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词析句能力的培养门径指要

 

摘  要:品词析句能力是一种很重要的语文能力,影响着一个人对文本理解的深度与高度,也决定着一个人对文本理解的准确性、深刻性与创新性。本文结合教学实践,围绕培养学生品词析句能力到底要品什么词、析什么句,从哪些方面着手培养,有哪些品析方法等问题开展论述,期望能对切实培养学生品词析句能力有所启发和借鉴。

关键词:品词析句  词句选择  语感培养  方法运用

 

语文教师品词析句能力强,就有可能读出自己对课文词句的深刻理解,读出自己由课文词句引发的个性化的人生感悟,对作品写作技巧之奥妙与言语背后之深意能洞幽烛微。语文教师品词析句能力强,深谙词句三昧,就为培养学生品词析句能力创造了条件,提供了可能。但要用好这个条件,将教会学生品词析句的可能真正化为现实,这中间还大有文章可做。本文拟就品析词句的对象选择、训练途径与品析方法试作简要阐述。

 

一、品什么词

 

无论诗歌,抑或散文、小说,还是戏剧,品词无非就是品味蕴含特定含义的意象性名词,富有表现力的动词,灵动生趣的活用词,耐人寻味的虚词,表限制或修饰性的定语,表情态心理的状语等。文学作品中对文章的理解起关键作用的“重要词语”需要用心品味、潜心琢磨,诸如在历年高考语文试卷上涉及到的能体现作者观点态度(情感倾向比较浓)的词语、能表现文章主题思想的词语、能揭示出深层含义(内涵深刻有言外之意)的词语、对文章结构起照应连接作用的词语、在语境中被临时赋予特定含义的词语、运用了修辞手法(如比喻、借代、反语等)或富有象征意义的词语、指代词或临时在文中有指代作用的词语、理解上容易发生偏差的同义词或近义词等。下边试举几例。

 

品意象性名词。李商隐《菊》第三联“几时禁重露,实是怯残阳”中的“露”与“残阳”就是有特定含义的意象,“露”是人生短促、生命易逝的象征;“残阳”象征国运的衰微,岁月的迟暮,人生的末路,美好事物的穷途。这两个意象性名词的内涵品味深透了,“几时禁”与“实是怯”所表达的诗人心情就容易把握了,诗句表达的是诗人才德俱佳却不为世用的苦闷以及对时光流逝的无奈。

 

品有表现力的动词。季慕林《寻梦》“醒来再想捉住这梦的时候,梦却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我想到把这些梦的碎片捉起来凑成一个整个的时候,连碎片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作者写“梦”与“梦的碎片”,用了富有表现力的动词“捉”,这是值得品味的。“捉”是紧紧抓住的意思,它表现出作者长久留住梦(乃至梦的碎片)以便细细品味的强烈愿意,自然饱含了作者深切思念母亲、怀念家乡的浓烈情感。韩愈《晚春》诗中“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用一个“斗”写百般红紫的草树(杨花榆荚)争奇竞艳。动词“斗”形象化地描绘杨花榆荚各自使出浑身招数、吐艳争芳的激情与活力,因为“知春不久归”,杨花榆荚想要留住这即将逝去的春天,才如此多情地争奇斗艳,展露娇容丽姿,尽现妩媚风神。

 

品活用的词。卜寸丹的散文诗《那夜,我住在花落的乡村》中说:

四方的城市,音乐和舞蹈的人们离我很远,那些记忆都涂上了玫瑰的芳香,种在乡村纤尘不染。

句中的“音乐”和“舞蹈”是名词活用为动词,活用后有化静为动,化无声为有声,化抽象为具体的效果,能给人以鲜活的形象感。朱自清《小草》中说:“萎黄的小草,如今绿色了!俯仰惠风前,笑眯眯地彼此向着。”句中的“绿色”,是名词活用作动词,活用后能让人在动态之中欣赏到活泼的情态、流动的色彩。林登豪《乡村意识流》“长在泥土味中,滚爬在泥土味中,妈妈的毛线针已长成一片竹林,青翠我的童年。”一句中的“青翠”,杨一星《野渡》“千百双小草的手,在试干了岁月的忧伤之后,终于失手破碎了那颗烘烫的太阳。”一句中的“破碎”,都是形容词活用作动词,这样既显示对象的色泽感、形态感,又活现出动态的过程,活现出一幅生趣盎然的形象画面。

