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国际瞭望>>正文内容

杰弗里·D·萨克斯:意大利政治与欧洲未来

在美国全球领导力濒于崩溃,中国占据上风,而俄罗斯在与欧盟合作或对抗再次摇摆不定的时代,欧盟更须团结一致,才能维护其自身利益和价值观。如果继续分裂,欧盟将仅仅是地缘政治动荡的无奈旁观者。但如果团结起来,欧盟可以发挥重要的全球作用,因为它独一无二地集繁荣、民主、环保、创新和社会正义于一身。欧盟是否能重新制定共同的目标,抑或是陷入混乱,将取决于意大利目前的局势发展。

意大利的关键作用,源于其既是北欧繁荣与南欧危机之间的地理分界线,也是开放欧洲与被民族主义、偏见和恐惧所困扰的欧洲精神和情感分界线。意大利同样处在政治分界线的前沿,该国的新崛起政党五星运动(M5S)与反移民、反欧盟的右翼联盟党,及亲欧盟但实力已遭大幅削弱的中左翼民主党共享政治舞台。

在3月4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新兴的五星运动以惊人的33%得票率胜出,而民主党仅为19%,联盟党为17%。五星运动的强大胜利所带来的影响,成为意大利和欧洲各国热烈讨论的话题。

纵观整个欧盟,传统的中左及中右翼亲欧盟党派都在失去选民。与意大利的情况一样,像联盟党这样的反欧盟民族主义政党正在赢得选票,而像五星运动这样的反建制新兴政党,例如西班牙的我们可以党(Podemos)和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党(Syriza),要么干脆赢得权力,要么掌握着传统亲欧盟主流党派和反欧盟民族党派之间的权力平衡。

欧洲的政治变化不外乎三个原因。第一,或许也是最不被承认的原因,是美国在中东和非洲的灾难性外交政策。冷战在20世纪90年代初结束后,美国及其当地盟友通过发动由美国主导的战争,以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和其他国家实现政权的更替,目标是在中东和北非建立政治和军事霸权。其结果是长期的暴力和动荡,导致大量难民涌入欧洲,搅乱了一个又一个欧盟成员国的政局。

第二个原因是欧洲现在长期投资不足,尤其是在公共部门方面。在前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uble)的领导下,一个自满、经济成功的德国,阻碍了欧盟范围内的投资拉动型增长,并在将欧元区变成希腊人债务监狱的同时,使大部分东南欧国家陷入一个令人沮丧的停滞区。由于欧盟的经济政策只限于紧缩,因此不难看出民粹主义扎根的原因。

第三个原因是结构性的。北欧持续创新,而东南欧则基本没有,即使有,速度也要慢很多。意大利横跨了欧洲两大阵营:北部地区充满活力,而南部地区(意大利语为Mezzogiorno。编按:大致指罗马所在纬度以南地区,包括撒丁岛和西西里岛)却“痼疾缠身”。这是一个古老却也是正在发生的故事。这有助于解释欧盟的政治前线情况。尤其是在停滞不前的意大利南方,五星运动更是大获全胜。

社会民主主义是我的政治偏好。我责怪像朔伊布勒这样的保守派人士,将选民推入民粹主义政党的怀抱,但太多的主流社会民主派领袖却默许了朔伊布勒的举动。我还认为,未能大声反对美国领导的中东和北非战争,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其他欧洲领导人的错。欧洲领导人在联合国本应更加积极地反对美国的中东霸权政策,造成大规模流离失所和难民涌入等灾难性后果。

强大而有活力的欧盟倡导者,而我即是其中坚定的一分子,应当全力支持新兴党派与被削弱的传统社会民主党派合作,以推动可持续发展、创新和投资拉动型增长,并阻击反欧盟联盟。或者像在德国一样,他们应敦促中左及中右翼党派大联盟,在欧洲范围内变得更积极主动、更注重投资。这既是为了经济合理发展,也是为了打击极右翼民族主义者。或者像在法国一样,他们应当为亲欧盟的传统主义者和反建制派在马克龙总统领导的共和前进党(La Republique En Marche)中的融合而欢呼。这样的亲欧盟联盟为欧盟赢得了体制改革的时间,让欧盟得以推行共同的外交政策,并启动以投资和创新为主导的绿色经济增长,从而代替自满和紧缩。

传统的社会民主党多数拒绝与新兴政党合作,将其视为民粹主义、推卸责任、机会主义和不诚实的代表。意大利民主党就持这样的看法,其关键的政治人物拒绝与五星运动结盟。这样的情绪可以理解:在选举中,新崛起党派往往凭借大量民粹主义承诺,彻底地击败了民主党人。但社会民主党人在朔伊布勒式紧缩和美国领导的不负责任战争面前,却表现得软弱,甚至保持沉默。传统的社会民主党必须恢复活力和冒险精神,才能作为真正的进步党派,再次赢得选举。

意大利押上的赌注很高。在政治和地理上处于分裂的欧洲,可能会被意大利的政治打破平衡。一个由五星运动和民主党联盟治理的亲欧盟意大利,可以与法德两国一起改造欧盟,恢复欧盟对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的明确外交政策话语权,并落实绿色创新型增长的战略。

为建立这样的联盟,五星运动必须制订明确而负责任的经济计划,而民主党人则必须接受在一支未经考验的新兴力量中,成为地位较低的伙伴。民主党人担任关键的财政部长,而由五星运动任命总理,或许是相互信任的关键要素。

无视一切规则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前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冲去意大利,鼓励五星运动和联盟党结成他所谓“终极梦想”的联盟,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这将会分裂欧盟。这一举动本身应当提醒意大利人,一个拒绝这种悲惨噩梦的亲欧盟联盟是有多重要。

(作者Jeffrey D.Sachs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哥伦比亚可持续发展中心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方案网络主任)

英文原题:Italian Politics and Europe's Future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8.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