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正文内容

汶川地震十周年:那年的雨水即是我的河流

汶川地震十周年:那年的雨水即是我的河流——方强律师

古龙说:人生有很多事,本来要等你透不过气来时,你才会懂得的。十年前,我二十四岁,还处在爱国脑残青年的尾声,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流连,看着天边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一遍。

听到地震消息与网络上那惨不忍睹的图片,那时刻,我充满热情与冲动,奔向了地震灾区。汶川地震中心灾区进不去,奉旨爱国的人才有资格救援。我在映秀某个地方呆了两天,真实对看到废墟里伸出的孩子握笔的手,那两天,该地下起了瓢泼大雨,我深夜站在雨水中,象一只被惩罚的落汤鸡,用少年纯真的心悲悯着那些遇难的同胞,后来再也没有那样傻逼过。

现在想来,那夜的雨水即我的河流。从那年起,我告别了爱国青年身份,成了一个真正的人。我现在怀疑很多感动,我厌倦那些夸张的不明就里的忧伤。如果说在二十四岁之前,我也是被意识形态打造的一个模具,与如今很多可怜的被蒙蔽的孩子一样,曾经也沉溺于周围的梦话,不识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那么之后,翻过岁月不同侧脸,我开始做回了自己,我不再蒙蔽在有人刻意打造的幻梦里,也不再对一切深信不疑。

后来发生的一切我们都知道。这场大地震震垮了几千间中小学学校,那些还未尝到社会主义辛酸的涉世未深的孩子们,就被豆腐渣工程深埋在人们良心的废墟里,他们甚至来不及喊一声害怕,就永别了阳光雨露,而且不允许任何人提起,那些制造豆腐渣工程的畜生们,依然苟活在阳光之下,没有一丝羞愧,也从未收到追究。

后来发生的一切我们都知道。四川谭姓作家,独立调查校舍问题,被陷入牢狱五年。一切追寻真相的家伙都得到了报复,一切不歌功颂德的人都得到了惩罚。多难兴邦这个名词,从那时起,就成了强行勃起的一粒伟哥,每个人都化悲痛为欢欣,丧事办成了伟大的壮举。汶川地震十周年,肯定又会有不少歌功颂德的晚会上演,丑行总是拥有不识疲倦的廉耻。

后来发生的一切我们都知道。全国各地涌向灾区的捐助善款,很大部分被某些人贪污,那些省吃俭用也要往灾区寄去几个铜板的人们,他们可能至今都不知道那些狼心狗肺的家伙们贪污的钱里,是不是也有自己本来该用来买来作早餐的几个硬币,你毫不犹豫地投向了灾区,却被某些不知廉耻的家伙中饱私囊。

这些年来,我不讳言对社会充满着深深的失望。庙堂之上皆是禽兽,山野之中遍布行尸。禽兽制造感动,行尸负责感动。我们生在感动里,死在感动里,很多事情在我们自以为是感动的眼泪中流走,真相、正义、责任,记忆都被人偷走,整个社会陷入选择性的遗忘。但是我拒绝感动,因为我知道,在紧张的空气里,或许某天连悲伤都被禁止,必须趁现在还可以自由地哭泣,放声大哭。

可以预料,马上到来的地震十周年纪念日,会有许多主流媒体发布很多视频余图片,看啊,这就是地震后的新貌,我们的功劳,伟大的时代。很多感动圣徒们,会瞬间跌入无边的幸福里。但是我拒绝感动,因为在新貌地下的土壤里,还深埋着那些由于人祸导致死亡的孩子们,他们睁开着清澈的大眼睛,正在注视着你们的欢歌盛世,你们没给他们一个说法。

这个时代,很多成年人,在光明的废墟下狗苟蝇营,在无耻的笙歌里欢歌逢迎。我们在感动的泪水里,遗忘了所有责任。我们迷信一切不再回忆的都是虚无,我们假装只要感动就是无边的幸福。而立之后,我深爱着所有涉世未深的孩子,就像爱着我自己。因为我发现,在一个良知匮乏的社会,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除了孩子。无耻横行的地方,一定是所有人的功劳,除了孩子。

很多人只有在浅薄的时候才是动情的。很多人习惯于感动,随时勃然感动,因为浅薄,所以需要无意识的感怀来延续自己肤浅的情感,因为深沉的灵魂没那么多感动。因为不要质疑才是这社会的真理,连北大校长想告诫孩子的都是:质疑没有价值,会阻碍你进步。你只要活得行尸走肉听话就好,你能做的就是随着指挥棒的挥动,有节奏感的幸福地感动。

有些人天天饱含泪水爱得深沉,动不动就社会和谐正能量满满,对那些揭露黑暗的家伙投以鄙夷的眼神,怪他们打扰了他们的苟且的宁静。你时刻将自己的泪腺装点成喷泉,动不动只要认为感动就现世安好。长久以来你们总是茫然无知,唯一被允许的只有感动。长久以来你们总是被当作玩具,其实不过是那废墟上一块废弃的砖头,唯一被歌颂与认可的品德就是情绪稳定。

不要选择性遗忘所有苦难,也不要被表面的繁华所欺骗。一切没有选择的行为,在道德上都是无价值的。如果你只有感动的权利,意味着你的感动毫无价值,如果你没有质疑的选择,那么你所有的认可都毫无价值。如果这世界只有一种声音,那么这声音的正确就毫无价值。

谨以此文纪念那些无辜消逝的孩子们,很多苟活的人们欠你们一个交代。我知道,很多人早已遗忘,他们选择性眼瞎地活着,很多人从来不去回忆,因为回忆需要勇气。但经历了那个地震雨夜的河流,我会替那些深埋在废墟下的孩子,重新睁开那清澈的眼睛,看透这个世界的真相,在每年地震纪念日,都会为你们吼一嗓子。

 

网站声明:本文只是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以资交流研讨。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将及时删除。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