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作家专栏 牛明专栏 往事如初>>正文内容

牛明:往事如初 八

 

曹正秋在吃过午饭后把饭盆往餐柜里一搁,就挺胸昂首严肃地上了床。仰天躺倒,注视着天花板,并不准备马上睡着,因为这时有一股气团正横在或是食道抑或喉咙间正需要一口水将它冲决而开但这口水却没有。

饭柜下面七个暖瓶都是空的,还有一个,姚鹏举的,已经在打饭的时候就拿走了。

萧山和吴冰他们几个是这样:下了课,回宿舍,拿着饭盆去打饭,吃了饭回宿舍再打水。既然一人发一个暖瓶,且颜色一样样式相同,所以萧山在一天宿舍都没人的时候,就拿油笔在暖瓶的塑料外壳上写了几个字,不好写自己的名字“萧山”,就决定写一个英语单词,“stne”。转念一想,也不太好,别人看了以后还是知道是自己做的记号。这不是小气吗?所以萧山又拿出小刀在暖瓶底部削了几下,刮掉了几块塑料皮,就这样做了个记号。

其实,萧山并没有多少想法。他只是喜欢自己用自己的东西,如是而已,甚至包括吃饭。宿舍同学喜欢从别人的饭盆里瞬间挑出仅有的几片肉,但萧山不愿,分享的意思委实没有。但这绝不能将萧山视为小气、吝啬,萧山在有些方面有时简直到了豪迈的程度。

隔壁宿舍的马顺子,就是个进修生,除了为人仗义据说打起架是可以抡飞刀的,那在学习上可就一无是处了。比如“古代汉语”那一科,所有的同学都知道:绝对是萧山给抄的。

那天,马顺子在5楼窗户看到萧山要上楼,就早早等在了3楼楼梯口,在萧山一抬头的当儿,目光刚一触到,顺子就开口了:

“山子,借我50块钱。”

“哦—— ”萧山一顿,“身上正没钱,饭票行不?”

“行啊!”顺子并不介意。

萧山伸手把衣兜里的一整张饭票掏出展开,撕给了马顺子50元。

饭票是学院的硬通货,无所不用其能。

到学校萧山写给默妍的第一封信的邮票就是用饭票买的。

“邮局那小姑娘要饭票干什么?”

萧山有次用饭票买了邮票,回来就问张老大。张老大不解,半天没有张口,不期然还是鹏举冒出一句:

“下班回家从学校食堂买两个热包子。”

默妍如期收到了萧山的信。

萧山的信写得很严谨。

“就像公文。”默妍读完在心里说。

萧山其实是那天急了,早晨刚把看了一半的《红楼梦》放在床头,自己去厕所,返回时竟发现书不见了。

“默妍:

  帮我买本《红楼梦》,岳麓书社版的,就在书店卖,上次我借给你的那种。”

                                                       萧山

9.28

千里寄信只为书。默妍的失望可想而知,特别是在等待萧山上大学来的第一封信的时候。

现在默妍已经狠心与学校做了告别。

既已落榜,大学便不可得。

家里为她在一家商场租了几个柜台,卖金银首饰,默妍开始了自己的生意。

她也决意要将萧山忘掉:既然萧山从未挑明,直至毕业离校,高考结束的那个下午、接近傍晚,萧山和住校的男生坐在班级对面的树丛喝啤酒。远远看见独自一人回宿舍的默妍,并没有说话,没有叫住默妍也过来,那现在又是这样一封“公文”,默妍真的决定不要再理萧山了。

不过,书后来还是寄了。

再后来,大四萧山写毕业论文时,翻的就是默妍寄来的这本《红楼梦》。其时,班上的晓玲和他一样,写的是有关“红学”方面的。

萧山读《红楼梦》是缘于那天张德清老师的一番话:

“像《子夜》这样的书,一定要读的。我上大学的时候,一开学就和同学约定,看谁先把图书馆第一排的书读完……你们如果在图书馆借不到的书,可以到我家里借。不过,你们跟我借书,不要把书弄脏了,而且看完了要及时还。以前,有的学生跟我借书,到后来,书和人都不见了……”

德清老师一说完,班上就有好几个同学去图书馆借《子夜》,也并不全因为老师的激励,至少是因为德清老师讲到的《子夜》中的冯云卿:

