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百家集成 历史文化>>正文内容

没有飘在天上的思想

教会里以及有关教会的平台比如信仰交流群里经常会为一些神学教义及其解释引起一些矛盾,往往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从来没有单纯的神学思想,一切都思想背后都是有具体现实的载体,不了解背景空谈思想其实就像猫追尾巴。

      中世纪天主教神学的背后是大一统的神权专制,是各种政治(教皇国,宗教法庭)经济(宗教各种税)文化(神学独尊)特权,各个主教及修道院长作为大地主的大地产。

 

中世纪的天主教

     所以布鲁诺只是因为赞同哥白尼日心说就被烧死在火刑柱上,所以哥白尼只是在去世前才敢发表《天体运行论》,所以梅叶至死也没有敢发表《遗书》,因为这不是思想讨论观念之争,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那些被判为异端烧死的胡斯们,那些被挫骨扬灰的威克里夫们,不是因为他们的思想正确或者错误,而是因为他们的思想跟正统思想不一致,会影响到天主教在千年之内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各种特权,各种实实在在的利益,所以他们必须被消灭,从精神到肉体。

 

异端必须被消灭

       圣法兰西斯修道会的背后是腐化堕落的天主教。法兰西斯觉得在骄奢淫逸的教堂里已经没有上帝,在繁琐的神学教条里没有上帝。于是就散尽家财退隐森林,到大自然里去寻找上帝,去感受上帝在自然界的奇妙创造,去自力更生,类似于中国古代的隐士,不与世俗同流合污。

 

离群索居寻找上帝的法兰西斯

     教皇很快就看穿了他的心思,认为法兰西斯那么有名的人归隐摆明了就是对现行制度有异议,是自命清高。天主教里面的人在享受教会带来的名利,偏偏法兰西斯甘于贫穷,卓尔不群出淤泥而不染,这摆明了打教会的脸,再这么搞下去教会里的信徒就都去追随法兰西斯了。于是教皇很高明地大力支持法兰西斯的修道运动,又是给钱又是给地,还给法兰西斯封圣,其实就是把法兰西斯给招安了,这个结果是由不得法兰西斯做主的。

 

圣法兰西斯及‘’圣痕‘’

     其实各个修道运动一开始都是效法耶稣运动,舍弃钱财身份,甘愿贫穷,自食其力,都是对当时腐败教会的一种反动,但最后却又都被纳入教会系统,成了大地产主,成了有权势有地位的组织。

 

劳动即崇拜的修士

      路德宗的背后是备受政治分裂,经济落后,文化荒蛮的德意志。

    那时的英格兰已经成为了统一的民族国家,法兰西经过了百年战争也建立起了强烈的民族意识,正走在建立君主专制的路上。反观德意志,名义上的神圣罗马帝国,实则各种公国、侯国、伯爵领地、大主教区、自由市、骑士领地,每一个都是独立王国,一盘散沙。

 

伏尔泰曰:即不神圣,也不罗马,更不是什么帝国

     经济上意大利罗马的教皇及其代理人可以在德意志的领土上征收各种宗教捐税,为了满足罗马教皇骄奢淫逸附庸风雅的爱好,重修圣彼得大教堂,在德意志贩卖赎罪券。

 

钱儿叮当响,灵魂上天堂。

没有什么罪是一张赎罪券不能解决的,

如果不够,那就两张。

     文化上荒蛮的德意志跟群星璀璨天才辈出的意大利自然根本没法比,而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传统在笃信宗教的德意志人眼中无异于邪恶污秽。所以启示录在路德心中很有分量,因为罗马教皇就是那藏污纳垢的巴比伦大淫妇。

 

文艺复兴的代表作《最后的晚餐》,非德意志作品

      唯独信心是为了对抗罗马天主教的一大套繁琐的赎罪献祭行为,比如买赎罪券。唯独圣经是为了用圣经的权威对抗罗马教皇的权威,师出有名。信徒皆祭司是为了消解天主教那一套等级严密的教阶体制,就是反体制的民族主义运动。

 

马丁路德的大字报:“九十五条论纲”

 圣公会的背后是王权至上。

 亨利八世虽然因为驳斥路德获得了教皇敕封的信仰捍卫者的称号,但英格兰现在需要一个男性继承人,亨利八世需要跟凯瑟琳离婚,教皇迫于凯瑟琳姨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缘故不同意亨利八世的离婚申请,那亨利八世就通过建立英国国教跟罗马教廷一刀两断,自封为英格兰教会的元首,把婚给离了,无关真理教义。一直被清教徒诟病的天主教残余比如教阶制也是这个原因,教会里有教阶等级,最高级是君主,如果取消了教阶制,君主的地位往哪里放?君主王权必须是最高权力,教阶制也是这种权力的提现,所以教阶制必须保留,无关真理教义,现实需求使然,还有非国教徒不得担任政府公职也是如此。

 

