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新闻评论>>正文内容

北上铜川,李智远将如何超越自己?

 

 

 

2016年,副厅级建制的陕西韩城市GDP和地方财政收入均超过地级铜川市。时任韩城市委书记李智远绝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去铜川主政。

 

去铜川后如何超越自己以往,是李智远这位“个性官员”面临的最大挑战。

 

也许和地缘有关,陕西本土官员长期以来给外界的印象是有点小文化,但思维传统、观念保守。再说直白一点:格局小,缺乏做事的魄力。

 

近年来,本地官员李智远似乎正在力图撕掉这一标签。无论在凤县还是在眉县,或韩城,他留给外界公认的形象是“工作狂人”。另外,“大手笔”、“有想法”、“敢做事”,“敢为先”是包括媒体在内的各方对他的普遍评价。他的名字始终和“个性官员”、“另类官员”、“明星官员”联系在一起。

 

 

3月27日陕西省委组织部发布的一则省管干部任职公示显示,现任韩城市委书记李智远拟任铜川市市长人选。

 

副厅级晋升正厅级,李智远在韩城的工作显然得到了各方的普遍认可。

 

司马迁故里韩城是陕西的东大门,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984年县改市,2012年升格为副厅级行政建制,为第二批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地区。在陕西有着举足轻重的经济地位。

 

2014年11月,李智远从陕西眉县县委书记任上调任韩城市长。一年后的2015年12月出任韩城市委书记。

 

和此前的凤县、眉县一样,李智远入职韩城后很快刮起了一股“风搅雪”。“韩城现象”不仅受到陕西本土的关注,在临近的山西和河南也引发了“地震”。因为李智远的入局主政,韩城不仅高速发展,而且很快超越了和其一条黄河之隔的山西河津。

 

李志远让韩城“爆发”的另外一个具体成绩是,2016年,韩城市GDP和地方财政收入均超过地级铜川市。韩城市当年有人口42.6万,而省辖市铜川市当年的人口数量约为85万。

 

也许有人说,韩城的“发力”是这些年长期积累的结果。对于这个问题,最有发言权的是当地干部和老百姓,他们均认为韩城底子厚、基础好是不争的事实,但之所以在最近两年突飞猛进,和李智远雷厉风行的施政风格有直接关系。

 

有官员介绍说,韩城现在的南湖公园以前是一片荒地。好几任领导都想要把这里建成公园,但努力了几十年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李智远到韩城后,从建公园被提上议事日程到公园竣工,前后只用了10个月时间。

 

“官员和官员,差距太大了。有的人只是能想到,但不敢大刀阔斧地去做!前怕老虎后怕狼,顾虑太多!但李智远就有这种魄力!想到的,就一定要做到,而且必须限时完成。如果完不成,负责的官员可能就要面临被问责,乌纱不保。”前述韩城退休官员回忆说。

 

同样能体现“韩城速度”的还有拥有水面面积1100亩(司马湖)的国家文史公园,从开工到开园,前后不到一年。

 

如果说上述两个案例过于宏观,有人又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2017年9月韩城事业单位招聘。上午考试,晚上成绩出来并通知入围人员。一周后开始面试,面试结束次日入围的就被通知上班。这让此前在其他地方经历了许多场考试的考生很不习惯。

 

这就是“韩城速度”!

 

韩城多名本地人士对李智远的评价为:他是一名想做事的领导,一名敢做事的官员。

 

甚至有官员评价称,李智远的意识和思维之超前,至少领先陕西本土官员30年。当然,也有人为他的过于超前和“冒进”担忧。

 

2

“他不仅敢想,而且敢干!这一点特别不易,当今体制内有想法的人不少,但真正像他这样扑下身子敢干的人却不多。”一位曾在眉县工作过的处级官员对黑白君说,他认为李智远在眉县几年间,做成了以前他们许多的官员在位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上述评价让人不由得想起了李智远在陕西凤县时的大手笔——“人造星月”、“亚洲第一喷泉”、“汉改羌”。这是三件至今仍存在争议的“旅游策划”。

 

凤县风光

 

