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 晖

 

我因孙子小升初遇阻,到长安校区政务楼三层找游校长,门外箭头显示在“楼上开会”。我怅然无措,漫无目的地向楼道西边走去,突然看到一个办公室门上写着“党委第一书记”的字样,不由一阵惊喜,这不是甘晖书记的办公室吗?甘书记是教育部从兰州大学调来师大接替江秀乐书记一职的,已经好几年了,我没有见过他,只听师大教师和学生们都说他爱人徐大夫中医看得好,第二天看病先一天就要排队。我的忘年交高立民曾给我说甘书记朴实善良,平易近人,是他大学时的班主任。我在“西安晚报”上看到过甘晖书记到师大担任书记的消息,看到过他编《我们的一九七七》一书的情况介绍,而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他说的一句话:“教育是慈善事业。”在教育产业化虽遭上层否定但下面流毒尚未肃清之际,这句话犹如一声霹雳,重审了教育的公益性质,教育是以国家购买服务的形式出现的慈善事业。

“教育是慈善事业”是一句平常而又不平常的话。说它平常,因为大家都听说过“慈善”二字。说它不平常,因为它在义务教育不义务的背景下,由一位为基础教育义务教育服务的师范大学党委一把手说出来,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一般人这么多年都把义务教育乱招生乱收费,“你交钱,我教你”视为“公正”、“正常”,好像依法办学依法招生依法收费反倒不“公正”、不“正常”了,“慈善”二字早已和“义务教育”不沾边了,义务教育和做买卖一样,应该优质优生,优质优价;所谓的优质学校好像不是国家的,而是单位自己的,不愿意承担义务教育的责任。这时候有人说:“教育是慈善事业”,振聋发馈。既然是慈善事业,就不能用乱收费把经济困难的孩子拒之门外,就不能用各种考试、素质评价之类把暂时在德智体美方面尚有欠缺更需要教育的孩子拒之门外。真正的优质学校是能把劣质铁矿石炼成优质钢,而不是抛弃铁矿石,只把好钢材拿来蘸点火刻上“优质钢”字样,到处标榜。孩子各方面素质都达标了,还要教育干什么?还要素质教育干什么?作为慈善事业的教育是为全体中小学生的教育,尤其是为所谓差生的教育,而不是只为部分优秀学生的教育。基础教育不仅需要锦上添花,更需要雪中送碳,中小学不能按大学的样子办。孔子是提倡因材施教的,但他就没有搞什么重点班和普通班,优质校和普通校,分别去施教。我们今天对优质教育、因材施教等的理解和教育本义相去甚远,和“慈善”二字更是背道而驰。因办学而发了大财的民办学校负责人说教育是慈善事业那是作秀,公办学校负责人说这话,却是在唤起人们的良知和法律意识,警示人们从邪路回归正路。英明的领导人能在人们需要警觉,需要导引,需要沿着中央指出的教育改革方向前进时,能说出人们需要听到的话,让那些把中小学教育视做赚钱买卖,忘记了自己是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崇高身份的人,从“热昏”的头脑中清醒过来。这就是高明的领导者不同于一般人的地方,也是人们需要高水平领导者的原因。

我敲了两下门,得到允许,推门而入,我自报家门后甘书记非常热情地要我坐下,和我一见如故地攀谈起来。甘晖书记待人有习近平之风。他一脸诚恳地说:“王老师,你有什么事要我办,尽管说。”我把孙子上学遇阻的经过说了一遍,把两份材料交给他,他说要了解一下情况,再和我联系。

又一个星期四上午,我给甘书记打电话,他说:“我已经批给他们了。”

副主任后来告诉我:你的事多亏了甘书记和游校长。他深知内情,所言不差。

2016年7月8日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