了要议论一番。剑楠就问过萧山:“你俩真是一起来的?”

“不是一起来的。我自我介绍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来报到的时候是和白萍一趟车,坐同一节车厢,只是互相不认识,我坐在她的斜对个,当时觉得应该是一起报到的同学,但自己没敢确定。”

“那不就是一起来的?萧山,你真是,绕那么多弯子,多累。那天,你还怎么说来着?”

“你不是没听到,下来时你不是还打趣我吗?”

“我,是是。你最后说,人生也许就是一种缘分,相信未来终会梦圆。你言有尽意无穷啊。”

“这叫言不尽之意都付未来瞎想之中。”宿舍的张老大最后给他们总结了一下。

所以,剑楠、张老大,包括连升,都知道萧山其实是想和白萍坐同桌。

但萧山忐忑将抓到的纸条展开一看,72行。萧山抬眼看去,快速的朝向“七列二行”,又转到“六列二行”,发现坐在同桌位置的女生——不是白萍。

而是班上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同学。

萧山迟疑,没有迈步过去。片刻,他突然径直走向那个“单座”,而此时,那位“相貌平平”的女同学正回头张望,在想怎么没有男生过来坐啊。

萧山此时的举动,很多人没有在意,除了吴冰。

最后坐在那位“相貌平平”女生旁儿的是吴冰。

剑楠不知道这些,虽然没能抓到“宁雪”,可杨军后来把宁雪分到了剑楠那组。

萧山问剑楠,怎么去请宁雪和张晓玲。

剑楠把手一展,是张纸条,告诉萧山把纸条送到五舍交给晓玲即可。

萧山去了五舍,晓玲出来,一看纸条,

“喝茶?”

“是,去吧,你和宁雪,还有我们三个男生。”

“行。”

晓玲答应。

在学校的西门外,就有一个茶馆,旁边是一个卡拉OK唱歌房,再旁边是叫作“月亮岛”的咖啡屋。

茶馆人最多,两块钱一壶茶,三个男生,两个女生。剑楠点了三壶茶,外加两盘瓜子,一盘美国豆子,一盘山楂片。最后,又应晓玲杨军宁雪的要求,要了一份白糖。

对此,萧山颇觉怪异。

在萧山的故乡,滂盖淖尔草原,奶茶是加盐的,怎能加糖?

锡林高勒那一片草原,地广人稀,每平方公里只有5个人还不到。如果你行进在草原上,看到的更多是成群的牛羊,时而还会有群马嘶鸣而过。牧民每天三餐不离奶茶。在六十年代初,其他地方都饿死了人,专门制作奶茶的重要原料“川”字牌砖茶的供应出现了问题,为此,国务院周恩来总理还专门做出批示:要保证草原地区特别是锡林高勒牧民的砖茶供应。

用砖茶熬好茶后,再兑上新鲜的牛奶,慢火熬炖,手拿水瓢不断挥扬,最后放入少许盐,奶茶就熬好了。

现在晓玲和宁雪,还有杨军,要在奶茶里加白糖,萧山就觉得也许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或者,一样东西,换一个地方,就会产生变异,自觉不自觉的,有外在强加,也有自身主动适应。

剑楠对此不管不顾,宁雪现在坐在他对面,杨军,萧山都显得多余。

剑楠先从自己的出生地说起,三省交界,多元文化交汇,“那里的人都有经商头脑,现在种地的越来越少了。”

接着又从自己的理想谈起,南下,到南方去,闯,“本来一开始拿到录取通知书就不太想来。萧山他们知道,报到第一天到宿舍,这话我就说过。”

“那现在呢?”这时晓玲问了剑楠一句。

“现在?晓玲你别说,此一时彼一时,要说还是在咱们军训那会儿,晓玲你不是蒙面摸人了嘛。”

“你快别再提这一壶了,我那是为了活跃气氛。”晓玲打断了剑楠。

“是呀,你把气氛一活跃,我就觉得宁雪这个节目设计得好。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发现宁雪特别聪明。”

“宁雪还漂亮呢!”

“还有气质。”最后萧山觉得插不进话就急忙塞进这么一句。

“行了,行了。你们说的这些我可一样都不敢领受。其实,我最缺一样东西。”

宁雪看着剑楠、萧山,又看着晓玲,边笑边轻声说道。

“缺什么,宁雪?”

剑楠略显急切。

“缺,缺一个哥。”

“缺,一个哥?”

剑楠有些疑惑。

“是的。我在家有一个姐姐,我最小,没有哥哥。高中时候呢,班上倒是有几个和我铁的男同学,不过,他们要么是奶油小生没有阳刚之气很多时候还要我照顾他们,要么就是……”

宁雪说了一半停了下来。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该说什么。突然,杨军开口道:

“这还不好办,哥还不是现成的。今天李剑楠请你喝茶,就认剑楠当你哥怎样?”

还没等剑楠开口,宁雪转瞬眉眼一展,满脸喜悦,还露出两个小酒窝,煞是楚楚动人,让人怜惜疼爱有加:

“行啊,剑楠哥。”

剑楠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知该作何回答。

“我是认真的。剑楠,认你为哥。”

“好——不——好的。”

剑楠不知是紧张还是别的什么缘故。

而此时,萧山的心里却瞬间涌上一种温暖和感动。

萧山自知自己是最容易被眼泪、画面、场景、认真、诚恳这些打动的人,现在看到眼前的宁雪和剑楠,他多少有些莫名的伤感。也许他想到了默妍,也许想到的是白萍,还有思远。

人世间,感情是最捉摸不定的东西,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百般问讯,却解不断,理还乱,不知为千般抑或万般。

将晓玲和宁雪送回五舍之后,剑楠他们就并排往三舍走。

五舍和三舍的楼下照例多是男女情侣霸占着石椅石桌,几个人穿行在这情侣依偎缠绵各式姿态所呈现的行为艺术丛林中,况味难以一一具言。

就要快到三舍门口的时候,剑楠他们碰到了姚鹏举。

剑楠问他去哪儿了,鹏举说刚从辅导员那里回来。

杨军一听,似有所悟。剑楠“哦”了一声,和萧山接着就上了楼梯,而就要快迈上五楼的时候,剑楠突然回转身,把萧山也惊了一下。他对萧山说:

 

“萧山,不对,不对啊。宁雪叫我哥,我给宁雪当哥?”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