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新闻评论>>正文内容

恩师蒙难,76位院士竟无一人仗义执言?

感谢柴静,把一位真正能称为伟人、大师的人请进公众视野,让我们这些苟活,但良知未灭的人自惭形秽之余,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大写的人。

可是,让我们百思不解的是,这位培养、造就了76位院士、奠定中国科技基石的大师蒙受不白之冤、一次次被投狱折磨、饥寒交迫、疾病缠身的几十年里,他的这些门生弟子,特别是这76位院士都在干什么,为什么装聋作哑、集体失语、噤若寒蝉,竟然无一人站出来为恩师仗义执言?

孔夫子为人称道的一句话是“弟子三千,贤人七十”,谓其广罗人才、且多育精英。叶企孙弟子岂止三千!“贤人”又何止七十!且不说李政道、杨振宁皆出其门下,仅仅为新中国造就了76位院士的丰功伟绩、也是古今中外之绝响!

院士是学术界给予科学家的最高荣誉称号,是社会之精英,自然也堪称“贤人”了。贤人者,即有德有才之人,其言其行都堪为天下准则,缘何叶企孙被莫须有的罪名投狱、流落街头、形若老丐、饥寒交迫的几十年里,这些曾经沐浴师恩,如今春风得意的院士们为什么竟然没有一个为恩师辨白、为恩师讲半句公道话,一任老师蒙冤受辱遭摧残?

院士虽然不是“官”,但因其崇高的学术光环和社会地位,说话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即使在大动荡的年代里,他们也受到特殊保护。尤其那段中国特别需要原子弹的岁月里,二十多位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队列里,有一多半人是他门下弟子,其中一些人还不时得到最高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关怀。屡沐圣恩的人至少有机会有能力为自己的老师说一句公道话,请求上面客观公正的对待一位与国有大贡献、与己有再造之恩的人。可是他们集体失声、牢牢抱紧自己的恩宠,唯恐一言不慎误了自己的锦绣前程。这与叶企孙偶遇钱三强,深怕连累了弟子赶忙催促钱三强“你赶快离开我、尽快躲开我,以后你见到我再也不要理我了”的老师对学生那种无私的关爱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反差和讽刺!我不知道这七十六个院士有什么脸再称自己是叶企生的门下。

人们可以理解在那人人自危的年代个个趋利避害的现实,却不能理解一个修为到了院士的人怎么像红卫兵一样丧失了起码的人性与良知。为了媚君,可以违背科学常识撰文论证亩产万斤的科学性、完全可能性,也乐意把卫星上天、核弹爆炸归功于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却闭口不谈一直在被迫害、受摧残的恩师,倒是在老师平反多年之后,才一个个站出来缅怀先师的恩泽,赞誉恩师的伟大。前后对比,所谓院士者,也无异于势利小人,在科研上或许有那么一点成就,在做人上也就是一个“呸!

按柴静说,一直到八十年代,叶企孙已经平反之后,清华想为叶企孙塑像时,仍有人说,“你们要为这个人塑像,我就尿他!”

有网友说,这个喜欢用生殖器发言的家伙,也是叶的门下。真伪不得而知,果如所言也不奇怪,世上有一种东西叫“狗杂种”,,狗杂种者,见到高墙大树就有翘腿撒尿的冲动。本帖不屑讨论狗类,只是纠结高智商、高修为的院士何以堕落如斯。

唯一让我们理解的地方,是彭大元帅庐山遭人集体构陷之后,他那一句让人不寒而栗的话,“这是中央委员会,这是我们党最高领导层的会,怎么竟没有一个人敢于出来讲半句公道话呢?”淫威之下,即使最高领导层里的衮衮诸公都会昧了良心,可见保住身家性命、爵位荣禄远比是非原则、理想信仰重要得多,所谓“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纯属吹牛逼,庐山这些吹过牛逼的人尚且如此,何况这些斯文扫地的院士?

76位院士或多有作古,臧否古人是为不敬,错怪之处恭请海涵,之所以嘚啵,实在是为大师不平而已。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