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杂文随笔>>正文内容

茅卫东:很遗憾,身为成年人,你已经失去了“不懂就问”的权利

此文为老师而写,其实适合所有成年人

课堂上,老师总是会鼓励学生提问,有时候为了打消学生顾虑还会说:“没关系,什么问题都可以提!”

下了课,有的老师自己也是遇到什么问题就会向同事求教,身边同事没法帮忙就通过网络向同行寻求帮助。

有的同行会赞赏提问者的勇气和好学精神,有的同行看到各地网友热情支招感觉很温馨。

但,这真的好吗?

三个问题,供同行参考。

一问:提问之前,我做足功课了吗?

经常在一些群里看到有老师提问:

“学生不肯交作业怎么办?”

“教室里丢了钱怎么办?”

“学生总是迟到怎么办?”

……

看到这样的问题,我总是忍不住感叹。

一叹:这个问题五年前、十年前甚至更早时候就有人提出来了,他却还在问,难道以前从没遇到过、也没听说过这样的问题?

再叹:这样的问题,随便搜一下就会有许多相关的解决方案出来,尽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他为什么不自己上网搜一下?

可能有的人会说:在线提问马上能有答案,效率高;网上搜索到的材料鱼龙混杂、整理麻烦。

自己有了问题不愿多花点时间思考和整理,却去麻烦别人,这未免有些急于求成、爱走捷径的的味道。这样的年轻人,或许在读书时就是希望老师能够直接把答案自己吧。

这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态度,只是偷懒而已。

事实上,群中同行的支招大多三言两语,不够详细。如果提问前都没做必要的功课,我很怀疑这些老师事后会花时间精力去消化同行提供的意见和建议。

或许,有的老师只是用提问和交流来缓解焦虑而已。“我问了,就是我做了;我做了,问题就解决了。”

但愿这是我的多虑,纯属杞人忧天。

二问:提问时我有自己的观点吗?

曾在一个群里做过一次线上的讲座。

自由交流时,有老师连着问了我三个问题:

“弗洛姆的书你读过吗?”

“除了《逃避自由》,他还有什么书?”

“你读他的书觉得受益最大的是什么方面?”

我回答了他的问题,然后通过私聊告诉他:你的提问,让我感觉自己是在你们学校应聘,你是面试官。

这位老师向我道歉,说他只是想抓住机会多交流一下。我相信他的话,但这样的提问方式确实让我不快。

之所以告诉他我的感受,是因为这样的提问我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提问不是审问,交流应该双向。

自己有困惑向同行请教,最好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把自己的困惑和看法告诉对方,再提出问题,征求对方的意见。

上来就问:“某地发生了学生刺杀班主任的事件,你怎么看?”“你认为年轻教师应该读些什么书?”“你为什么认为师生不必成朋友?”

这样提问是很不妥当的,除非你是正在做采访的记者。

三问:这个问题适合向别人请教吗?

怎么教书,这看起来是一个技术活,说到底是教师人生观、价值观、教育伦理观的体现。

这些年,之所以很多教育教学问题争论不休,或者在理论形成上似乎取得共识了但实践过程中还是各干各的,往深处想,其实是不同人生观、价值观、教育伦理观的交锋。而后者,其实是很难通过沟通取得共识,因为它们属于信仰范畴。人一旦形成了自己信仰,很难改变,所以有“道不同不相为谋”一说。

比如,每年都会有老师因为职称问题犯愁,有沮丧的,有愤怒的,有痛苦的,自然也有欣喜的。也经常被问到:“你为什么不去评高级?”问完了,该干嘛干嘛,第二年再来一番“职称评审综合症”的大爆发。

马克斯·范美南说:教育学是迷恋他人成长的学问。身为教师,理论上我们应该是身心发育比较健康的一个群体,不然,我们怎么引领学生成长。毕竟,所谓“和学生一起成长”只是“教学相长”的时尚说法而已,并不是我们真的和学生一起盲人摸象。

因此,当被问到诸如“我要不要去评职称”这样的问题,我一方面感谢同行的信任,可另一方面又觉得怪怪的。这些问题在我看来,就好像我走在街上,突然有人停下来问我:“先生,你觉得我现在应该去哪里?”

我能说什么?我只能说:“你是成年人,我不知道你应该去哪里!”

只有天真可爱的孩子们才享有随时随地提问的权利。

成长,意味着我们有时候必须承受孤独,真诚面对自己,独自作出选择。

很遗憾,身为成年人,你已经失去了“不懂就问”的权利。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