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文化先锋>>正文内容

蔡慎坤:马克思万万没有想到

 

马克思万万没有想到,在诞生200周年之际,在遥远的东方,还能享受到如此隆重的纪念!还会被尊称为千年最伟大的思想家!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导师!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缔造者和国际共产主义的开创者!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在当下社会矛盾日渐尖锐,进入转型周期的关口,马克思忽然又红火起来,这风向实在耐人寻味。

马克思是标准的西方人,其学说也可称之为西方学说,这个200前出生于德国的犹太人,生前虽然著书立说,一生却颠跛流离,在自己的祖国也如同一只丧家犬,更不受人待见,他的革命理论一度在许多地方流行泛滥,当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理论遭到普遍唾弃时,却在极力排斥西方学说的东方找到了最好的归宿,甚至拥有数千万乃至上亿的门徒!

东方人几乎把所有辉煌耀眼的头衔冠冕都套在了马克思头上,马克思理论学说在东方成为标准的国学,几乎每一所像样的高校都成立了马克思学院,数千家党校实际上都在研究传播马克思学说,用于研究马克思学说的财政经费也是举世罕见!仅以上海为例,公开数据显示:上海市委党校2016年支出5.33亿元,全校教职工341人,人均耗费156万元。全国数千家党校,每年需要耗费多少财政开支?

前几天,教育部宣布:今年将在国家重点高校增招1490名马克思主义理论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各大媒体纷纷对马克思理论学说不吝溢美之词,推崇备至,恍惚共产主义转眼之间又要回到东方人间。

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一直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也处于高度的垄断地位,过去数十年来,几乎在每一个重要时期,东方的统治者都会时不时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统治者也习惯于用马教来指导社会经济发展甚至控制被统治者的思想,使马克思理论学说在东方奠定了绝无仅有的崇高地位,而且不允许对其理论学说进行质疑和挑战。

 

在纸媒时代,马克思生前的著作,一般人只能有选择性的阅读,而到了互联网时代,马克思的书籍文章随处可见,当人们真的愿意进一步了解马克思的时候,发现还有许多不同以往被后人忽略甚至回避的马克思精彩言论。做为马克思唯一的传人,今天依然高举马克思旗帜的千万门徒,应该好好重温一下革命导师的初衷,让人们真正知道马克思主义的真谛。

176年前的平安夜,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签署颁布了书报检查令。对此,年仅23岁的卡尔·马克思挥笔写下不朽雄文《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这是马克思生平第一篇政论性文章,他以犀利愤怒的笔触,缜密哲理的思维,猛烈抨击了书报检查制度和普鲁士政府的虚伪、荒谬和腐朽。

“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

“每一滴露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都闪现着无穷无尽的色彩。但是精神的太阳,无论它照耀着多少个体,无论它照耀什么事物,却只能产生一种色彩,就是官方的色彩!精神的最主要形式是欢乐、光明,但你们却要使阴暗成为精神的唯一合适的表现;精神只准穿着黑色的衣服,可是花丛中却没有一枝黑色的花朵。”

“追究思想的法律不是国家为它的公民颁布的法律,而是一个党派用来对付另一个党派的法律。追究倾向的法律取消了公民在法律面前的平等。这不是法律,而是特权。”

 

“一些人有权干另一些人无权干的事情,这并不是因为后者缺乏什么客观品质,而是因为他们的善良意图,他们的思想遭到了怀疑。即使公民起来反对国家机构,反对政府,道德的国家还是认为他们具有国家的思想。可是,在某个机关自诩为国家理性和国家道德的举世无双的独占者的社会中,在同人民根本对立因而认为自己那一套反国家的思想就是普遍而标准的思想的政府中,当政集团的龌龊的良心却臆造了一套追究倾向的法律,报复的法律,来惩罚思想。追究思想的法律是以无思想和不道德而追求实利的国家观为基础的。”

“检查令禁止作者怀疑个别人或整个阶级的思想,但是同时它又允许书报检查官把全体公民分成可疑的和不可疑的两种,分成善意的和恶意的两种。新闻出版被剥夺了批评的权利,可是批评却成了政府批评家的日常责任。

“检查令要求对官员阶层无限信任,而它的出发点却是对非官员阶层的无限不信任。”“同秘密行事的批评家的品格相比,公开说话的批评家的品格从一开始就应该受到不抱偏见的人们的更大尊敬。”“整治书报检查制度的真正而根本的办法,就是废除书报检查制度,因为这种制度本身是恶劣的。”“当你能够想你愿意想的东西,并且能够把你所想的东西说出来的时候,这是非常幸福的时候。”

马克思1867年7月25日于伦敦写的《资本论》《原版序》中,居然还有这样两段话:“……现代的、历史遗留下来的灾难压迫着我们,这些灾难的产生,是由于古老而陈旧的生产方式、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使我们受苦的,不仅有活人,还有死人。死人控制了活人。”

“一个社会即使探索到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揭示现代社会经济运动的客观规律),也不能跳过更不能用法令来取消社会的自然发展阶段。”

前一段话我们可以结合现实去思考,后一段话不禁让我们想起“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闹剧(其实那是东方大地上持久发生的悲剧)!只是不知道这些口口声声捍卫马克思主义的传人,究竟是为什么在漫长的斗争时期,只字不提马克思在《资本论》《原版序》中的精彩话语。

马克思对东方曾经发生过的圆明园被毁事件也有过精彩的论述:“一个人口几乎占人类三分之一的大帝国,不顾时势,安于现状,人为地隔绝于世界并因此竭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这样一个帝国注定要在一场殊死的决斗中被打垮;在这场决斗中,陈腐世界的代表是激于道义,而最现代的社会的代表却是为了获得贱卖贵卖的特权――这真是任何诗人想也不敢想的一种奇异的对联式悲歌。”

马克思没有涉及到侵略还是反侵略,正义或非正义,更没有丝毫同情“落后挨打”,反而不无讽刺地讥讽说:“满族王朝的声威一遇到英国的枪炮就扫地以尽,天朝帝国万世长存的迷信破了产,野蛮的、闭关自守的、与文明世界隔绝的状态被打破”。

马克思万万没有想到,当东方人又一次掀起学习马克思理论学说的高潮,面对社会矛盾日渐尖锐的现实以及官僚权贵资本的疯狂掠夺以及贫富悬殊的急骤恶化,会不会再一次唤醒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的运动?或许,只有马克思知道。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