 

品虚词。《孔乙己》中如此描写孔乙己的外貌:“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表频率的副词“时常”显示孔乙己的偷窃是经常性的,挨打也是经常性的。他之所以经常性挨打,就在于他偷窃的恶习已是难改,人们对他的痛打已是毫不留情!副词“时常”映现出孔乙己的贫穷潦倒与社会的冷漠无情。《故乡》中闰土与迅哥儿二十年后再相逢时,“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终于”表示经过种种变化或长久等待之后出现的情况,这一副词写出闰土的复杂心理,既为见到自己朝思暮想、感情亲密的老朋友而高兴,又为自己家境贫寒、地位低下,已不能与老朋友平起平坐而踌躇。严重的封建等级观念到底在他的脑海里占了上锋,使他不敢显示出与迅哥儿的亲密,只能恭敬地叫“老爷”!封建等级观念在闰土的脑海里、灵魂深处烙下的深印在副词“终于”中得以鲜明而清晰的呈现,让人读来既同情又心酸。

 

品定语词。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第三节: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

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诗句中“坟墓”“瓦菲”“园地”“石椅”前面的修饰性定语值得品味,它们共同揭示出大堰河家庭的贫寒、死后的悲凉、她死后家庭的破败等内容,透露出诗人的无限心酸、悲痛与同情。

 

品状语词。何为《第二次考试》中,陈伊玲“声音发涩,毫无光彩”的复试表现令在座的人面面相觑,而陈伊玲并没有为自己作应有的解释,只是“抱歉地对大家笑笑,飘然走了”。陈伊玲“飘然”而去的神态表明,她一方面对有失大家的期望感到抱歉,另一方面对因参加抗震救灾而耽误复试并不伤心介意。陈伊玲乐于助人、淡泊名利的纯洁心灵便在状语“飘然”这细微的神态中流露出来了。

 

二、析什么句

 

无论在平时的语文教学中,还是对各类试卷的讲评中,都要引导学生对文章中的重要句子予以高度关注,加以深入的分析、挖掘,力求读出既切合文本内容又有自己真切感悟的深刻理解。一般来说,文章的重要句子包括:

 

一体现作者主要观点、感情倾向的关键语句;

二能揭示作品主旨或显示文章脉络层次的标志性语句;

三使用了修辞手法能增强表达效果的语句;

四内涵丰富、表达含蓄、对增强文章表达效果有重要作用的语句;

五结构比较复杂而且对理解文意有重要影响的语句;

六容易被忽视的看似寻常的语句等。下面试举几例。

 

2016年高考全国卷的文学类文本阅读李锐《锄》的第4题:“我不是锄地,我是过瘾”这句话,既是理解六安爷的关键,也是理解小说主旨的关键,请结合全文进行分析。

 

本题考查分析、探究对塑造人物形象、揭示主旨有重要作用的句子。这句话在文中多次出现,六安爷以“不是锄地”“是过瘾”来回应村民的劝阻,既是一种解释,也是一种坚持,体现他温和而固执的性格。同时,也揭示出六安爷的内心世界,百亩园即将不复存在,六安爷的眼睛也快要失明,他要过一过在百亩园劳作的“瘾”,是要抓住最后的机会与土地告别。他的这种“瘾”既是劳动者的精神需要,也是在现代工业对农村产生的剧烈冲击的背景下,村民对农村传统生活方式的无奈的守护。

 

