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 旭 群

 

华西师大附小,把义务教育法规定应该免试就近入学的适龄儿童分为子女辈和孙子辈,子女辈是真正的义务教育,不收费;孙子辈要交费,开始几年交费不多,但年年上涨,到2010年我孙子入学时已涨到一万二千元。不属师大范围的孩子交费更多,这年已涨到六万,师大家属孙子辈还算照顾的,学校规定一个爷只能照顾一个孙子,公开透明,张榜公布,群众监督。我当时住在离师大附小只有10米左右宽的马路南边的10号楼一单元一号,孩子2003年10月23日出生时因父母无房,户口就落在我的户口簿上,按照义务教育法应该在师大附小就近入学,学校却要收取一万二千元的“择校费”,不开票据。入学后,学校通知学生家长到学生免试就近入学的就读学校,开取同意到师大附小择校的证明。我拿着通知,哭笑不得,孩子本来就应在附小就读,你还要我到哪里开这样的证明?我没理。过了不久,学校又一次下发这样的通知,我又没理。最后接到通知说:同意孩子到附小交费择校入读。我给刘校长打电话,说这是弄笑话,学校这样“以身作则”给学生“言传身教”恐怕不好吧?刘校长说:“咱附小还不错,师大附中人家干脆只收子女,不认户口在师大的孙子辈。你想交钱上附中,还得找得力的人给校长说话。”从听了刘校长这番话那天起,我就开始发愁六年后孩子上中学的问题。

师大附小名为优质小学,绝大多数教师都是前多年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年轻人,他们对学生也是搞的一切为了考上重点中学(省市废除了重点中学后又改称所谓“优质中学”“示范中学”“标准化中学”,收取和普通中学不一样的高额学费)那一套,从入学那天起就布置大量作业让孩子作,许多不明教育教学规律的人误以为这就是高质量的教育。其实我们现在认为的这一套所谓优质教育是居里夫人在其自传中早就批评过的那些东西,“过多的时间用在了读写和练习上,家庭作业也不少,压得学生喘不过气来。”“中学课程太多,上课时间太长,并不利于青少年的成长发育。”居里夫人的大女儿约里奥·居里,国内的屠呦呦、吴文俊、莫言等世界顶尖人才都不是所谓优质学校的高材生,但不少国人却着迷优质学校不知醒悟。前几年,有人试办过当年居里夫人搞的那种改革式私塾,效果很好,教育部却不允许存在。

这个世界上越是你怕的事情越来得快。转眼间我孙子五年级结束,2016年就要上初中。雁塔区入学划片,师大附中接受免试就近入学的学生范围是“华西师大雁塔校区所属各单位家属院”,我孙子在此范围,依法依规,应在师大附中接受义务教育。可是因为是孙子辈,且慢入学。子女辈无条件进附中。孙子辈要在附中上学,有三个途径:一是附中到附小私下进行拔尖考试,上了分线的;二是在与附中有关系的奥数班拔尖考试中上了分数线的;三是在五月底全市统一组织的名为综合素质评价实为升学考试的小升初统考中上了分数线的。三种途径没上分数线的就只有自己找学校上了。也有个别人通过熟人关系交高额择校费上了附中的。

我曾经向几家有关部门询问:子弟中学只收子女,不收户口一直同在一个社区的孙子怎么办?他们竟然不约而同地回答:人家管了子女就不错了,你还叫人家管你孙子?我问他们:“是不是上边有新精神,只准生儿子,不准生孙子?”没人回答我。我只好于2015年11月2日给中央派驻教育部巡视组写信寻求帮助。信中认为这种作法有孙辈歧视之嫌。也不符合义务教育法。据说此信转到了师大。恰在这时,其他十多位孙子户口在师大的爷爷们也联名写信,找学校领导,要求解决孙子上附中的问题,但没有结果。有人到雁塔教育局咨询,教育局基教科一位专管学生入学划片的男办事人员说,为了让师大家属区适龄儿童都能上自己的子弟学校,他们给了附中300个义务教育名额,师大附中属师大管,要找师大领导解决。如果师大领导解决不了,他们可以出面协调。

习近平主政后,纪委威望提高,说话顶用,人们称各级纪委是“开封府”,纪检干部是活包公。我于是给学校纪委办公室小邱打电话,说了四点意思:一是师大附中把适龄孙子辈从适龄儿童中剥离出来,打入令册,限制入学,法律依据是什么?国家依法治国,机关依法行政,学校也应依法治校,不能超越法律任性作为。二是附中承担的是基础教育和义务教育,无权对适龄儿童挑肥拣瘦,它的三种招生途径都是上级主管部门三令五审禁止的。三是师大附中是子弟学校,领导配备、经费划拨,都经师大,附中招生中违规违法违纪的作法,师大领导负有监管责任。四是师大附中的领导和老师大部分都是师大这些当爷的学生,这些学生怎么一出校门,自己当了老师或领导,就无情无义,宁愿违法违规违纪,也要和这些自己当年的老师过不去?你们无情无义,能教出有情有义的好学生吗?末了,我请求小邱能尽快给我回复。

