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正文内容

“疫苗女王”她也配?他们才是真正的疫苗之王

7月27日,新华社据国务院调查组消息,长春长生公司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案件调查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已基本查清企业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的事实。

而据此前消息,被媒体称为“疫苗女王”的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在疫苗风波之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曾这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个别企业非法操作,是企业犯法,但大家对中国疫苗还是要放心。”

有资料记载,早在公元10世纪,中国就已有接种人痘预防天花的记载。中国历史上,天花、麻疹、鼠疫、伤寒都曾是顷刻夺走性命的可怕疾病。而现在的中国,天花被消灭了。2000年,中国宣布,已证实无脊灰(小儿麻痹),那个曾让不少家庭悲伤一生的疾病不复存在。

▲资料图

疫苗的研发是一个复杂而系统的工程,一支疫苗从研发到上市至少需要8—20年的时间。1959年,中国第一支国产“脊灰”减毒活疫苗的研发者、中国著名病毒学专家顾方舟研制出的第一剂疫苗,用在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身上。

今年,卫健委在《免疫规划40周年问题答复》中介绍,推广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后,小于5岁儿童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从1992年的9.67%降到了2014年的0.32%。

1975年7月1日,中国第一支乙肝疫苗诞生了。而负责研制疫苗的中国“乙肝疫苗之母”陶其敏同样是在自己身上试验刚刚研制出来的国产乙肝疫苗。

/疫苗往事之一/

他是发现沙眼病毒第一人

消灭天花也有他功劳

汤飞凡这个名字,或许并不被太多人熟悉。他生产了中国自己的狂犬疫苗、白喉疫苗、牛痘疫苗以及世界首支斑疹伤害疫苗,把沙眼发病率从近95%降到了不到10%。按照他研究的方法,中国在1961年成功消灭天花病毒,比世界早了16年。

这个已离开60年的科学家,被称为中国的“衣原体之父”。他曾就读于长沙湘雅医学院,也曾在北京协和医学院进修,后来被推荐至哈佛大学医学院细菌学系深造。汤飞凡回国后,在上海,开始了对沙眼、流行性腮腺炎、流行性脑膜炎、流感等病毒的研究。

▲汤飞凡 图据新华社

抗日战争爆发后,汤飞凡在实验室坐不住了。他参加了上海前线救护医疗队,在距离火线数百米的急救站急救伤员。战争期间,瘟疫横生,汤飞凡接任当时中央防疫处处长之职。建在昆明的中央防疫处,曾一年生产了500万支伤寒疫苗,生产天花、白喉疫苗,以及破伤风类毒素。这些制品,因为质量达到国际标准,也被太平洋战区作战的英、美盟军采用。

在1943年,他们还制造出了中国第一批青霉素。

新中国成立后,汤飞凡任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所长。1949年10月,原察哈尔省北部鼠疫流行,国内没有鼠疫减毒活疫苗,不得不从苏联进口。汤飞凡领导突击研制,仅用两个多月就制造出900余万毫升的疫苗。为了扑灭天花,汤飞凡选定牛痘“天体毒种”和由乙醚杀灭杂菌的方法,在简易条件下制造出大量优质牛痘疫苗。

/ 疫苗往事之二 /

第一针“脊灰”疫苗打向自己孩子

糖丸疫苗也是他发明的

今年7月,卫健委《免疫规划40周年问题答复》介绍道,中国在2000年,宣布已证实无脊灰(小儿麻痹),这个曾让不少家庭悲哀一生的烈性疾病不复存在。

1958年,在昆明成立的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是我国最大的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研制生产基地。从上世纪60年代上市至今,生产并向全国儿童计划免疫累计提供了50多亿人份。

出生于1926年的顾方舟,正是参与建立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之一。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派往苏联的第一批留学人员,回国后,顾方舟将毕生经历都投入到脊髓灰质炎这个可怕的儿童急性病毒传染病的战斗当中。

▲顾方舟 图据新华社

据资料记载,1955年江苏南通发生了我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脊髓灰质炎大流行,发现患者1680例,病死率达到27.75%。而又称为小儿麻痹症的脊髓灰质炎是无法治愈的。之后,上海、济南、青岛等地相继有报告。

1957年,顾方舟调查了国内几个地区脊髓灰白质炎患者的粪便标本,从北京、上海、天津、青岛等十二处患者的粪便中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成功定型,并发表了《上海市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分离与定型》。这项研究,是我国首次用猴肾组织培养技术分离出病毒,并用病原学和血清学的方法证明了I型为主的脊灰流行。

