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作家专栏 牛明专栏 往事如初>>正文内容

牛明:往事如初 九

 

 

正秋自从当班长一事泡汤之后,就一头扎在外语的学习中。床头堆起一尺来高的书,放眼一看,多是让萧山他们忘之畏怯再三的英汉辞典原版英文著作托福之类。正秋不管不顾,兀自苦学起来,有时回宿舍的时间还很晚,甚至到了熄灯时分方踱步而入,粗声大气,喘息片刻,举身上了铺。

这时杨军来找正秋,因为杨军发现自打辅导员宣布他当班长之后,同学们瞬间觉得意外之后,对他并没有更多在意。杨军静心细想之后,决定先找正秋,如果正秋这样潜在的竞争对手能够认可自己,其他同学自不必说。

杨军站在楼道走廊中,诚恳坦率,先行谦卑:

“正秋,你可要帮我。”

正秋不动声色,昂然看着杨军。

“你看,我现在一点主意也没有。好几个星期了,大家好像还不怎么认识,都很陌生。我想让大家尽快熟悉起来,你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正秋“哦”了一声,心里多少有些自足,得了尊重,受用了一些。杨军说的这种情形他也有同感,虽然他已经和一位女生已经几次见面,但大多数同学彼此间还是熟悉而陌生。既然杨军来问,正秋也正有主意,且这主意是他早在入学之初本想为当班长而先设计好了的组阁妙招。

“这好办,抓紧落实两件事。”正秋正言道,“第一,开一个自我介绍会。人人上场,自报家门,各路英豪,纷纷亮相。”杨军边听边点头,以示心领神会并且目光不离正秋的表情。“第二,杨军你可以设想一下,咱们班26男,25女,男女生比例还算均衡,不妨设计成男女同桌,至于谁跟谁同桌我出个不太高明的主意……抓阄,你看怎样。”就在杨军略感诧异同时有些惊喜还没来得及回应的时候,正秋接着最后说道,“至于最后一个单座,那好说,呵呵,看哪个男同学的运气吧,呵。”

坦白地说,正秋的这个“隆中二策”解决了很多问题:

消除班级同学初始之时的模糊印象。自我介绍,每个人想必皆会认真对待,怎能将示于众人的“第一面”敷衍了事,不专意一番?此外,男女同桌,全凭偶然性,谁能料到冥冥之中不会有无限可能的出现?至于一张单桌的出现,也许正中谁的下怀,统一之外的个别,多样化本身也是生活的需要。

杨军很是感激,还动情地握了一下曹正秋的手;正秋也很得意,能将自己的想法通过杨军得以去实现,也不失快慰。

也就在次日晚间,中文楼独有215室灯光灿然,格外通明,连张辅导员都早早端坐于前排,正注视着学生会主席周光丹在黑板上边写边画的一张表格,表格上方居中写着标题——中文系学生综合测评表。

所谓“综合测评”,简称“综测”,一言以蔽之,测算每学期每个学生在德智体政治思想学业考试体育达标好人好事见义勇为迟到早退旷课出操诸多方面最后一汇总的得分,以此作为评定奖学金等级入党留级重修学位发毕业证以及毕业去向的标尺。

“他妈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剑楠已经不耐烦地倚靠着“梁柱”侧过脸对萧山开口说道。萧山和连升几乎是同时转过脸看着剑楠,提醒他一声,辅导员在前面坐着呢,周围不远不近还有张晓玲、宁雪他们几个。

“怕他们什么!萧山,我给你讲,前两天和马顺看了场录像,美国一个纪录片。前半部分说的是斯大林肃反杀人,希特勒德国部队打到苏联的时候,苏联人都双手高举欢呼雀跃呢,德国人来解放他们了。后半部分就讲的美国大学新生入学,人家新生一入学,先都拉到种畜场,观看动物交配,各种各样的,啥动物都有。了解嘛,了解最基本的呀。这他妈的搞什么综合测评,我那么多情况,它再综合都能给测出来?准吗?”

“不过,剑楠,你先别急,你再仔细看看,周光丹不是又写了很多吗。什么各类加分项目,拾到饭票加0.1分,给行政楼擦一次玻璃加0.5分,检举男女同学亲昵不雅行为加0.5分,对教师课堂不当言行当场抵制加0.5分。还有一条,你看,写入党申请书,可以加1分。剑楠,你快写吧。昨天,咱们宿舍姚鹏举他们都交上去了,直接给张辅导员就可。”

“我他——”萧山正说着,剑楠就打断,正要愤然一下,还没等余下的一个“妈”字出口,前面杨军已经开始让大家“安静”。

“先请我们尊敬的张老师讲话。”

张老师站起来,往后转了半个身:“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谁有能耐,你们谁有本事,就都使出来。而且,你们要记住,谁有能耐谁以后才过得好。”

辅导员是铁了心要在一开始就把这句她奉行了好多年屡试不爽的纲领楔入到每一届学生头脑中,让它根深蒂固,开花结果,终至芳香四溢,硕果累累。

轮到自我介绍了。

第一个竟是吴冰,杨军刚解释了,是随机叫的,而吴冰却恐慌地站了起来,站到前面。

“我,叫吴冰。”吴冰一开口就停了下来,似有万千难言之隐,已是满脸通红,喉结起伏了几下,终又开口,“口天吴,冰,冰水,冰冷的冰。”

吴冰似乎说不下去了,他的确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跟大家说家中爸爸包了三千亩土地,家里只有自己一个男孩又外出上学,上面都是姐姐,共有3个,姐姐都已出嫁,自己是家中最小的唯一的男孩儿吗?