过了几天,两办副主任打电话给我,说我反映的问题校领导很重视,等协调有了结果再给我说明。又过了几天,副主任拿了十多份孙辈摸底表来到我所住的8楼楼下,要我转交大家填写。副主任反复向我强调说:你们这事游旭群校长出了大力,开始协调未成,后来协调好了,学校领导为了给这十多位老教工解决困难,消除后顾之忧,同意这十多名孙子免试进入附中接受义务教育,还说学校和这些孙子没关系,和孙子父母也没关系,主要是照顾老同志。副主任再三强调游旭群校长做了许多工作,出了大力。我原来以为游旭群副校长是我十七八年前在田家炳楼一楼教室主持研究生答辩时碰到的一位心理学老师,前不久一打听,别人告诉我那不是游旭群老师。真正的游旭群老师其实我也没见过,即使见过也不认识。现在游旭群老师已经连续第二届担任副校长,没想到他对我反映的孙子小升初一事如此重视,正如习近平书记说的“群众的事无小事”,我不由得对游旭群副校长顿生感激之情。我几次请副主任代我向游校长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们十多个爷们填了表,到大学部户籍室、人事处审查盖章,还要附中招办审查盖章后,返回校办审查盖章才算完事。师大领导研究此事时,附中领导也参加了,决定给孙子的爷们解决后顾之忧,让大家填表就表明此事已定。可是附中招办收到表后,只于三月份公布了接收入学的49个子弟名单,10多个孙子却一直没有消息,还传说师大附中生源已满,再容纳不下这十多个孙子,要这十多个孙子去民办师大附中就读,实际上以自费择校生对待。几个爷们去询问,附中大门比中南海的门还管的严,根本不让进。爷们代表王天云询问纪委书记马博虎会不会变卦,马博虎书记说:这是学校领导集体研究决定的事,不会变。大家听了王天云的传达,心中虽觉踏实了一点,但因为马书记毕竟不是专管此事的,具体办事人员究竟和附中那边如何打交道,会否节外生枝?大家心中没底。

我贸然给游校长打电话,请求游校长给予关照,游校长没有推托敷衍,和我推心置腹地谈了许多实际情况和可能出现的问题,态度非常诚恳,我对他的话很理解,也很信任。附中领导每逢招生季,东躲西藏,早有所闻,据说游校长为孙辈上学的事连打两次电话人家都不接。我想,其他人电话不接可以,师大主管副校长的电话都不接,也太“牛”了吧。有人告诉我,附中校长和师大前任书记配合默契,师大前任书记连任20年,附中校长也是连任20多年,两人都创下了连任记录。师大前任书记虽然已经卸任多年,但附中校长还在任上,“牛劲”未减。在此情况下,人家不接游校长电话,游校长也没法。但游校长并没有对此事搁置不理,他要我有情况有问题随时给他打电话。和我通话后,他便找具体办理此事的副主任,询问详情,商量办法。

到了四月下旬,副主任给爷们代表王天云尚志远说:附中已把表返回来了,你们这些人的孙子上学没什么问题了,现在要研究以后的孙子辈上学怎么办。他还说,现在政策宽松了,师大附中一年招那么多学生,不在乎十几个孙子。听了他的话,爷们都放心了。

可是附中招办通知录取十多个孙子辈后四五天,我孙子的母亲到附中招办打问情况,附中招办说我孙子不够条件,并说他们四五天前已通知师大副主任。我问副主任是怎么回事,他说他正考虑这三四个不够条件的娃怎么办,所以没通知,我问我孙子不符合什么条件,他说上边刚下来文件,要求父母户口都要在师大的孙子才能上附中。我说孙子上学的事师大领导早就定了,雁塔教育局的规定才出台,它只能管以后的事和此前议而未决的事,怎么能管此前已经决定的事,政策总有个时间点,没有时间点还不乱套了?但副主任和附中招办一个腔调,他的立场变化也太快了,让人产生怀疑。我询问雁塔教育局基教科有无要求父母户口都在师大的孙辈才能上师大附中的文件,接电话的女工作人员说没有这个文件,我让她又找了一遍,她还说没有。我从师大附小南门外张贴的一张孙子辈报名通知,看到有“雁教[2016]73号”文件,其中规定“祖孙三代同居一室”的适龄儿童才能入学,我对副主任说我孙子与其母同爷奶户口在一起就是“祖孙三代同居一室”,副主任问他爸户口,我说他爸是单位集体户口,副主任说不行。附中招办要了户口本,查对孩子母亲户口和儿子集体户口复印件后也未置可否。他们像演双簧。其间副主任要孙子上民办师大附中,我没答应;又说交钱上附中,我也没答应,事情就一直这样扯皮拖延。

