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正文内容

公方彬教授:我们真不喜欢崔永元这种人

1999年,《实话实说》编导邀请我做期节目,准备基本就序,因与小崔的观念观点相左作罢,后来在敬一丹主持的《东方之子》节目中做了一期。

 

或许这一原因,较少有时间看电视的我,有时也给予《实话实说》以关注,这个关注多少有种审视的味道。及其近年,崔永元与转基因食品较上了劲,自己一些朋友参与其中,而予其以更多关注。近日,又看到他走上网络舆论的风口浪尖。

说实话,我们真的不喜欢崔永元这种人。

崔永元太较真,较真到不妥协,不善于寻找平衡点。如此,必一再打破“祥和”的社会局面。我们都知道,长期的碰撞与磨合,使社会各个领域都形成自己的或特有的潜规则,大家都接受和默许了这种潜规则,有意无意参与潜规则,就因崔永元的介入,而近于羊群里跑进一头骆驼,这注定引发骚动,甚至冲突。再者,你怒怼普通人不甚了了的转基因也罢,直接捅破掩盖了社会怒气的那层窗户纸,引发的社会震动可想而知。崔永元就是那个点破“皇帝新衣”的小孩,让所有人尴尬、难堪。

崔永元太多地表现自我。你“一人之谔谔”,无异于把所有人推向“千人之诺诺”,你还表现出大义凛然,有一种“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气慨,几近于塑造出天塌下来由你顶着的“英雄形象”,无疑于把别人,特别是把那些应当是社会脊梁的“精英”们打回原型,让人看清何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人已经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让人情何以堪?你打破了游戏规则,实在可恶。

崔永元太不谙世情国情人情,走得过快过远。因为我们尚未经历过欧洲那样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绝大多数人真得不知道何为平等、权利、责任、义务和独立人格,很多情况下我们进行社会价值判断,不是基于事物的本质,而是个人好恶,并且是扭曲了的好恶。比如,许多年前有人举报某明星抄袭,结果,抄袭者的粉丝不因此远去,而是攻击被抄袭者,放言“就抄袭了怎么着”,在这样的人文基础和社会环境下坚守,要想避免批评,还真不容易。

……

话说到这里,油然间觉得崔永元似乎不那么讨人嫌,相反还挺可爱,以至于可敬。不是吗?

实话实说,崔永元的坚守近乎偏执,这还真不是常人所能为,其间的艰难只有曾经和正在坚守的人才能真正理解。

今日坚守之难,在某种意义上甚于革命战争年代,因为处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革命者既知道自己面对的敌人是谁,更知道自己为什么和为谁去斗争,再加上较少的诱惑和严酷环境双重强化,坚定的信仰信念得已形成。

进入和平年代,特别是多元价值观并存的生活环境,我们面对太多的诱惑,又因为“远离崇高”,终于,我们中的很多人不仅不理解高尚,甚至“恶搞英雄”,置疑高尚,排斥担当者。

这些都考验坚守者的意志,同时决定着坚守者的高尚,如汉代的那个牧羊19年的汉使苏武,就是因坚守而伟大。我们不知崔永元能不能坚守下去,也不知道他还能坚守多久,至少我们知道,他已经走出很远,实属难能可贵。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未来真得设“国家精神造就奖”,崔永元有资格成为候选人。

当然,崔永元并不纯粹,语言还有点粗俗。这次冲突就是因《手机》过节所致,所谓“半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然而,当我们考虑到崔永元并不是偶然为之,结合他从前做过的许多事情,还是能够识得其品质和持有的价值观。再者,我们都不纯粹,人性决定着没有人纯粹。既然如此,就不应苛求。

我们应当为崔永元点赞,这样做的意义在于,虽然自己没有勇气和能力像他那样做一个斗士,毕竟可以表明自己尚未麻木。其实,仅仅为了安抚和净化自己的灵魂,也应当做点什么。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