吴冰没有说下去,主要有些怯场,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当众发言。

上中学时,晚上睡觉住的是大通铺,一条炕上二十几个人,上课就别想有什么发言活动什么的。吴冰说完就停顿了下来,萧山默然地从后排“梁柱”的地方看着吴冰,拍起了手,接着是大家零零散散的掌声。剑楠已经喊了起来,“吴冰,行了,说几句就可以了,回来吧。”

等到了曹正秋上场做自我介绍时,就不一样了。他是杨军隆重推出的,刚一提到正秋的名字,女生那一片就有掌声瞬时响了起来,以张晓玲的最为突出,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认识他,主要是刚开始军训时他的那首济慈的诗歌,还有他的英文朗读。

“我今天就不朗诵诗歌了,也不说英语。”

正秋熟客一般坦然自道,“我的名字,大家都知道了。我们虽然刚刚入学,但刚才张老师说了,谁有能耐谁以后就过得好。我理解我们张老师这是语重心长之语,是让我们对以后的人生有追求、有目标,从现在开始,就练本领。就拿我来说,我的目标就是大学一毕业就出国。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我要带上我女朋友。当然,女朋友现在还没有,那当然就是在大学找了,嗯,两个人,一起出国。”

当正秋说到此处,整个班级已哗然一片,骚动起来。

“没看出来啊。”剑楠也不由得喃喃自语,“怨不得,自打从辅导员那儿回来就开始每天嘀嘀咕咕学英语,原来是想出国。这不是清华帮吗,听说清华每年有一半毕业生都出国了。还要带上女朋友,有点狂。”

“剑楠,别这样说。”

坐在剑楠身后的张老大已经超然物外,端坐教室一角,一直在观察着眼下各路动静。此时,打断剑楠的话,“也许还真能实现。你没注意正秋吗,最近好多次回来的很晚,保不准是在和谁约会,此其志不在小而在大也。”

“你老范增也快别说了,快看前面该轮到谁了。”

“大家好,我叫王哲。”

王哲的嗓音甜润而不失宽厚,清新而带有爽净。几乎所有的同学,连带张辅导员,都静默下来,静听着王哲的自我介绍。

“哲学的哲。我爱好音乐,喜欢朗读,尤爱播音主持。哲学使人思考,所以我也有时会陷入一种沉思状,如果大家见到那种情况,就把我拉出来啊。”

大家听到此处笑了。

“还没见王哲什么时候‘沉思状’啊。”连升和鹏举嘟囔了一句。

“我叫张晓玲。军训时,大家还记得吧,蒙面摸人,我不是一上去就摸到曹正秋了吗。我给大家唱首歌吧,《我的未来不是梦》。”

张晓玲直接唱了起来,“我的未来不是梦”,边唱边朝着正秋坐的方向望去。

待晓玲唱完之后,出场的是一位女生。

“萧山,看到了吗,轮到她了,你的女神。”

剑楠急切告诉萧山,而萧山此时早正襟危坐,挺直了腰板。

“大家好,我们从不同的地方来到这里,来到中文系。天圆地方,时空经纬,相聚一处,自会情深意长。”

刚说到此处,她突然语带悲音,瞬时眼泪滚落下来,肩头抖动,低下头去,似有无限凄楚。整场同学莫不惊讶万分,彼此面面相觑,更是莫名猜测起来:

“肯定是失恋了,被高中的男生甩了。”

顺子冒出一句,对着剑楠,剑楠不动声色。

“嘘——”这时正秋一回头,边嘘边向顺子打着手势,示意顺子安静,不要言语,顺子看正秋严肃冷峻的样子,虽有不满还是沉下脸,不再说下去。

大家静静看着,做着等待。

“也许我没有勇气看着大家。不过,太阳下去,月亮还会上来。”萧山此时注意到正秋眯着眼,似乎有些赏玩,沉浸在某种境地中的神情。

“以一首短诗,结束我的不成样子的自我介绍吧。”

全班同学屏住呼吸,静默等待。

“你过来,

来我身边。

你冲撞了月亮,

你惊扰了时光,

可我,还是爱你。

言及至此,她依然低头不看大家。

所有的目光凝聚其身。

停顿片刻,她说道:

 

“对了,忘了说,我叫白萍。”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