党和人民设立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是为了让你们保障教育方面的法律能够落实,保障公民受教育权利不受侵犯,而不是要你们用一些不尽情理的理由剥夺宪法和教育法赋予适龄儿童的受教育权,这样的部门把党和人民赋予的保障公民应有的权利变成随意剥夺公民的权利,这还算合格的政府部门吗?义务教育法规定的“适龄儿童免试就近入学”是非常人性化的,雁教 [2016]73号则是不人道的。即使是所谓“优质中学”也不应该用这样的规定剥夺人权。优质中学也是搞基础教育和义务教育的,你的优质应该体现在把学生中的差变良、良变优、优更优,这才叫因材施教,全面提升。而不是体现在挑三拣四的招生和高额收费。一句话,体现在培养出来的学生优质,而不是体现在招进的学生是优质,况且你拒收的孙子并非不优质。有些所谓优质学校把学校看作私产,雁塔教育局迁就迎合他们而出台这样的规定,是自毁形象。

习近平的教育改革思路清晰而具体,贯彻起来却如此之难,除了需要下狠心斩断种种利益链,急需提高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看齐意识和以法行政以法治校的自觉性。

三四个孙子在师大附中招办遇阻,师大领导、副主任此前多次说明我们这十几个人的孙辈上学不存在什么问题的话,也不再提起了,师大党政领导半年前研究决定的事也一风吹了,录谁不录谁,听凭附中招办取舍。究竟是附中领导师大还是师大领导附中也弄不清了。一位附中人员对人说,我如果不给中央写信,不会有孙辈上附中这回事。我用义务教育法上告附中拒绝孙辈入学,人家现在就用雁塔教育局的文件卡我孙子。还说我给其他孙辈办了好事,自己孙子却被卡住了。他给我出主意:快去找游旭群校长解套。

星期四一早,我带上两份说明情况的材料,要去长安校区。中途在汽车上我想要不要给副主任打个招呼,上次事情出现反复,四个爷们代表直接找游校长,副主任事后很不高兴。我于是给副主任打电话说,要找领导送材料。他不让我找领导,要我把材料给他,还问我找哪个领导。我没有告诉他要找哪个领导,也没把材料交给他。种种迹象和重重疑点,让我多了些警惕。

我找游校长未遇,找了甘书记,说明了孙子小升初遇阻的经过情况。

又一个星期四上午,我从甘书记那里得知此事已作批示,赶紧给游校长打电话,先打手机,正在通话占线。又打坐机,运气不错,游校长接电话了。我刚一说为孙子上学的事来打扰他,游校长马上痛快地说:“情况我都知道了,你的问题给你解决”。还说:“我对他们说,不要再和王老师个人纠缠了,要站在学校的立场上给王老师解决问题,他确实有困难,他们答应了。”他又毫不含糊地说:“王老师,你的问题给你解决。教娃好好学习。”游校长不多的几句话让我动心,尤其最后一句话,平淡而富有深情,我给孙子一连说了两遍,教他不要辜负游校长的心意。

这时副主任要我写一份材料,说明给中央写信的情况。他还再三强调这不是领导的意思,是他个人的意思,为了给附中那边好做工作。我先写了不到两页,在抽屉放了一个星期。副主任来电话催要,我给他念了一遍,他让补充两点,一是当时形势尚不明朗,二是给师大领导造成了一些不好印象。我思考再三,为了孙子顺利上学,只好按他说的写了。他收到后感到满意。我倒担心他拿去作为我的把柄。我要特别说明的是,副主任多方协调,费尽口舌,任劳任怨,不计得失,我感谢他。

此事7月3日有了眉目,附中教务处通知孙子父亲去学校参加家长会,布置分班考试等工作。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中间出现了不少麻烦。我们这些当爷的一遇到麻烦就发急,你今天给游校长打电话,他明天找游校长办公室,也真让人有点烦,可是游校长从来没有过厌烦的表示,总是热情耐心地接待大家,听取意见,了解情况,思谋对策,始终如一,不改初始,让人不能不信赖他,依靠他,这就是习近平主席说的“教养、修养、涵养”吧。要知道,作为副校长的他,还有许多重要事情要做,不是只做这一件事。

现在想起来,过去多半年的扯锯战,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说小,不过十几个娃的上学问题。说大,也可以说是维护孙子辈适龄儿童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不被剥夺的问题。游校长尊重孙辈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维护法律的尊严,依法行政,依法治校,办人民满意教育,令人钦佩。我送他四句话:民心所急,君心所系。护法维权,流芳后世。

与师大及附中同属雁塔区范围的另一211大学规定,凡出生后户口一直在该校社区的孙辈同子弟辈一样享有免试就近入学的权利,进入该校附中学习。曾有人建议游校长师大也可以这样。游校长说,那需要校长下决心会同人事等部门研究决定,他现在所能办的就是为照顾老同志解决这十几个孙子的入学问题。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凭游校长一人之力,一下子还改变不了现在这种多年形成的大家都见怪不怪,反觉不怪为怪的局面。游校长是讲究策略和方法的,这是一个成熟领导者必备的素养,也是他能最终解决这一表面简单实则烦难问题的成功经验。

2016年7月8日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