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社会研究>>正文内容

专访皇甫平:突围利益藩篱 思想须再解放

 编者按: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前的1978年12月18日,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中国40年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推动了整个国家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从闭关锁国转向全方位开放、从人治走向法治、从贫穷落后转向小康五大转变,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等各方面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不仅让中国完成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历史性飞跃,也给全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香港文汇报推出“改革开放40年之─富强中国惠及世界”系列报道,重温历史、前瞻未来。

        周瑞金指,解放思想是改革开放的火车头,这是积40年改革开放实践的一条基本经验。图为一列高速综合检测列车在宝兰高铁上行驶。 资料图片

  香港文汇报讯 (记者张帅、凯雷)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改革陷入“向何处去”的迷惘,周瑞金以一组署名“皇甫平”的改革开放系列评论文章,在推动当代中国的第二次思想解放中发挥独特作用。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香港文汇报独家专访“皇甫平”。今年79岁的周瑞金谈及改革与思想解放的关系依然掷地有声:“解放思想是改革开放的火车头,这是积40年改革开放实践的一条基本经验!”周瑞金说,2018年中国再次踏上改革新的历史起点,面临包括对外开放等重点领域体制机制的全面深化改革,就需要再一次敢试、敢闯、敢“冒”、敢于自我革命,再次思想解放,发挥新闻舆论的先导作用,努力为新时代的解放思想、改革开放鼓与呼。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中央深改组第二次会议上指出,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强调推动“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实”,为下一步改革发展指明了方向,发出了深化改革新的动员令。周瑞金说,历史昭示,没有思想解放就没有改革开放。思想解放是改革的先声,从“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的大声疾呼,到习近平总书记“思想再解放”的要求,正是击中要害,没有思想上的勇于破冰,就难言从利益藩篱里突围。

  改革是须臾难离的法宝

  周瑞金引述邓小平的话强调,“生产力方面的革命是很重要的革命,从历史的发展来讲是最根本的革命。”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明确提出改革是第二次革命,要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过去只讲发展生产力,其实还有解放生产力问题。我们党带领中国人民进行改革开放,就是一场新的生产力方面的伟大革命。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以党的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社会革命将发挥“推进器”的作用。

周瑞金

  周瑞金说,应当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改革是第二次革命,明了改革开放40年后下一步改革的方向与路标,也就是说,对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社会体制、文化体制、生态文明体制的改革,就是第二次革命。正是基于此,改革开放是须臾离不开的法宝,也是求得振兴的唯一出路,他引用当年的“皇甫平”评论强调:何以解忧,唯有改革!

  27年前的改革十字路口,时任《解放日报》党委书记兼副总编辑的周瑞金,与当时上海市委政策研究室的施芝鸿和《解放日报》评论部的凌河一道,以“皇甫平”为笔名在《解放日报》头版相继发表了四篇呼唤改革的评论文章,针砭时弊,鼓吹改革开放,从而引发了一场思想交锋,也成为1992年春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先声。

  2006年1月,针对社会上出现的以反思改革名义否定市场化改革的大争论,署名皇甫平的评论文章《中国改革不可动摇》,鲜明地回击了当时的错误思潮,再次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谈到皇甫平在几次关键历史节点发声,周瑞金向香港文汇报记者表示:“作为在党的地方机关报和中央机关报工作了一辈子的老报人,我深深体会到:主流媒体的新闻舆论工作,要敢为天下先,引领全社会解放思想,为改革开放鼓与呼,在社会历史紧要关头发挥先导作用,成为时代的晴雨表、社会的风向标。这是执政党新闻工作者应尽的社会责任。”

  理论创新助力涉深水区

  周瑞金说,中共十八大组成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坚强领导新集体,决心以改革精神、改革思维和改革勇气,啃硬骨头,涉深水区,全面深化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各种思想争论纷纭中形成了新的理论创新,提出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的重大理论观点,以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在全党形成新的改革共识。十八届三中全会部署的全面深化改革,是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以协同推进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文明体制、国防军队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为主要内容的全面性、系统性、整体性改革,改革涉及的领域之多、范围之广前所未有。这是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就改革作出的最全面最系统的一次部署。

  他表示,正因为如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成为中国在新的历史起点的全面深化改革的行动纲领,坚定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改革信心,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更有力的措施和办法推进五位一体的改革。

  “行动是检验决心的唯一标准”

  古语云: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周瑞金表示,如果说改革之初的口号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麽今天,在改革的第四个十年这个新的历史起点上,要有一个类似的口号,那就是“行动是检验决心的唯一标准”。