“冯云卿来打探股市的行情,把自己的女儿献身给了赵伯韬,而赵伯韬就喜欢处女。等第二天,女儿回来了,冯云卿并不急着询问女儿换来的情报,只是想,女儿刚做完了那事,怎么也得洗洗什么的……”

剑楠听到此处就决计第一个去图书馆借到《子夜》,而德清老师的最后一句——“大家看,茅盾先生把这个卑鄙的冯云卿刻画得多么深刻”,压根就没有听到。

萧山决定先读从家中带来的《红楼梦》,这是和默妍说过要一起读的,书也是一起买的,就是在那次默妍被“大黑”追得摔倒在泥坑之后。

那次最后的情景是默妍的一声尖厉的叫声把“大黑”给吓住了。

宿舍每晚10点准时熄灯,这时,萧山便会到走廊借着楼道的灯光再读个把小时,有时竟会至深夜。

万籁俱静,远眺是苍茫的一切,混沌成一片,少有星光闪动;隔着树丛是路上的灯光,昏昏欲睡。这时,偶会传来酒瓶扔在门上“咣”,碎了的声音。不过,不会是在打架,多半是情绪的宣泄,比如输球了,失恋了,认栽了,宏大一些的就是因为北京第一次申奥失败了来这么一下。

也会突然间有密集而轻碎的脚步声,从一楼一直传到萧山在的五楼。除了高年级的外,一次就在萧山刚看到《红楼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时候,顺子和剑楠从外面上来:

“萧山,看什么呢?《红楼梦》?我看看。秦可卿,那谁媳妇?怎么,淫——丧——天香楼——,萧山,谁干的?是不是剑楠干的!肯定是,萧山,告诉你,剑楠是咱班的毛队长。”

萧山看到剑楠此时脸都拉直了,对顺子瞪着眼珠子。他本来脸阔头圆,眉骨耸峭,颧骨突出,经顺子一挤兑,整个人都要鼓胀起来。

萧山心知剑楠和马顺熄了灯后才从外面回来,是去看“毛片”了。

“毛队长”这一封号是在前一晚宿舍卧谈会刚开始马顺子从隔壁进来讲出的。

“那国产片简直忍无可忍。中国人干啥都藏藏掖掖的,不就是那点事吗,那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外国片哪个里面没有脱光镜头?那个,剑楠咱俩前晚看的那个《爆破专家》,史泰龙和那女的,是吧?”

“谁跟你看那玩意儿!文学理论刚学几天,就真干上了?”

“啥玩意儿啊,一点担当都没有,还当毛队长呢?”

顺子对剑楠的否认很是不满,扭头睡觉去了。

可吴冰却不安了起来,沉默了半晌,径直问剑楠:

“你们昨晚真去了?”

“说着玩呢,老弟。”

宿舍一时空气凝固,声响全无。正秋自不必说,庄严入睡;连升根本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而鹏举正在数着饭票,计算明天该买几个包子,给据说是辅导员老师新近给介绍的对象、学校大门口旁边邮政所卖邮票的那个小姑娘;只有张老大和萧山,还有吴冰,还有剑楠,各坐在床边,四人两两相对,对刚才顺子带来的话题引而待发。

“嗨,那片没啥意思,真要三级片的也还有个故事情节,还让你有个什么想象联想的,还有个意境。剑楠,你要注意,有些时候呀,只可远观,不可近瞅,如果你一开始抱定着看三级片几级片的念头,那就啥片也看不进去了。”

张老大似乎是过来人,对剑楠说。

“剑楠,你和顺子到底去什么地方看的,多少钱呀?”

“多少钱?怎么说呢?如果真有钱,就不是去看看了。不过呢,吴冰,前两天学长们可讲了,这门课如果过不了关还算不上大学毕业。到结业考的时候,如果你真遇到难处,到时哥帮你啊。”

“对,老弟,到时候,我张老大是不会成问题的,你不行的话就去找毛队长。”

“毛队长个毛,还是去找马校长。”

剑楠显然还在生“队长”名号的气,一努嘴,向着顺子的宿舍,恶狠狠地吐出一句,转身倒在床上了。

 

只留下吴冰静静地对着寂然静了下来的空气,兀自发愣。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