但核心问题是,这样的“大手笔”不仅让昔日被穷困缠绕的凤县扬名海内外,而且因为“旅游致富”的带动,凤县老百姓的口袋里有钱了,生活质量得到了明显的提高和改善。

 

凤县咸鱼翻身,从国家级贫困县一跃进入“陕西十强县”。

 

中国体制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在一个县域中,县委书记往往是“一把手”,属于最终拍板的人。李智远当年在陕西凤县的职务是县长,但很有意思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谈及当年的凤县往事,许多人都记住了有个县长李智远,至于支持李智远“成事”的时任县委书记是谁,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从这一点看,李智远无疑是一个充满了大智慧的人。

 

从凤县县长转任眉县县委书记后,李智远大刀阔斧、时不待我的工作作风和在凤县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正是因为如此,眉县的旅游业和整体经济得到了质的飞跃和发展,一度成为陕西县域经济的“领头羊”。

 

在眉县县委书记任上,李智远最大的手笔是对地处太白山脚下的汤峪镇进行了彻底改造。让昔日的“落汤鸡”摇身一变成了“金凤凰”。

 

一个很值得研究的现象是,李智远当年主导的汤峪镇扩建也采用的是“大拆大建”的手法。但奇怪是,他们的拆迁竟然没有招来当地民众过于激烈的反对和反弹,甚至没有给后任留下多少后遗症。

 

据南方周末报道,李智远当年在眉县时要求公务员上班必须西装革履,他认为这是一种精神风貌,是为了锻炼干部队伍的执行力。但略显遗憾的是,这一明显带有“强人治县”色彩的创新,后来随着他的离开而不了了之。报道称,后来李智远带着韩城官员、西装革履地前来眉县学习,眉县的官员已经很少西装领带。

 

2017年西安西掀起“烟头革命”。凤县有干部回忆说,早在2010年时,李智远就曾在凤县带着机关干部满大街捡烟头,“他是一位特别在意细节的人。”

 

黑白君前些日子曾去眉县访友。问当地一位官员李智远时代和如今的最大区别。这名科级干部想了几分钟后回答说:他(李智远)那会我们的弦绷得太紧、节奏太快,上下班界限不是很清晰。因为他可能随时有事打电话……如今嘛,生活是轻松了,但感觉不充实。

 

无论是凤县还是眉县或韩城的领导干部,李智远留给他们一致的印象是——精力特充沛,工作机器。

 

除此以外,三地体制内人对李智远的敬畏还缘于他“从严治官”。比如他开会绝不允许领导干部迟到,领导干部的手机要24小时处于待机状态,办公室绝不允许抽烟等等。

 

另外,工作有思路、喜欢大胆创新,要做就做最好的,也是李智远留给许多领导干部的深刻印象。“很强势”、“胆子大”,也是许多人对李智远的标签。

 

李智远的仕途始于宝鸡市金台区。一位熟悉他的人士认为,除过精力惊人地旺盛以外,有想法和善于学习是李智远最大的特点。“凡是他认准的事,只要不违反大原则,就一定要完成。他平时对身边的干部特别严格,但只要你在工作上出了力,他都会记得的,都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你以回报,让你觉得跟着他做事很值得,”该人士说。

 

3

“无中生有,有中拉长”是许多媒体对李智远的评价。这个既褒也贬的评价背后,其实说的是他经常会做一些常人无法想到的事。

 

凤县一位官员回忆说,李智远在凤县时极力发展当地旅游,但由于凤县交通不便,区位山大沟深,李智远在2010年前后曾产生了一个很大胆的设想——能不能开一条西安到凤县的空中旅游观光航线,将西安的客人拉到凤县来观光旅游,中途还可以俯瞰秦岭美景。

 

韩城古民居

 

最初许多人以为李县长只是说说而已,但李智远还真的就这样去做了。据说后来因为空域航线手续的原因,加上秦岭的技术问题,创意半途作罢。 

 

此事虽然以“未果”而终结,但这让当地许多百姓和领导干部认识到:这位县长是一位想做事的人,是一位想给凤县做事的人。

 

 

空中旅行创业搁浅后,李智远并未气馁。经过他的一番策划努力,2014年4月26日,陕西省内唯一一家西安直通县区的旅游专列“星旅号”,从西安开往凤县。此时的凤县,已经被李智远概念为“陕西最美小城”,后来又改为“七彩凤县”。

