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房地产业>>正文内容

旧城区与新发展的拔河 重庆来福士广场引发朝天门文化保护争议

重庆来福士广场位处长江和嘉陵江交汇的黄金地段,竣工后将是重庆的地标性建筑。(凯德集团提供)S

约200名市民组成的“重庆市文物保护志愿者服务队”,在写给市政府的公开信中,质疑当局对文化遗产保护不足,并指正如火如荼建造中的来福士广场,削弱了朝天门历史传统文化的权重及影响力。开发商发言人答复本报时说,将本着珍视土地的原则进行建设。

在重庆主城区著名地标朝天门,由新加坡凯德集团开发的来福士广场高耸入云,规划中“朝天扬帆”的气势已见雏形。近月来,正当发展商和当地媒体为新吊起的空中廊道欢庆造势的同时,一组关心重庆历史文化的市民,心头却是焦虑与不安。

“见证两江汇流、重庆开埠的朝天门,正被人们一点点遗忘。”由约200名市民组成的“重庆市文物保护志愿者服务队”,在1月25日写给中共重庆市委和市政府的一封公开信中,悲观地诉说众人的心情。

这封题为《关于保护重庆地标、精神之门——朝天门历史文化》的公开信,聚焦重庆市政府的朝天门发展规划,尤其质疑当局对文化遗产保护不足,而来福士广场作为该区标志性的新建筑,则被指削弱朝天门传统文化的权重和影响力。

这群重庆市民的牵挂,源于朝天门对重庆的特殊历史意义。

建于公元前314年的朝天门位处长江和嘉陵江交汇点,曾是重庆17座古城门之一,是古代官员迎接皇帝圣旨地方;重庆1891年辟为商埠时,朝天门始设海关;多年来,朝天门扮演水运枢纽角色,码头、轮渡、棒棒等人文景观深深刻印在重庆人的集体记忆中。

但随着重庆市政府近年来展开旧城改造,朝天门的面貌也快速蜕变。尤其2013年动工、位处两江交汇最显眼处的来福士广场,有如轮船扬帆起航的前卫设计,显著改变了朝天门的天际线,其体量之大,过去一两年尤为明显。

 
 

这些变化让一些重庆市民感到无所适从。重庆文物保护志愿者的公开信写道,来福士广场“雄踞”朝天门,形成一道屏障,数条公路如今无法直通原有的古朝天门,市民和游客更无法直接进入朝天门广场,必须先穿越来福士广场建筑。

信中写道:“这已严重破坏朝天门地区的原有地理、旅游和文化生态,大大削弱了朝天门历史传统文化在该区域的权重和文化影响力。”

公开信执笔人之一、重庆文物保护志愿者服务队秘书长吴元兵(52岁,自雇人士)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进一步感叹:“朝天门是重庆人的阳台,我要去这个阳台,得从别人家房子走过去,这种感觉,你会接受吗?”

在硬体建设之上,让吴元兵同样忧虑的是“朝天门的历史文化保护现状每况愈下”。

他指出,重庆市规划局去年10月发布的朝天门片区提升方案中,未提及古朝天门的规划改造,或说明对发掘和保护朝天门文化遗产的计划。

为此,重庆文物保护志愿者服务队在公开信中提出多达十项加强历史保护的建议,包括重建两江制式古城墙、设置具历史文化内涵的雕塑、限制沿江建筑高度等,以保护重庆的城市天际线。

来福士广场的工程毕竟不可能停下,吴元兵告诉记者,他如今希望的,仅是让朝天门“活起来”,毕竟这里承载重庆人太多的情意结。

重庆来福士广场正如火如荼建造中,其朝天扬帆的设计已见雏形,显著改变了渝中区的天际线。(凯德集团提供)

重庆政府:坚持保护与用并重

一封2000多字长的公开信,流露出重庆市民对“老重庆”的乡土情结,也凸显旧城改造与文物保护之间的拔河。

本报尝试就公开信内容征询重庆渝中区政府意见,但未获答复。但从重庆媒体近月来的公开报道看来,当局对保护朝天门历史文化的诉求并非没有回应。

重庆市渝中区区长商奎今年2月初接受重庆市委机关报《重庆日报》访问时便提到,渝中区是重庆“母城”,承载重庆的建城史和开埠史,政府将“坚持保护与用并重,以文立城、以文兴业、以文塑人,充分彰显母城文化风韵。”