1959年3月,卫生部决定派顾方舟等人到苏联考察脊灰疫苗的生产工艺。

当时,美国和苏联均研制出了脊髓灰质炎疫苗,疫苗分为灭活疫苗和减毒活疫苗两种。但灭活疫苗成本高,在中国面临无力生产的困局,而减毒活疫苗的成本只是灭活疫苗的千分之一。

“当时国家刚建立,经济水平落后,生活水平也不是很高,所以顾老大胆建议,针对脊灰,就用减毒活疫苗。”几十年后,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研究所副所长杨净思这样描述这段疫苗往事。顾方舟当时写信给卫生部,认为根据我国国情,必须走活疫苗路线。而卫生部最终也采纳了顾方舟的建议。

“当时这个决定,是对中国小儿麻痹研究的方向,包括后面的研制等等,起到了关键作用,几乎是一锤定音。”杨净思说。

1959年12月,经卫生部批准,中国医学科学院与在北京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协商,成立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顾方舟担任组长,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究工作。

顾方舟制订了两步研究计划: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经过一番波折,通过动物实验后,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按照顾方舟设计的方案,临床试验分为Ⅰ、Ⅱ、Ⅲ三期。Ⅰ期临床试验主要观察疫苗对人体是否安全,有无副作用。几乎毫不犹豫的,顾方舟和同事们决定自己先试用疫苗。冒着瘫痪的风险,顾方舟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一周过去后,顾方舟的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出现异常。

接着,顾方舟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为了证明疫苗对小孩是安全的,还必须找一个孩子来尝试。当时,顾方舟的孩子5岁,他瞒着妻子,给自己的儿子服用了研发出来的脊灰活疫苗。“当时疫苗研究出来,我们住在昆明郊区,下山进城都困难,哪里去找试验者,何况又危险,谁家的孩子不是孩子?”50多年后,顾方舟是这样告诉来探访他的生物学研究所的史荔。

“老一辈研究人员,这个现象普遍存在,就是研制出的第一支疫苗先给自己打,这存在风险,可心里还是要有一定底气的。”杨净思这样感慨道。而2016年我国研发上市的ev71手足口病灭活疫苗,首针试验依然是打在研发疫苗的现任生物学研究所所长李琦涵身上的。李琦涵曾经不以为然地说过这样一句话:“搞疫苗的人,谁没接种过?”

1960年,在成立了专门机构、制定了研究方案后,2000人份的疫苗在北京投放,结果表明,疫苗安全有效。之后的Ⅲ期临床试验,是对疫苗的最终大考:流行病学检测。顾方舟将受测人群从2000人一下子扩大到450万人,在北京、天津、上海、青岛、沈阳等大城市展开了试验。近一年的密切监测表明,各市脊灰发病率产生了明显的影响。与1959年相比降低1~12倍,未服疫苗组发病率比服疫苗组高7.2~20倍。

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这给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的疫苗覆盖增加了很大难度。如何制造出方便运输、小孩还爱吃的疫苗呢?顾方舟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成功研制出糖丸疫苗,并通过了科学的检验。为了让偏远地区也能用上糖丸疫苗,顾方舟还想出了一个“土办法”运输:将冷冻的糖丸放在保温瓶中。1965年,全国农村逐步推广疫苗, 从此脊髓灰质炎发病率明显下降。

/疫苗往事之三/

再也没有严重的甲肝疫情了

疫苗使发病率大大降低

1992年,中国第一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甲肝减毒活疫苗上市,这也是全球首个甲肝解毒活疫苗。而这支疫苗,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和浙江省医学科学院共同承担的国家重点攻关项目。

“这个项目是1985年开始启动,没想到,在研发过程当中就遇到1988年上海甲肝爆发大流行。”杨净思曾经参与甲肝疫苗的研发。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988年,上海甲肝爆发流行,这对上海当时的经济影响非常大,很多部门甚至因此瘫痪。而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当时爆发的病源是毛蚶,上海人很喜欢吃毛蚶,海水里的甲肝病毒吸附到毛蚶体内,在体内积累。当时黄浦江入海口清淤,堆积了很多毛蚶,入海口又有很多生活的污水,多少都带着活的甲肝病毒。淤泥冲走以后,有500公斤到700公斤的毛蚶被捞起来。小贩开始在市场便宜叫卖。结果,引起了那次甲肝大爆发,全市发生急性肝炎31万余例,死亡11例。日发病数超过10000例地发病高峰持续了16天。

“当时并没有针对甲肝的特效药,但也正是这次上海甲肝流行推动了甲肝疫苗的加快研发。”杨净思说,1992年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文号并开始大规模生产并向全国供应的甲肝疫苗,不仅是中国第一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甲肝疫苗,也是全球第一支减毒甲肝活疫苗。通过疫苗使用,我国甲肝发病率从1990年52.6/10万下降到1/10万。后来,随着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灭活疫苗比例也开始提高了。2004年,灭活甲肝疫苗已上市。2008年,国家把甲肝纳入儿童免疫规划。“除了小范围有流行过,中国之后再没有出现过像1988年上海甲肝爆发那么严重的甲肝疫情。”

如何看待疫苗安全问题?