 

他不仅想给凤县做事,在凤县县长任上时,李智远还身兼宝鸡市文化旅游产业建设管委会主任。宝鸡市距离凤县约100公里,他每周均来回往返于宝鸡和凤县,其工作之繁忙和强度之大让许多同僚叹为观止。

 

在兼任宝鸡市文旅管委会主任时,李最受争议的创意是在人民公园门前主导建造 “天下第一灯”。灯高36.9米,总重369吨,用国际2.0不锈钢板整体锻造,表面涂有仿古金色漆。以仿青铜纹饰雕刻的柱体四盏灯分4层布置。创意理念源于东周时期青铜树形灯,其形庄重典雅,寓意繁荣昌盛、和谐发展。该雕塑于2009年9月16日竣工,荣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最高开启式景观灯。

 

尽管对 “天下第一灯”的创意和耗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该作品至今仍不乏为宝鸡的文化景观标志性建筑。

 

中国官场有一个“魔咒”,许多退休官员经常会对现任发牢骚、甚至合力刁难。但奇怪的是,李智远这些年所转战的区域,退休老干部们大多对李只有赞誉和佩服。为什么会这样?黑白君曾就这个问题问过多名老干部,他们多数人给的答案是,李智远做事虽然经常不按常理出牌,但他没有私心!他所做的事情大都是为了地方经济发展。

 

前面铺垫了这么多,下面我们聊聊铜川。

 

位于省会西安正北、距离西安约70公里的铜川并不生产金属铜。煤炭曾经是这座城市的最重要经济支柱。 因煤而兴,因矿设市。

 

尤其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铜川的经济一直在省内遥遥领先——因为煤炭。当年,能在铜川矿务局有一份工作,是当地许多人的荣耀。陕西的机动车牌照排序中,西安的头号是“陕A”,铜川的头号则是“陕B”。这座城市曾经的位置由此可见不一般。

 

尤其是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铜川所产煤炭不仅满足了本省工业的需要,而且还远销全国17个省市……后来崛起的陕北神木和府谷,当年都还处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年代。

 

上世纪90年代,著名作家路遥在铜川鸭口煤矿体验生活,后来创作出了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

 

同样是因为煤炭,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铜川成了陕西唯一一座“卫星上看不见的城市”。

 

污染,一度成为制约铜川发展的最大禁锢。

 

4

铜川后来的痛苦转型大约发生于2009年。这一年,铜川被国务院确定为国内32个资源枯竭型城市之一——也就是说,煤炭大部分被挖光了。

 

煤炭被挖光了,空气环境被污染了。铜川怎么办?这是当年铜川上下共同面临的问题。

 

陈炉是铜川最重要的旅游资源之一。

 

后来为了重新崛起,为了摆脱煤矿污染的阴影,同时也是为了解决老城区发展空间不足的现实问题,铜川甚至不惜在距离老城区20公里外的地方新建了一座新城。

 

新城很快拔地而起,但铜川人却发现经济一直搞不上去。原因很简单,资源没有了。而这座城市在其他方面又没有独天优势。工业,比不过宝鸡;区位,咸阳比它优越的多;人流,和西安无法相提并论;农业拼不过渭南,青山绿水和汉中安康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就这样,这些年来铜川一直很是尴尬地存在着。尽管有这里有孙思邈,有陈炉镇,有后起之秀照金。

 

黑白君近年来多次到过铜川。印象很深刻的是,这里的老城区和新城区真的是新旧两重天。老城区陈旧、慵懒,没有活力。新城区尽管有高楼大厦、街道笔直,但很明显缺乏一种底蕴和活力。

 

曾和铜川籍前注明调查记者、现“老兵回家”活动发起人孙春龙聊天,他认为今天的铜川需要的是大手笔和大格局,也需要时间。

 

前两年,铜川似乎也想发展苹果产业。但后来他发现始终无法超越北邻的洛川。作为陕西最早引进苹果产业的果业大县,洛川苹果的金字招牌毕竟已经耕耘了几十年。

 