对于保护古文物的诉求,官方姿态也有放软的时候。例如,早在2015年10月,朝天门一处工地被发现藏有珍贵的宋明古城墙,却疑似被施工人员破坏。市政府过后在网上公开信箱回应说,对事故高度重视,并将配合市级有关部门单位,编制古城墙遗址保护方案。

相对于官方,凯德身为开发商,在朝天门历史遗产保护所能扮演的角色相对有限。重庆来福士广场总经理黄瑞程答复本报询问时说:“我们将全力配合区委区政府及各相关部门,大力支持朝天门片区的各项工作,以前瞻眼光为朝天门片区的焕新腾飞助力。”

黄瑞程并强调:“我们深刻了解朝天门于重庆的意义,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珍视土地的原则进行建设。”

至于公开信提到的另一担忧——朝天门对市民的开放性将减低,从市政府至今宣布的交通规划看来,待来福士广场工程明年完成后,人流量实际上料将有所增加。

这是因为,按工程规划,改造后的朝天门广场将集合陆水公交通,包括轻轨一号线朝天门站、拟重建的朝天门缆车、从朝天门开往另一旅游景点磁器口的观光渡轮等,以带动朝天门一带的人流。

对许多目前在朝天门做小卖生意的商家而言,近年来环境虽然尘土飞扬,多少带来不便,但他们对朝天门的改造仍相当乐观。

在朝天门广场经营面摊的赵先生告诉记者:“有人说,来福士广场建起来后会挡住江景、挡住风水,但也有人觉得,是增添了一道新美景,怎么说呢?各有各的看法。对我来说,这座楼建起来后,如果对重庆观光业是好事,对我的生意就是好事。”

设计被质疑抄袭滨海湾金沙

实际上,有关重庆来福士项目的发展,从2012年设计方案公布初期已出现争议。当时,已有重庆市民给予反馈,质疑知名建筑大师萨夫迪的设计抄袭新加坡滨海湾金沙。

但官方与资方的立场则是,该设计融合了重庆特色,包括城市街道直接连接屋顶花园的“重庆式”建筑风格、与城市山水一脉相承的叠瀑设计等。

五年多过去了,这些矛盾争议始终没有完全化解。在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杨宇振看来,关键在于朝天门的特殊选址。

他受访时说,虽然朝天门所处的渝中半岛高层建筑多,但这不代表朝天门就应建造超大规模的建筑体,来福士广场如今体量过大,较难与朝天门的人文与地理环境契合。

他解释说:“朝天门在相当部分市民的观念中、记忆中是一处开放公共空间,不是一组建筑群。两江交汇处的朝天门是公物,是一处重要城市集体记忆。集体记忆处的侵占、公物的侵占,大概是(民间反弹)最重要的原因。”

他说:“每一位热爱自己城市的人,都希望所在城市的美好,也期待各种有创意、能力的人尊重城市的历史,创造性地实践。”

来福士广场预计明年完工,杨宇振说,目前能做的是汇集资方、政府、专业人士和群众,讨论如何处理目前的状况。

期望与市政府和凯德进行交流的吴元兵数度向记者说:“对朝天门,我们不能遗忘,这是我们每个重庆人应该做的事。”

但他同时强调,自己不针对来福士,不是极端主义者,也能够接纳来福士。他说:“对于来重庆投资的外商,我们真的欢迎,只要你愿意和我们相互接纳……我们希望朝天门活起来,也希望来福士活起来。”

朝天门在相当部分市民的观念中、记忆中是一处开放公共空间,不是一组建筑群。两江交汇处的朝天门是公物,是一处重要城市集体记忆。集体记忆处的侵占、公物的侵占,大概是(民间反弹)最重要的原因……每一位热爱自己城市的人,都希望所在城市的美好,也期待各种有创意、能力的人尊重城市的历史,创造性地实践。——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杨宇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