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其刚:全面发展与“又红又专”

河北省阜城县漫河乡中心学校 053700

邮箱:nqg4696059@163.com电话:13323186090

 

《教育法》对教育目的的定性是德、智、体等全面发展,是举例式的,这种定性有以下不足:

全面发展的定性存在不确定性,其定量也缺少明确的标准。全面发展就是指人的发展有多少“面”就要发展多少面。但这种举例的方式能穷尽人类发展的所有面吗?且从推理上看,全面发展有多少“面”就会有多少种标准,问题在于,它连“面”的多少都不能确定,现在公认的“面”也缺少具体标准,因此,要回答谁是全面发展的人就是一个难题。

史上就没有全面发展的人。孔子是吗?按照全面发展的理论,他的体育和劳技根本就不达标!毛泽东是吗?当年他的数学课一塌糊涂。霍金是吗?他连生活都不能自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连圣人、伟人、巨人也无法全面发展,作为教育工作者的教师又凭什么让我们的下一代成为全面发展的人呢?

从知识与技能的掌握来看,没有一个人可能全面发展。全面发展的内容不管包含什么,都要以知识与技能的掌握为前提,人类的知识与技能的总量是无限的、发展的,但一个人的精力却是有限的。从人的精力和人类的知识与技能的总量对比来看,人不可能实现全面发展。

从社会分工来看,人也没有必要全面发展。社会分工要求人能掌握一门技艺,且能找到合适的位置就足以在社会中立足,限于精力和社会分工,全面发展既没可能也没必要。

全面发展是“补短”教育。强调全面发展的另一种隐喻是,教育必然是要在弥补每个人的“短板”上倾注力量,因为只有拉长了“短板”,才能实现所谓的“全面发展”。

全面发展是强调人的共性,抹杀学生的个性。全面发展使教育成为生产统一规格产品的“流水线”,是典型的共性教育。今天,教育已经进入了个性化时代,好的教育必然是倡导学生多元发展,个性发展,特长发展,而非空泛的全面发展,全面发展不可能完全照顾到学生的个性,是对个性的“摧残”。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从来不用全面发展的标准去衡量和否定人才。纵观社会的人才标准,都是各自领域的专业标准,只要一个人在某一领域有所突破,我们就认为他是该领域的顶级人才,现实社会中,人才的评价标准是专业标准,而非全面发展标准。

教育目的的重新定性与定量:

从人的社会化和专业化看,教育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实现人的社会化,二是实现人的专业化。教育目的的定性:实现人的社会化和专业化;教育目的的定量:达到“又红又专”的标准,这里的“红” 是指在人的社会化中,要达到“尊德、守法”的好公民标准。“专”指的是人在专业化上达到某个专业的较高标准,要有一技之长。只要达到以上两标准,人就能很好地在社会中立足。

从人的社会化和专业化来看,全面发展注重的是“一红全专”,且是强制的“规定动作”,全面发展没有考虑人的个体差异,对无力“全专”的人来说是一种“强人所难”。而“又红又专”中,“红”是必修课,“专”是必选课,每个人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一红一专”,或“一红多专”, “又红又专”是对人个性的充分尊重,同时,它并不排斥全面发展,是能者为之。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