铜川与西安之间有着距离上的独特的优势,不仅一衣带水,近而且还是陕北文化和关中文化的缓冲区。单凭这个地理位置优势,铜川应该早就发展起来的,但铜川这些年的发展似乎一直乏善可陈。

 

当地许多朋友聊天,他们普遍认为铜川之所以尴尬,是因为缺乏一位“敢为人先”的带头人。缺乏一位能将铜川铭牌再次擦亮的城市经营者。

 

说到铜川的过去,朋友还谈到了这样一起往事。上世纪1972年代张铁民调任铜川市长。张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动员全社会力量修筑河堤,治理漆水河。但让张没有想到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中央和陕西省驻铜单位不配合,他们的理由是中央和省上驻铜单位不接受地方派遣。

 

面对这一局面,许多人都认为张铁民也无可奈何。但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张铁民派人拉了拒绝参加劳动单位的电闸、关了他们的水龙头。然后捎话给这些单位——让他们问中央要水要电去。

 

口仗官司一直打到北京,张铁民赢了。有关单位只好乖乖地去参加全面治水劳动。

 

张铁民后来又调任西安市长,并被广大市民称之为“铁市长”。但铜川任至今仍对张铁民的轶事说得津津有味,他们认为这是一名真心做事的领导官员。

 

铜川人怀念张铁民,其实从内心里是很希望能再来一任张铁民式的官员,主政铜川、改变铜川,能让铜川崛起。

 

5

陕西省人大副主任、现任铜川市委书记郭大为近年来一直在铜川力推“文化牌”。他曾在一篇标题为《文化自信增强转型发展自信》的文章中写道:文化自信是一种自觉,更是一种对美的信仰。把自觉变为行动,让信仰成为力量,才是真正的自信。

 

很显然,郭大为给铜川新转型的定位为文化牌和旅游牌。因为除上述谈到的孙思邈等文化旅游资源外,铜川还是柳公权、范宽等历史名流的故里,是世界青色陶瓷的发源地……

 

铜川街景

 

距离西安交通相对便利,人文资源并不匮乏。已经摆脱黑色污染的铜川发展文化旅游业再适合不过。

 

2018年,铜川再次迎来重大机遇:关中城市群规划中,铜川已经被拉入框架,并显然成为了大西安的重要组团之一。铜川下一步该如何发展?就显得尤为迫切。

 

和发展传统工业不同,文化旅游业需要大创意和大手笔。铜川若要想在这方面杀出一条血路来,必须有一位想干事、愿意干事、能干事的人主政。更重要的是,这位主政者必须对文化旅游有着独特的视角和思维。

 

李智远从韩城转场铜川,很显然,陕西省委在谁来带领铜川发展的人选问题上是动了脑筋、费了力气的。

 

至少目前的陕西,如果单说做文旅,用文旅来带动一个地方的发展,除段先念和李智远外,还真的找不出来第三位心里有大格局的官员。

 

陕西官员,大多数普遍受传统文化熏陶太多,思想大都禁锢的很。长期按部就班习惯了,走路都唯恐踩着了蚂蚁尾巴。这一点不得不承认。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李智远在这个群体中就显得尤为醒目。

 

所以黑白君认为,李智远北上铜川,于铜川转型而言是一次难得的绝好机遇。当然,对他个人而言也是一次绝佳的自我挑战——他必须带领铜川超越韩城,只有这样,他的本色方能得到彻底体现。

 

如今的厅级干部李智远绝对没有想到,2016年他带领韩城创佳绩、超越铜川的时候, 这位1969年出生于陕西扶风的中年男人绝对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去主政铜川。

 

能让凤县脱胎换骨,能让眉县凤凰涅槃,能让韩城成为经典,我们相信李智远也一定能让铜川走出困境、再续辉煌。

 

日照锦,遍地似金。让我们一起期待李智远和铜川的共同的转身。

 

另外,还有三个问题可能也需要时间来检验——

 

李智远任职铜川后,他还会继续把在前三地施政的模式带到铜川来吗?

 

铜川的领导干部们做好了“激情干事”的思想准备没?

 

李智远离任后,“韩城速度”会减速吗?

 

让我们拭目以待!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