信仰捍卫者,英格兰国教元首亨利八世

       自然神论的背后是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是以牛顿三大定律为代表的近代科学技术诞生。

     英国革命中上帝在人间的代表国王查理被判叛国罪斩首,光荣革命中,神权在人间的代表王权被议会架空,英国建立了君主立宪制。国王名义上是国家元首,实际的政治权力在议会手中。上帝再也不会通过国王或者其他代理人直接干涉世俗政治,因为世俗政治自有其规律,而规律掌握在政治家手中,掌握在专业的议会手中,掌握在手握选票的选民手中,掌握在上帝赐给人的理性中。

 

威廉和玛丽接受《权利法案》,从此王在法下。

     随着牛顿三大定律为代表的近代科学体系的建立,自然世界也像人类社会一样变得有规律可循,变得清晰明了,不在是过去那样处处充满了上帝的隐秘,而处处是上帝创造的精妙绝伦的规律,天上掉的石头也不再是天使或者魔鬼扔的,而是有力的作用于这石头上。

 

牛顿和他发现的规律

         宗教宽容的背后是宗教的专制。

     天主教通过宗教法庭从精神到肉体上消灭各种异端,包括羽翼未丰的新教徒。新教徒羽翼丰满之后用天主教专制堡垒倒塌的砖块来建立自己的宗教堡垒,和天主教心照不宣地一起溺死再洗礼派,因为再洗礼派鼓吹给不同教派同等地位,即宗教宽容,反对国家教会的特权。

 

在苏黎世被关进笼子里的再洗礼派

      宗教的专制引起了宗教跟王朝战争,每一个方都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结果谁也消灭不了谁,只好无可奈何地宣布宗教宽容,官方教派之间的相互承认。各自国家的非主流教派无法享受主流教派的特权。

 

宗教宽容的代价:宗教战争

      无神论的背后是法国及俄国宗教对人民的愚弄。

    法国大革命前占人口2%的教士及贵族拥有35%的土地,并享有政府保护人的大部分好处。受上帝恩膏的国王为何不愿意帮助受压迫的人民,上帝的代理人教士们为什么要欺诈老百姓,至仁至善的上帝的代理人为何是这样?革命来临,上帝在俗世的代表国王被斩首,法兰西王国成了共和国。一个国家可以没有国王那在当时的欧洲是不可想象的,就好比世上没有上帝。在法国天主教失去了其国教地位及一系列派生出来的特权。其后虽有短暂的王朝复辟但统治阶级在革命中失去的特权再也无法恢复。

 

骑在农民背上的红与黑

 在俄国的斯拉夫派眼中,西欧的特别是法国的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不适合俄国国情。俄国要走具有俄国特色的自强之路,其中有三条不可触摸的底线:沙皇专制、东正教、农奴制。那些鼓吹西方先进,要向西方学习的人通通都是俄奸。沙皇专制、东正教、农奴制这三位一体三座大山压得俄国人民(58%为农奴)喘不过气来,这明显跟上帝的慈爱是有区别的,慈爱公正的上帝通政府、教士、贵族老爷来剥削压榨掠夺底层农奴,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第一个无神论政权建立在俄国。托尔斯泰的晚年出走就是对这种特权的绝望,他出生于古老的贵族家庭,接受良好的教育,享受贵族式的挥霍,经历了信仰危机,看穿了官方东正教的虚伪,于1901年被革出教会,1910年逃离自己的庄园,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

 

沙皇专制、东正教、农奴制下的罪与罚

 促进基督教走向合作、联合和团结的教会普世主义的背景是全球化。随着科技的发展,地球在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村。经过了两次残酷的世界大战,帝国主义已经被消灭,教权主义失去了载体,民族主义运动已势如破竹,一个个独立的民族国家的建立改变了世界格局。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主旋律,而冲突与对抗慢慢减少。随着经济、政治、文化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传播与交流,各种基督教合一运动的开展也成为可能,比如普世基督教协进会,福音化国际大会,这些事工也只有在20世纪之后才能展开。

 

交往全球化下的地球村

 从来没有飘在天上的思想,一切都思想都有具体实在的载体,而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之间经常会为了一些神学教义争得从此相逢是路人。这是个很尴尬的状况,因为这种事情在宗教改革时期是常态,是那段时期内世俗政治斗争在教会的晴雨表。在当代的中国社会,哪里来的现实土壤可以作为教义争论的载体?把宝贵的时间精力用在无谓的繁琐复杂教理教义里面,把广大弟兄姊妹牢笼在一派又一派的阵地上相互开火,简直莫名其妙。

 

 离开社会历史背景来干巴巴地谈神学教义或者用神学教义的斗争史来演绎社会历史发展这是中国教会的习惯,虽然有上帝站台,但不免有循环论证愚弄信众之嫌,就像中世纪的天主教,俄罗斯帝国时期的东正教,但现在是21世纪的中国,是觉醒的时代。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