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中说:

 

葛朗台老头的眼光从文书转到女儿,从女儿转到文书,紧张得脑门上尽是汗,一刻不停地抹着。

 

这个刻划人物神态、动作的句子值得分析、挖掘。该句借葛朗台目光的飘移不定与抹汗动作的一刻不停,细腻传神地刻画出葛朗台的紧张担忧心理,生怕女儿不肯无条件抛弃继承权,使他失去财产,鲜明地突出他贪婪的本性,占有财产的强烈欲望。

 

契诃夫《变色龙》中警官奥楚蔑洛夫在赫留金的申诉与请求下“拧起眉头”作了严厉的表态:“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他对身边的巡警说:“去调查一下,这是谁的狗,打个报告上来!……马上去办,别拖!”警官这番个性化的语言值得分析、挖掘,因为这番话充分显示出他官气十足、好摆派头显威风的心态。处理狗咬人事件本是一桩寻常小事,警官先是向围观者表明自己决然的态度“要好好地教训他”,似乎他手中的权力挺大的,可以随心所欲地“教训”任何一个人,然后煞有介事地吩咐巡警先下去调查,再打个报告上来,送他过目审理,似乎他办案有一套严格的程序,不能有一丝马虎,底下的办事员必须实地调查取证,要写好详细报告,送给他审批,这一切都用不着他亲自去操劳,他只管看报告、发号令就行了。

 

鲁迅《祝福》中有这样一个片段:

 

傍晚,我竟听到有些人聚在内室里谈话,仿佛议论什么事似的,但不一会,说话声也就止了,只有四叔且走而且高声的说:

“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

我先是诧异,接着是很不安,似乎这话于我有关系。试望门外,谁也没有。好容易待到晚饭前他们的短工来冲茶,我才得了打听消息的机会。

“刚才,四老爷和谁生气呢?”我问。

“还不是和样林嫂?”那短工简捷的说。

“祥林嫂?怎么了?”我又赶紧的问。

“老了。”

“死了?”我的心突然紧缩,几乎跳起来,脸上大约也变了色,但他始终没有抬头,所以全不觉。我也就镇定了自己,接着问:

“什么时候死的?”

“什么时候?——昨天夜里,或者就是今天罢。——我说不清。”

“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还不是穷死的?”他淡然的回答,仍然没有抬头向我看,出去了。

 

在这个片段中,鲁四老爷“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这句话值得分析、挖掘,因为句中的指示代词“这时候”关联到上下文的内容,“偏偏”似乎认定祥林嫂是有意要死在过年祝福的时候,“谬种”是作为道学家的鲁四老爷对祥林嫂的盖冠定性评价。从作为社会正统的代表人物鲁四老爷的口中,吐露出祥林嫂人人皆可蔑视羞辱的卑贱地位,草芥般无人怜惜的卑微生命,在生之时她是可有可无的活物,连死都没有选择的权力,这就透视出祥林嫂所处的社会环境严酷威压得令人窒息。这个片段中,描写冲茶短工的神态、动作、语言的句子值得分析、挖掘,因为冲茶短工“简捷”的话语中透露出满不在意的心理,“淡然”的语气中流露出对祥林嫂之死的漠然态度,祥林嫂死亡的时间,谁也弄不清楚,可见她的生死无人理会,一个社会底层的短工都对她的死满不在意,“仍然没有抬头向我看”,与“我”根本没有目光交流,就“出去了”,在短工的潜意识里,祥林嫂的死不值得放在心上,没必要与“我”探讨,可见祥林嫂在社会上的可有可无,她的生命之卑微,地位之可怜。短工的出现,实在是活画出当时人们的麻木与冷漠,揭示社会环境之冷酷、沉闷与压抑。

 

三、怎样品析词句

 

首先要培养语感能力。

 

