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正文内容

高均善:乳汁养我是嫂子

 妈妈呀妈妈,亲爱的妈妈,你用甘甜的乳汁把我养大……”
    我不一样,因为母亲罹患重病,没有奶水,那个年月更无奶粉之类,所以我出生后到能喝米油油的这一段时间,吃的是嫂子的奶水。
    我比侄子大半岁,正好嫂子也在哺乳期,我就经常被塞进嫂子怀里。

 

    以至于后来我长大了,嫂子还经常念叨我吃过她的奶水。
    每一次听到嫂子的这番话,我心里就有点酸楚,也有点不安,似乎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一直到我五十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回乡走到村口,尽管老远就叫了一声嫂子,耳背的嫂子还是不满意我的态度,她当着五六个男男女女数落我:“你还能认得你嫂子?知道不知道当年吃过嫂子的奶?”没有等我说话,另一位年逾八旬的老嫂子也大声嚷嚷了:“吃过你的奶,也吃过我的奶。均善我问你,你还记得不?”
    我一个婴儿,怎么会记得当年的事情?不过我早就听说,自我出生后,为了活命,不但经常吃自家嫂子的奶,而且经常被母亲抱着走东家串西家,谁家有刚出生的孩子,谁家的嫂子就敞开怀,喂给我一顿奶水……
    我吃过多少位嫂子或者大娘大婶的奶水,我不知道;只隐隐约约听说村子里好几位妇女都曾给我喂过救命的奶水。
所以多少年以来,我每一次回乡,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虽然早在我三四岁就离开了父亲,十三岁又离开了母亲。但是我对故乡深怀敬意,并非只是乡情乡愁所使,而是有一份难舍的亲情。

    有一年一位曾经哺乳过我的大嫂去世,我借了一辆自行车,顶着寒风,驱车两个多小时,来到村里的公坟,给刚刚下葬的这位恩人三鞠躬……
    如今我家嫂子已经八十五岁的高龄了,虽然有她儿女们的悉心照顾,可是我时常会回到故乡,回到她跟前,理一理她满头的白发,叫一声“嫂子”!这心里就舒坦多了!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