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教育前沿>>正文内容

高均善:苦逼的孩子,挣扎的妈?再谈教育

刚就读二年级的的小涂,这一周已经有三天没有下楼玩了。

昨日黄昏,晚霞透过窗户,柔情的铺洒在桌子上,孩子停下手里的铅笔,用小手捕捉斑斓的彩霞。

看到这一幕情景,一直气急败坏督促孩子加快速度做作业的妈妈,这时也愣在那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掉落在孩子的课本上。

几乎每一天的清晨六点,年轻的妈妈都像快摆的闹钟一样,准时起床、做饭,然后大呼小叫,把孩子从睡梦中喊醒。妈妈不忍心早点叫他,于是只好在早餐做好后,这个时候距离上学只有一个小时了。

孩子揉着惺忪的双眼,左右摇晃着来到餐桌旁,接过妈妈递给她的面包片和牛奶,她必须立刻大口吃了,稍有懈怠,就可能迟到。

妈妈不停地催促快吃快吃,快上卫生间拉臭,快刷牙,快洗脸,快穿鞋……快!

骑上电动车的妈妈在车辆密集的大街上风驰电掣,如入无人之地,到了学校门口,还好,只差两分钟。

上午的课都是“主课”:数学、语文、英语。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妈妈委托姥姥再去学校门口接孩子。

中午或许能消停一些,毕竟有姥姥在家做饭,省去了很多做饭的时间。

小涂吃完饭也不能休息片刻,因为要按照老师的要求,温习上午学习的课程。

匆忙间下午上课的时间又到了,下午的课虽然不是“主课”,却也门门都要考试,体育要进行“达标”考试;绘画要进行“临摹”测验……

下午六点是放学的时候。

学校门口人山人海,家长们交头接耳,托管班的牌子越举越高,学校里播放的革命歌曲如雷贯耳。小涂见到了接她的姥爷,她的疲惫的脸颊上,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

回到家,吃饭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因为今天的作业,已经由老师发到了妈妈的手机微信里,妈妈一看,脸马上沉了下来。数学老师说,作业不多,只演算二百道加减法的混合题;语文老师也再三强调说作业不多,只需把一套预考的卷子做了,再默写二十个生字和十个成语,再写一篇看图说话;英语老师最后一个发来短信,告诉妈妈,把二十个单词默念十遍、默写两遍。

按照一个七岁的孩子书写的速度,不动脑筋,也要三个小时。傍晚七点开始做作业,十点能做完,就已经很不错了。

难怪小涂磨蹭的时候,妈妈就像一头母狮怒吼。妈妈是想让孩子早点做完作业,早点睡觉,不至于因为上学,把身体拖垮了。

孩子哪能理解妈妈的苦衷,她以为回家了,就该放松放松了。因为在学校,她一直很紧张,课余上厕所,都要小跑。

作业也不是说做就能做,一些奇怪的作业题,常常使大学毕业的妈妈一筹莫展。比如有一道语文题:造句正确使用“它、他、她”。小涂的姥爷是一位作家,作家使用它、他、她,往往还不能分得太清,一个七岁的娃娃,如何能正确使用?

再看看教科书,小涂的姥爷就更吃惊了。

二年级的娃娃,居然要把四则混合运算学完;居然有近百首唐诗宋词和元曲需要背诵;居然要学会“的、地、得的用法;居然还要佩戴红领巾,每一日高唱热爱祖国热爱党……

有一次小涂发现妈妈和爸爸为缴纳昂贵的学杂费在争吵,她不解地问妈妈:我们不是有九年的义务教育吗?妈妈含泪告诉娃娃:义务教育是针对一部分孩子的,很多像我们这些没有权势的家庭,都要缴纳学费。

那天上午的升旗仪式上,倔强的小涂不愿参加升旗仪式,老师问她为什么,她说:“这不是我的祖国”。

这几天,学校老师要欢度教师节,为此还传达了领导的讲话精神。

小涂听说学校要把她们这些孩子培养成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她很不理解,便问姥爷,社会主义事业是个什么样的事业?是不是周末在街上见到的打人的城管?是不是那天训斥姥爷散步不带身份证的那个警察?是不是春节在老家遇到的强拆队?

姥爷沉默了许久,长叹了一声:教育的方向错了,才一错百错啊!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