语感能力就是对语言文字的感受、感知、领悟的能力。对语言文字的敏感性是语感能力的标志。对语言文字的敏感性表现在对语言文字的语意、节奏、情感等的感受、感知与领悟程度。读同一个句子,不同的人对句子的表情达意与节奏感、音乐美的感受、感知与领悟会不一样,有人感受得具体真切、感知得清晰鲜明、领悟得准确深刻,有人感受得笼统模糊、感知得朦胧含糊、领悟得偏颇肤浅。例如读《飞向太空的航程》中的句子:“上午9时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巨型运载火箭喷射出一团橘红色的烈焰,托举着载人飞船拔地而起,直刺九霄……”倘若能够从“惊天动地”中感受“巨响”震耳欲聋、地动山摇的无穷威力,从“喷射”中感受“烈焰”燃烧时的迅捷速度与强劲力量,从“托举”中感受“烈焰”承重之大、“载人飞船”上升之平稳,从“拔地而起,直刺九霄”中感受到载人飞船的速度之快、力量之强,飞行高度之高,从整个句子中感受到载人飞船发射场面之宏大、震撼,并能身临其境一般涌起难以言状的激动、兴奋、自豪之情,那么就可以说语感能力很强了。由此可见,培养语感能力,一定要培养对词、句的敏感性,要能对词、句所表达的意义、呈现的节奏、蕴含的情感等要有敏锐的感受力、感知力、领悟力。

 

要掌握培养语感能力的方法。一个人的语感能力,虽然与其生活阅历有关,与其长期涵养而成的内在素养有关,但终究是可以培养、增强的。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加强诵读训练。要多朗读文章,读准句子的节奏停顿,读好句子的语气语速语调,读出句子的内容与情感。要能够借助朗读,见出句子中叙写的事件、描绘的景物、刻划的人物,要能见出事件的画面感与生活化,见出景物的层次感与色彩感,见出人物的容貌举止与鲜活情感。例如郁达夫《故都的秋》中有这样一段话:

 

一层雨过,云渐渐地卷向了西去,天又晴了,太阳又露出脸来了;着着很厚的青布单衣或夹袄的都市闲人,咬着烟管,在雨后的斜桥影里,上桥头树底下去一立,遇见熟人,便会用了缓慢悠闲的声调,微叹着互答着地说:

“唉,天可真凉了——”(这了字念得很高,拖得很长。)

“可不是吗?一层秋雨一层凉啦!”

北方人念阵字,总老像是层字,平平仄仄起来,这念错的歧韵,倒来得正好。

 

朗读这段话,“渐渐地”读得慢一点,“卷”读得稍重一点,突出云朵“卷向”西边去的缓慢动态过程,两个“又”要读得重一点,“天”与“太阳”的后面要稍有停顿,凸现喜悦的心情。这样,分号前面要读出云朵卷向西去、天空放晴、太阳出来了三个连续性的画面。“都市闲人”前面的两个定语要稍有停顿,“很厚”与“咬”要重读,以便突出都市闲人所穿服装的特点与嘴刁烟管的个性化动作特征。“缓慢悠闲”“微叹着互答着”都要慢读,“唉,天可真凉了”一句中“天可”连读,“可”轻声弱读,要停顿并拖一点音,“真凉了”一字一顿,拖音,“了”字读高音,拖音得久一点。这样,既见出都市闲人的悠闲心境与闲适形象,又感受到京语特有的舒缓悠闲的韵味。

 

学会想像和联想,也是培养语感能力的重要方法。对语言文字的感受、感知、领悟,离不开想像和联想。想像的方法有组合想像、假设想像、追忆想像、变异性想像等;联想的方法有相似联想、接近联想、对比联想、因果联想、追忆联想、连锁联想等。要善于展开想像的翅膀,合理联想,大胆填补词句的内容,丰富词句的情感,挖掘词句的深层意蕴。例如读《故都的秋》中的一段话:

 

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像喇叭似的牵牛花(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觉到十分的秋意。

 

