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国际瞭望>>正文内容

吴俊刚:马国种族政治出现拐点了吗?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最震撼性的结果是,从独立至今连续执政61年的执政联盟被推翻,首次出现政党轮替。但是,要注意的是,取而代之上台的另一个政党联盟希望联盟,主力仍是马来人政党,而且是从巫统分裂出来并由前首相马哈迪率领的。

败选的国民阵线,简称国阵,成立于1973年,它的前身是联盟,包含14个各族政党,但主导的始终是巫统。希盟则主要由四个政党组成,前身是人民联盟,其主力是人民公正党。巫统是大家所熟悉不过的马来政党,人民公正党则是前副首相安华所创立的。安华由于连连遭遇牢狱之灾,因此由妻子旺阿兹莎代夫出征,打下了江山。

然而,在本届大选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却是马哈迪。马国政坛过去几十年来的翻云覆雨,很大程度上是巫统的窝里斗(而且总有马哈迪的身影),其他族基政党只是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次大选结果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所谓的变天,但接下来新执政联盟会实行怎样的种族政策,同样值得关注,是新瓶装旧酒,还是会真的进入一个多元种族时代?就目前来说,这还是个未知数。也就是说,我们仍难以断定马国种族政治已出现拐点。

首先,马哈迪看来至少会掌政两年,对马国今后的政治动向有一定的影响力,尽管他的政党所得国会席位,远比巫基的公正党和华基的民主行动党来得少。总的来说,在执政联盟中,马来人仍然居于主导地位。

要改变长期以来马来人或土著要主导马国政治的思维哪有那么容易?何况马哈迪也好,安华也罢,他们毕竟都是从巫统分裂出来的。 很难想象,在目前这样的格局中,马国能在一夜之间从基于种族的政治,一下子华丽转身变成像新加坡这样的多元种族主义。从这个角度来说,马国政治还未真的变天。政权其实是回归到马哈迪的势力手中。

其次,从人口结构来看,马来人已经占据明显大多数,在伊斯兰党、巫统和公正党等政党的拉扯下,土著民族主义只有加强而不会消除。虽然这次大选显示,年轻选民不再那么“执著”于种族政治,但这不等于他们就完全接受各族政治上真正平等的多元种族主义。

马国基于种族的政党政治可说已经根深蒂固。1965年,新马分家,政治模式也分道扬镳,各走各路,如今已没有什么可比性。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互不相容,争取“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响彻云霄,结果也无法改变既成事实。经过50年的持续发展,可以想见,现在是怎么一种情况。我们只要看看国民阵线中的马华和国大党等少数民族伙伴党遭受的待遇和命运,就可见一斑。

半个世纪的发展结果是,国阵中少数种族政党都被边缘化,成了附庸。也正因此,它们在这次大选中彻底被本族选民所唾弃,一败涂地,也许将一蹶不振。华族选民看来是把希望寄托在民主行动党身上,他们对马华已不存任何幻想。

我们或许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切入,看看马国政治的变迁。回顾过去的50年,马国政治多次出现大动荡,而几乎每一次都是和马来人的政权遭受挫折有关。

比如,1969年的大选,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所领导的联盟(由巫统、马华及国大党组成)丢失了槟州政权(由民政党取代),而且在西马的国会议席只剩下66席,反对党共获得49席(当时西马国会共有104席)。大选后不久就爆发了五一三种族流血冲突,继而是马哈迪向东姑开炮,导致后者在1970年黯然下台。

1981年后,马国进入马哈迪时代,这个时代的巫统虽然不止一次发生内乱,包括东姑拉沙里成立四六精神党的挑战引发激烈党争,以及安华被革除副首相的职务,“烈火莫息”延烧,但政权始终相对稳固。

2003年,在民望消退的情况下,马哈迪宣布退位,把棒子交给了阿都拉。阿都拉是位好好先生,但改革无力,遭到马哈迪炮轰,并以退党方式与之决裂。在2008年大选中,国阵失去半壁江山(五个州政权落入反对党手里)。这使到马哈迪又有机会发难,最终迫使阿都拉在2009年卸任。此时,马哈迪相中了纳吉。

纳吉继位后,表现平平。2013年的大选成绩又不尽如人意,马哈迪开始对纳吉有些抱怨。后来一马发展有限公司丑闻曝光后,马哈迪更不停息地向纳吉开炮,接着成立新党土著团结党,最后加入了反对党阵营,和过去被他革职的安华结盟,形成希望联盟。马哈迪就是这样兜了一大圈,重回首相宝座。

但不管怎么兜怎么转,政权始终掌握在马来人手里。希望联盟刚刚接掌政权,虽然出现了40多年来的另一位华人财政部长,基本权力的分配并没有改变。巫统是分裂了,但土著政权仍然保留,这是大变中的不变。

我们或许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马哈迪的加入,马来选票就不可能那么大面积地从巫统向希盟转移。纳吉政权的腐败到了人怨沸腾的地步,固然是巫统兵败的直接原因,但为民怨提供一个宣泄情绪突破口,导致了大量马来选票流失的,还是马哈迪因素。

除了土著支配(当然也包括土著特权)外,还有难以改变的,是马国半个多世纪积累形成的政治文化。当中有好些积重难返的因素,如政治分肥的做法、裙带政治和权贵资本主义等等。这些都不是在纳吉任内才有的,而是由来已久,只是在纳吉时代发挥到极致,于今尤烈而已。

综合以上诸端,现在来判定马国种族政治已经出现拐点,还言之过早。马哈迪绝对是土著政权的捍卫者,现在他只是借了希盟的“壳”。他毕竟年事已高,在接下来两年里,他也有太多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因此,他只会设法重振马来族群的信心。

此外,不要忘了,吃了败仗的巫统,内部必会生变。它成了反对党,会如何蜕变,会走怎样的路线,也都还是未知数。希望联盟内部也存在许多变数,如权力的分配,马哈迪和安华的交接,都带有不确定因素。可以说,马国政治的转变还未见真章,前景也诡谲难测。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