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杂文随笔>>正文内容

茹天顺:我的幼儿识字观

幼儿教育是否应该包括“识字”,在当前,一直是幼儿教育中的大忌。但对此,我有一些不同的观点。

我对幼儿识字能力的研究兴趣,源于九十年代出,那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陕西民间绝技大舞台”的比赛中,认识了一个八岁多的孩子:王萌迪,当时这个小孩在民间绝技大舞台上,台上有许多当代文艺界精英,其中,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出题考他《长恨歌》,他一口气背完,并且最后用毛笔以隶书写了一段,全场观众惊呼为“神童”!据他的父亲说,孩子已经背诵了15万字的传统文化,包括《老子》、《大学》、《中庸》、《论语》、《孙子兵法》、《声律启蒙》、《唐诗三百首》等多部国学名著。

我与萌迪父亲深度沟通之后,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陕西日报高级记者吉虹先生,随即吉虹先生邀请了多位陕西著名的学界大家作客萌迪家,学界大家中包括:西北大学校长张岂之先生、陕西师范大学著名教授霍松林先生、陕西著名书法家卫俊秀先生及曹伯庸先生、陕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屈应超先生、西安市教育局副局长许建国先生及西安市人民政府督学王灏先生,对小萌迪进行了现场测试,令各位大家大开眼界,纷纷表示高度认同此种教育模式。现在萌迪已过而立之年,我跟踪萌迪至今,虽然他此后并未进入学校进行系统的各门课程学习,但如今在事业上已小有成就,至于萌迪从小所学的国学经典,已融入其精神生活,成为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现在,他的诗词创作、书法创作已经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我想把这个家庭教育的个案经验推而广之,是我编写幼儿识字教材的原动力。

在此期间,我阅读了大量医学方面的书籍,收集了一些成功的幼儿识字经验材料,我认为:“幼儿认识汉字的能力,符合幼儿神经系统生长发育的实际,也符合神经生理学家们关于幼儿神经突触发育受外界刺激多寡,决定神经突触发育速度的理论观点。

实践也证明了幼儿阶段视觉能力、听觉能力、动作协调能力以及语言能力和背记能力是十分惊人的。但是当年那些学界大家们认同萌迪父亲对萌迪教育模式的忠告,并没有引起幼儿教育工作者的重视。而是被教育行政部门一味强调幼儿学习的形式是“玩中学”在“游戏中学”所影响。

我认为小孩子学习任何东西的过程本身就是玩,但不能用在“玩中学”、在“游戏中学”这种唯一的学习模式,来限定幼儿学习的方式和方法。

通过多年的尝试,在2010年,我编写的《幼儿识字教材》申报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并在2017年经过了审核批准与登记。

2016年,河南省三门峡市教研室原主任、三门峡市外国语小学原校长、特级教师詹素芳老师慕名来到茹氏蒙学堂考察,见到茹氏蒙学堂孩子们的识字、阅读、背诵能力,大为惊叹。詹老师与我深入交谈之后,对我编写的教材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和想法,与我达成了初步共识。之后,又将我的教材转送到原国家督学,著名汉字学者傅永和先生,得到了傅先生的认可与肯定。于是,修订、完善、提升这套《幼儿汉字读本》的计划开始实施。

在编纂过程中,2017年我两次去北京聆听专家意见,詹素芳老师与河南省驻马店师范学院李信潢教授,夜以继日的查阅资料、精心编纂,经过三次修改,多次校对,惟恐挂万漏一。几位毕生从事教育的老教育工作者,对幼儿识字教育的执著情怀,尽在书稿编写之中。

在书稿完成之际,我在此,对几位教育专家深表谢意!同时,对长期以来关注、支持我从事幼儿识字教学实践的陕西教育界的老前辈:陕西省教育厅原副厅长屈应超先生、西安市人民政府原督学王灏先生、未央区原主管教育工作的副区长周学纲先生,未央区教育局原局长王智才先生及西安市多位重点小学的老校长们,一并致以深深的谢意!

在这个教材多年的教学实践中,有幸遇到一位孩子的姥姥,她外孙女出生刚刚三个月的时候认识我,我当时送她了《胎教与幼儿教育》一书,她完全按照我们当时交流的观点来教育她的外孙女齐佳靓。孩子四岁时送到了茹氏蒙学堂学习,现在孩子上大班,刚过六岁生日,已经能够背诵700多首古典诗词,并且已经熟背了所有初、高中语文课本的古文,其中一些拗口难读的文言文,如《陈情表》、《秋声赋》、《游褒禅山记》等文章,她都背的绘声绘色,抑扬顿挫。对这位全身心配合我的这个教学尝试的孩子姥姥,我深表谢意!

在我多年的教学实践中,我认为,如果要养成爱读书的好习惯,就要从幼儿时期开认字,这既符合幼儿神经生理发育的规律,又可在幼儿园毕业进入小学前,具备独立阅读各种书籍的能力,这才是培养读书习惯的最佳阶段。

以我经历过的事实,做为本书的后记,不妥之处难免,希望能够得到专家学者的指点。

茹天顺于西安北郊茹氏蒙学堂

2017.4.16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