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文化先锋>>正文内容

陋兰:真正的自由和以为的自由

 美国作家米尔顿•迈耶的《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一书,讲述了1933—1945年纳粹统治时期普通德国人的生活状况。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纳粹党徒和党卫军都是些穷凶极恶、心狠手辣的家伙,他们良知尽丧、嗜杀成性。然而,实际情况却并不那么简单。

 

  迈耶在战后旅居德国10年,深入了解纳粹时期德国人的真情实感,他惊讶地发现,那些纳粹党徒和党卫军,其实大多数都是非常“正派的人”。

 

  早期的纳粹冲锋队主要由梦想通过革命翻身的底层痞子和失败者构成,希特勒执政后,对纳粹党进行重组转型,将那些胡作非为的恶徒清理出去。这一举措得到了德国各阶层的认可和支持,随后组建的党卫军,其成员绝大多数都受过高等教育,可以说他们是当时德国的精英人群。

 

  这些党卫军成员生活体面、举止稳重、言谈文明,在左邻右舍的心目中是彬彬有礼、乐于助人的“正派的好人”。他们的社会声望极佳,少女们以嫁给他们为荣,有一个做党卫军的丈夫,在当时的德国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

 

  那么,这些“正派的好人”后来何以会成为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呢?原因固然很多,但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服从。

 

  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使德国民族主义情绪膨胀,急切盼望国家复兴。纳粹顺应这一情绪,给他们规划了一个美好的蓝图,并且这一蓝图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就付诸实现:废除屈辱的凡尔赛和约,使几乎所有的德国人都有工作,并且给了德国人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福利住房、福利汽车和免费度假。这一切,给德国人带来的惊喜和震撼巨大无比,他们原本就习惯于服从的民族性得到进一步加强,他们普遍认为:一个人只要勤奋、听话,日子就会越过越滋润,因此,不要给政府添乱,不要质疑政府的决策,那样对国家和自己都没有好处,服从,只管服从,坚信元首正带领德国走在伟大的复兴之路。

 

  纳粹主义不仅是一种政治体制或意识形态,也是一种适合一战后德国人气质和心态的世界观。事实上,包括党卫军在内的德国人选择绝对服从,大多是出于自愿,因此,他们自以为是自由的。

 

  和当时同样是专制极权的斯大林的苏联相比,德国人的确自由很多,他们可以自由出国旅行,私有财产得到保护(犹太人除外),甚至对政府的某些政策提出异议和不支持也不会遭到惩罚,这使得很多波兰苏占区的居民纷纷冒死逃往德占区。然而,这种“自由”是建立在丧失独立判断能力之上的。

 

  迈耶说:“独裁不会给你思考的时间,大多数人原本也不想思考。”

 

  希特勒非常了解人民的性格和需要,他的纳粹党对德国人民的服务是全方位的,从少年队到退休金,周到而又体贴,这使得普通德国人很少需要自己动脑筋、负责任,他们只需参加没完没了的集体活动、填写没完没了的表格、学习没完没了的纳粹文件,然后,服从照做。这就是托克维尔所说的“繁琐的暴政”。

 

  繁琐的暴政用独裁者的语言、文件、集会以及使人疲惫不堪的繁杂手续充塞人们的大脑和时间,使人们无暇思考,最后懒得思考,从而丧失判断力。

 

  丧失判断力的选择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因为在那种环境下,你不做出那样的选择,就会被“爱国者”嘲笑、围攻、打击,因此那其实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也就是说,融入体制,会让他感到温暖和安全,而如果提出质疑和反对,他会陷入孤独和恐惧,这样的“自由”选择,是一种变相的被迫,离真正的自由相距甚远。

 

  那时的德国人自以为享有的就是这种似是而非的自由。

 

  被纳粹阉割了思考和判断能力的德国人,包括党卫军精英们,正是在这种“自由”地绝对服从之下,犯下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残暴的罪行。等他们有时间思考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因此,当有人要求你绝对服从的时候,一定要加倍小心。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呢?——服从或者不服从,都没有恐惧,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