读第一句话,脑海中要呈现出一个人手捧茶碗坐在院子中的画面,要想像画中人仿佛听见驯鸽清脆的飞声,他有侧耳细听的神态,同时要想像出他由寻觅鸽声而仰头望见碧绿天色的连贯动作,因见到很高很高的碧绿天色而引起的愉悦之感。读第二句话,脑海中要呈现出阳光从槐树浓密的叶片缝隙中筛漏下来的光束形象,或牵牛花的蓝朵如同喇叭的形象,喇叭形的蓝朵在破壁腰中微微晃动的姿态。要调动自己曾经有过的用心清点、欣赏自己喜爱的小玩具时的生活体验,以此体验“细数”日光时的专注神态、“静对”蓝朵的愉悦之情。只有充分展开想像和联想,扣住“看”“听”“细数”“静对”四个动词,就能鲜明深刻地感受到北国清秋的庭院那种清凉、闲静的特有韵味。

 

其次要掌握品词析句的方法。

 

品词义,一要联系语境,理解词语的字典义、语境义;二要分析修辞,把握词语的情感色彩;三要以形悟神,理解词语的象征义;四要结合背景,揣摩词语的隐含义。

 

析句意,一是理解句子的表层意(字面意);二是结合上下文理解句子的句内意(语境意);三是结合时代背景与人物生活经历与思想变化挖掘深层意;四是分析修辞手法理解句子的句外意(即“言外之意”)。

例如徐志摩《再别康桥》第二节: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诗句中的“金柳”不再是平时所见的柳树的客观实在形象,从后面“新娘”的比喻中可以丰富对“金柳”意象的深刻体验,此时的“金柳”不仅有亮丽的色泽美,更有娇柔的形态美,还有摄人魂魄的风神美。这一节诗借助动静结合的表现手法,实写河畔的柳,虚写波光里的影,实写夕阳映照的岸柳,虚写波光里摇曳生姿的柳影。“荡漾”既是写康河令人玩赏不已、悠然神思的河波美景,更是抒写作者心底久久不能平息的感情涟漪。

 

2016年高考上海卷熊久红《湖殇》中的句子:“当一双脚站在干涸的湖底的时候,其实,那种心痛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踩在了自己的骨头上。”这一句运用了贴切形象的比喻,刻划人物情感心理极有表现力,赏析之时要抓住本体“一双脚站在干涸的湖底”与喻体“自己踩在了自己的骨头上”,要将本体与喻体之间的相似性找准确,借助喻体来理解本体。只有真切体验到“自己踩在了自己的骨头上”的感觉,才能对“一双脚站在干涸的湖底”有真切的感受。调动生活体验就会知道,“自己踩在了自己的骨头上”,不光是疼痛的感觉,还有因为是自己的骨头而有痛心悔恨的心理;由此可以理解“当一双脚站在干涸的湖底的时候”,同样不仅有脚底的疼痛,更有因为这湖的干涸是人类自己行为造成的而产生的悔恨心理。

【本文刊于《语文月刊》2017年第10期。】

 

作者在北京圆明园小憩

周志恩,湖南永州市四中督导室主任,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永州市学科带头人,永州市名师,湖南省“优质空间课堂”首席教师,永州市学科带头人评委,湖南省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发展测评评审专家。被评为湖南省现代教育技术课题研究“先进个人”,中央教科所基础教育研究“先进个人”,连续两次被县级人民政府嘉奖。主持国家级课题1项结题获一等奖奖,参与国家级、省级课题研究6项并获奖。在40余家报刊70余个版别刊发表600余篇教研文章,应邀为多家报刊撰写高考指导系列文章,多次应邀作学术讲座,担任高考研讨主讲专家。多节公开课教学实分别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考试》等杂志发表。有教学论文、教学专著在湖南省教育厅组织的“双百工程”评选中获奖。出版教学专著2本。主编或参编教学科研图书22本。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