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文学评论>>正文内容

陈年红土诗印象

陈年红写小说是好手,像木匠一样活做的漂亮,拿着斧头、锯子、皮尺、刨子在北蟒塬见着好的木材加工雕刻组装,整出一堆发表的和未发表的作品,很棱嶒的立着。突然又画风大变,变戏法的端出一系列活色生香、土的掉渣、语言拙朴、荤素搭配的农家菜——土诗,让人眼前一亮胃口大开,我就纳闷了,木匠变大厨了?刚开始年红兄给我发来几首,我会心一笑并没在意,饭桌谝闲传捣鼓一个段子或酸曲,大餐前的开胃酒和小菜,小儿科么,边角料么。嘻哈一下或小品小酌一下就而已了么。

连续弄了二十多首,我就不敢等闲视之了,好家伙,这是《诗经》里的国风么,啧啧!成气候了么。一大片一大片的格桑花,几百上千亩的银杏林——摇曳生姿有蔚然大观之势了。这些土诗,嘻笑讥讽、摹形画物、鲜活传神、形象生动、节奏明快。俗语土话,是大地上生长的花,天然纯朴,不造作矫情,不涂抹脂粉,自生自长生命力旺盛;情感饱满爱憎分明,秦地出诗经,北蟒塬上有国风么!陈年红拿着镢头在北蟒塬挖的不是秦砖汉瓦,而是先秦的诗歌源头么!挖的是先祖刀耕火种用的石刀石铲了,不小心还整出玉璞吊佩了。

我戏称年红兄又变成了北蟒塬的王洛宾,有没有拿鞭子的姑娘抽打你的激情?有没有艳遇到带着嫁妆带着妹妹不期而至的浪漫?王洛宾在新疆天山南北纵情放歌,你又在三秦大地莽莽古原觅谣采诗,一出手就气象不凡!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艺术是民间酿造的。陈年红有祖传陈氏养生酒,扎根大地,仰望星空,他不仅仅是民间诗歌的采撷酿造者,更是民间艺术的记录保存、传承者,功德无量了!对了,我只写我的一点感觉,不细缕剖析引论,不假借名人立证。那是有深厚文学功底素养评论家的事,咱半瓶底的墨水就这么咣当一下印象么,让年红兄及方家见笑啦!

陈年红把土诗写到二十多首时问我,写到多少首才可以?我说,二三十首不行。秦岭山上二三十株桃花可以让人惊艳,几百亩才成气候,就成了景点。我说这话原来有“激”他一下的意思,并写了《陈年红土诗印象——无心插柳成气候》予以鼓励煽惑。朋友么,就是他长跑时喝彩加油的么,他唱戏拍手鼓掌的么,顺手再给他买个红牛饮料滋润一下给些动力么。等到他春风扬鞭马蹄急,大有“人来疯”的架势短短一个多月写到70多首时,不由赞叹!好家伙,这大汉耍枪弄棒挥斧舞刀轮圆整,跑马圈地在北蟒塬竟然刹不住车闸立了山头了么,树起了大旗,旗上赫然写着“陈年红土诗”,旗帜招展威风八面!

为啥这样说呢?陕西作家群峰耸立,在这皇天后土巍峨的秦岭之上,全国文学重镇名副其实!要想在陕西文坛露点峥嵘整出些动静确实不易。 谁知道他写小说写一阵累了想歇口气,务弄起土诗来,好比在深山老林修练竟然挖到了奇花异草,练成了独门绝技!在民间觅得珍宝,另辟天地风生水起,并成气候了。

 我戏称陈年红发明创造了一个新词汇——“土诗”!这是有版权的,这“土诗”的标签这下就贴在你身上了!有山药蛋派,有鸳鸯蝴蝶派,你这是横空出世的北蟒塬土诗派!是开宗立派的牛鼻!调侃他扛着北蟒塬土诗的大旗可以行走江湖了!可不,已经在《中国诗歌网》发表了一百多首,整个二百首就在规模和数量上阵容强大了!就成为一支不可小视的野战部队了。陈年红说耍着玩呢。 我说陈兄,你开始或许娱乐娱乐,现在就要有一定抱负了,尽量以土诗为笔,为手段全方位呈现北蟒塬民间的、大众的、人民的民俗民风、生产生活、世态人情、精神风貌,甚至时代特点,土诗可以承载起这样的任务和使命,要从无心插柳向自觉担当转变!像《清明上河图》那样全景式展现完全可以做到!

为什么可以做到呢?土诗是大地长的花。接地气,生命力旺盛顽强,从群众里来到群众里去,读者广泛,地域特色明显,生动形象鲜活纯朴,大俗大雅。不是象牙塔,不是空中楼阁,更无制式八股、涂脂抹粉,真实真意。整理加工创造具有不能回避绕不过去的史料价值,是可以流传下来的。

 陈年红一直浸泡生活在北蟒塬大地,语言文字驾驭能力强,文学功底深,敏锐而又勤奋,是承担土诗写作的不二人选。民间土话俗语随手拈来,自然而然得天独厚。土诗大旗一扛就成果丰硕,让人刮目相看而蔚然大观。我说他仅凭土诗就可以在陕西文坛自成风景,是独特鲜活的存在!

 有心人,天不负,二千越甲可灭吴!作为朋友我可能多了解一些陈年红,知道他的沸腾与心迹,知晓他的敏锐与忧思,他学医出身、做陈氏养生酒、又是乡村主任又是市政协委员。医者父母心,做酒酝琼浆,又深含为民做事与呼喊的担当,写小说写诗说到底拼的是个人的综合素质与理想追求,故而厚积喷发,瞄准“土诗”这个别人不曾涉足或者无意涉足的领域只管耕耘,自然在北蟒塬的这个地标上刻印下别人无法取代的地位。

 同样,作为朋友,我一直给他吆喝,谈不上吹捧,只是鼓掌与喝彩,从朋友的角度给予他信心,以及一定意义上的呵护!更重要的是,我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和读者,对他有更多的期待,那就是自觉为之扛大旗——让“土诗”在新时代发挥它应有的万丈光芒!

 作为朋友,衷心祝贺!并为之鼓与呼!

 

缑晓晓,男,70后,陕西临潼人。现居咸阳,基层公务员,文学爱好者。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