“不要因为一个厂家一种疫苗的负面关注,而否定疫苗和预防接种带给人类巨大的健康收益,也不要因为一次负面事件而抹杀整个疾病预防控制的成就。”

也许是因为此次的疫苗风波,让不少人开始怀疑疫苗的安全问题。一些自媒体文章称,疫苗接种可能产生婴儿痉挛症。

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研究员周玉峰表示,婴儿痉挛症病因很多,也很复杂,很多和发育有关系,或者孩子有一些先天性的问题。医学界从来没有做出结论,认为疫苗和婴儿痉挛症是具有直接关联的。疫苗接种可能导致一些负反应,却不是导致婴儿痉挛症的主要原因。

“如果停止接种,那么我们好不容易建立的免疫屏障就会消失,那些少见或消失的传染病又会死灰复燃。”作为一位疫苗科研工作者,杨净思有此担心。

“由于疫苗的本身特性,有一定的几率会发生不良反应,但如果不接种,防护效果就是零,患病几率会大幅上升。”对于疫苗接种的安全问题,因为有个体差异,接种疫苗不是百分百都能起到保护作用。因为个体免疫系统不一样,疫苗进去以后,免疫能力低下或有缺陷,就起不到保护作用。就减毒活疫苗来说,活疫苗其实就是减毒减到一定程度的病毒,对于正常人免疫系统说,可以刺激正常免疫系统的肌体,产生抗体,起到保护作用。对于正常免疫能力的人,病毒减弱以后不会引起临床症状,只是一个隐形的感染,隐形感染就是一个模仿自然感染的过程,会产生抗体,抗体能抵御同样的病毒进入体内引起真正感染。很长时间内,免疫系统对病毒会有免疫记忆。但有些个体,免疫系统机能低下,或者免疫系统根本没有免疫反应。减毒的病毒,对于免疫能力低下或者没有免疫能力的人,服用了疫苗,对于他的免疫系统来说,可能就是一个强毒,引起发病,出现临床一系列症状,和自然感染一摸一样。这种情况叫做疫苗相关病例,是因为免疫能力低下活缺陷引发的。

“疫苗相关病例和疫苗偶合反应是两个概念。”杨净思说,疫苗偶合反应,是服苗同时或者服苗之前,就已感染了病毒,刚好接种了疫苗,疫苗还没有刺激肌体,产生抵抗能力的时候,病毒已经进去了,因此肌体还没有抵抗病毒的能力就已经发病了。有可能家长认为是疫苗引起的,其实不是,是因为之前就已感染了病毒。而如果要有效降低疫苗不良反应,最好是接种前进行健康筛查,确保受种者没有接种禁忌、没有处于疾病的潜伏期或前驱期,也不是过敏体质

“疫苗,对人类的贡献很大,很多传染病,包括天花等等,都是靠疫苗消灭的。小儿麻痹症,也是靠疫苗实现中国无脊灰状态。世界卫生组织,也是希望靠疫苗把脊灰成为人类消灭天花以后的第二个传染病。”杨净思说,不能因为一些个别的疫苗事件,就把疫苗一棍子打死。因为没有疫苗的出现,全球的人均寿命不会提高那么高。

“没有疫苗,我们可能依然生活在疾病肆虐的环境中。” 杨净思如此感慨。此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曾公开表示,儿童计划免疫40年来,覆盖了12种疫苗可预防疾病,从4苗防6病到14苗防15病,中国终结了天花、实现了无脊灰状态,也控制了乙肝、麻疹、白喉、乙脑等疾病。

“不要因为一个厂家一种疫苗的负面关注,而否定疫苗和预防接种带给人类巨大的健康收益,也不要因为一次负面事件而抹杀整个疾病预防控制的成就。”这也许是包括杨净思在内许多疫苗研制科学家们的期待。

END

红星新闻记者丨赵倩 北京报道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