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正文内容

高均善:辱骂、恐吓、战斗及教养

 

 

把这几个字堆在一起,稍有点文化的人,都会联想到一个人—鲁迅。

鲁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

《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辱骂恐吓绝不是战斗”就家喻户晓了。

此言经常被人引用,告诫那些出言不逊的人。

其实鲁迅说这句话,并非是因为某一场争论而引发的感慨,他是针对一期《文学月报》所编发的一首诗的评论。

一九三二年的《文学月报》第四期刊登了芸生先生的一首诗,这首诗令鲁迅非常失望。

因为这首诗既有模仿的痕迹,也有点粗俗。它超越了原诗的“笑骂”的风格,字里行间“有辱骂、有恐吓、还有无聊的攻击”,在鲁迅看来,“其实是大可不必的”。

在鲁迅的眼里,中国文坛,“常见的是诬陷、造谣、恐吓、辱骂……”。

这一份遗产,文化人不要继承。但是鲁迅也不主张要对敌人陪笑脸、三鞠躬,他主张“战斗的作者应该注重于“论争”,尤其是那些愤怒的诗人,因愤怒而笑骂也无不可,“但必须止于嘲笑、止于热骂,而且要嬉笑怒骂 、皆成文章。使观者不感到污秽。

阅读鲁迅的文章,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心,不得释然。

鲁迅的“忠告”,是限定在文学作品中,也就是说,涉及到文化以及思想方面的对立,解决的办法要靠“争论”,也就是讲理,用几个脏字骂人吓人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至于对方是谁,鲁迅并没有明指,只是笼统地概括为“敌人”。

敌人在鲁迅的时代,不知道如何界定。但对于一个文人,他的敌人绝不是军阀,也不会是独裁者。这两类人既不吃骂,也不吃恐吓。

阅读鲁迅的杂文,他修理的对象,多为当时的右翼分子,其实说穿了,也只是文化人之间的分歧和矛盾。

既然是文化人之间的“战斗”,就应该用“争论”的办法,而不是辱骂和恐吓,辱骂和恐吓,只能刺激对方的精神,并不能使对方心服口服。

说到这儿,我们回到今天,回到现实。

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文化的人已经非鲁迅时代所能比肩。但今天的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空前绝后的恶化了。敌我之间没有界限,一语不合就是对手。

至于彼此之间的战斗,更是五花八门。既有用笔羞煞对方的;也有用嘴诅咒还击的。文人之间更是剑拔弩张,水火不容。战斗中,文雅一些的,使用“争论”法,卑野一些的,就直接辱骂了。至于恐吓,则往往与死磕连在一起,“战斗”经常上升为肉搏。

如果在当今这样戾气满满的中国社会,还有人借用鲁迅的名言还击对方,以我看,就非常的幼稚可笑了。

如果你的“论敌”还有一个人的基本的教养,而且在争论中总是在和你讲理,你辱骂人家、恐吓人家,你就不是在“战斗”,你是在撒泼耍赖;如果你的“论敌”像一只疯狗一样,不用文字讲理,只用文字羞辱你、污蔑你,你若再用鲁迅的话禁锢自己,甚或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你就真的窝囊了。

所以,不管是何种分歧,不管是何种争执,也不管是何种形式的战斗,前提只有一个:你的对立面是什么人!他是君子,当然要以君子的风度;他是疯狗,你就必须成为一只狼。

其实鲁迅也并非不用辱骂或者恐吓,“癞皮狗”不就是辱骂么?

今天的人,包括一些非常著名的一些人,不是也经常把“锤子”“人渣”“瓜逼”“脑残”挂在嘴边么?这不是辱骂又是什么呢?

如今的辱骂和恐吓不但是战斗,而且是基本的战斗形态。需要强调的是,辱骂须有辱骂的根据,就像李敖所言:我骂谁是王八蛋,一定会用事实证明他是王八蛋。光骂人不指证,无异于泼妇骂街。

至于“争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已经没有可能。毕竟在鲁迅的时代,还有一个《文学评论》可以自由撰稿。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