  “中共十八大以来,我们看到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央领导班子,不是击鼓传花的班子,也不是安于现状的班子,而是一个励精图治、有所作为的坚强的领导班子。”周瑞金指出,改革的关键还是看行动。行动上勇于破除思想观念的障碍,方能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的集结号。周瑞金指出,《决定》提出了全面性、系统性、整体性的改革,涉及范围广、领域多,任务繁重,落实艰难。所以,习近平总书记也特别强调:“光有立场和态度还不行,必须有实实在在的举措。行动最有说服力。”

  突破限制提出举措

  周瑞金表示,从组织上保证《决定》的要求落到实处,中央成立了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负责改革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上下一心,党政各级领导也一定要有自我革新的勇气和胸怀,跳出条条框框限制,克服部门利益掣肘,以积极主动精神研究和提出改革举措。

  “《决定》中写了那麽多的愿景、决心、举措,都要靠实际行动来实现。有句耳熟能详的话叫“一步实际行动胜过一打纲领”。形成一个好的改革决定文件不容易,但真正切实行动起来进行落地更难,也更见功夫!”周瑞金称。

  贫富跨代亟待解决

      中国社会出现的贫富代际转移现象令人忧心。图为宁夏一间小学的学生在排队领取国家提供的营养餐。 资料图片

  近年来中国的贫富差距逐渐拉大,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坚尼系数达到0.467,而且已经连续两年上升。“官二代、富二代、贫二代、农二代,代代相传。公共舆论里,如今经常可以看到“X二代”的问题。”作为老报人,周瑞金65岁退休之后还一直在关注网络热点。“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少壮不努力,一生在内地”......从互联网上,他看到很多这样“接地气”的段子。在他看来,近年来社会“拼爹游戏”不断升级,正是中国社会的土壤已经开始板结、僵化的反应。而在此背景下,中国公众已经习惯性地把对富且贵的“代际遗传”不满情绪,释放到任何一件事件和事故中。对政府出台的任何一项决策、改革措施,翻看微博、论坛或网民留言板,总会有“我不相信”的反应。

  周瑞金指出,情绪化表达的背后,是中国当前面临的“贫富差距拉大”、“社会事业滞后”等事实。勇于解决这样一些最迫切、公众反应最激烈的“发展以后的问题”,需要贫富地区之间、城乡之间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需要扩大市场准入、减少权力寻租和国有资本的垄断,需要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录用的公正、开放,需要干部选拔制度的规则化、透明化。

  他同时强调,共同富裕的问题不仅是财产分配的问题,而是需要整个体制改革,使社会体现公平正义。在深化改革进程中,要利用这些问题倒逼改革,解决经济改革单兵突进,其他改革步履滞缓的“瘸腿”效应。

  【微观点】缘何此时采访皇甫平

  27年前的初春,由周瑞金牵头,“皇甫平”在上海《解放日报》连续发表系列署名评论文章,大胆提出发展市场经济,掀起了新一轮解放思想,为改革开放新阶段吹响了思想号角。“皇甫平”也因此成为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段佳话,思想解放的一个特定名词。

  事实上,回顾40年历程,改革开放的每一次进步,都离不开思想理念的先导力量。如果没有“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中国就不可能冲破“两个凡是”的思想桎梏,开启改革开放的历史序幕;如果没有跳出姓“社”姓“资”、姓“公”姓“私”的观念束缚,中国就无法为市场经济、多种所有制扫清意识形态上的藩篱;如果没有人权认知、物权观念、法治精神的提升,中国就不可能将保障人权、保护私有财产权写入宪法,不可能提出建设“法治国家”等改革目标。从一定程度上看,40年改革成就的取得,首先应拜思想解放之赐。如果没有思想的涅盘,就没有中国改革的脱胎换骨。

  当下,适值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重要节点。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一总目标,接下来的改革可谓任重道远。曾经挂帅数十年的“计划经济”模式及“左”的思想很难轻易退场,加之长达千载的“人治”观念、官本位文化死而不僵,思想变革中的时空张力和新旧碰撞始终存在。现实改革中之所以出现空转或迟缓现象,一些思想仍未摆脱旧有惯性,共识一时难以达成或巩固,无疑是重要原因之一。

  今年伊始,习近平在中央深改组会议上提出“思想再解放”,显然是有的放矢。中国若能掀起新一轮思想解放运动,甩掉理念旧包袱轻装前进,当是对改革开放40周年的最好纪念。这也是香港文汇报记者在此时选择采访“皇甫平”的初衷。香港文汇报记者杨帆

  【人物简介】周瑞金

  1939年10月,周瑞金生于浙江平阳县。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分配到《解放日报》,后主持《解放日报》工作,1993年调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1991年春节过后,时任《解放日报》党委书记兼副总编辑的周瑞金,以“皇甫平”的笔名主持撰写了《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扩大开放的意识要更强些》、《改革开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备的干部》四篇评论文章,一扫当时舆论上对改革开放欲言又止的沉闷气氛,构成了名振一时的“皇甫平系列评论”,被认为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后,推动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二次思想解放。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