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青苹果>>正文内容

记忆的珍珠——随笔几则

 

 

 

 

 

 

“大宝起床啦,小宝都起床啦!”我揉揉困乏的眼睛,不情愿地起了床。

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我突然停下了脚步——我看到父亲正费力地蹲在那里洗衣服,而满满的一盆衣服不是别人的,都是我的。我的眼眶一热,模糊的视野里,是父亲青丝中夹杂的白发。我轻轻地从父亲身边走过去,一句话也没说,那些感激父母的话我还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在家的时间总是短暂,总希望时间能停留,但父亲又要送我上学去了。一路上我都不敢看父亲的眼睛,生怕被他读出来些什么。到了学校门口,父亲转身离去,我的心里却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224团中学高一(2)班  刘子月

 

 

 

 

又到了令人激动的星期六,但由于工作原因,我的爸爸没法来校接我,我只好和几个同学在路边拦车(不收一分钱,纯粹出于好心让路人搭乘顺风车)。

因为刚从河南来到224团,我对拦车回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因为在内地时,从未拦过陌生人的车回家,而素不相识的人也不会随便让你搭乘他们的车。在这里,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我们在路边等着,时不时地向来往的车辆挥挥手,很快就有一辆小轿车停在了路边。那位司机叔叔热情地为我们打开车门,一边问我们到几连。除了我,其他同学的家都在一块,所以,尽管司机叔叔说可以把我送回家,但我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谢绝了。

下车后没多久,一位伯伯的三轮车就停在我的身边。他问我是不是在等车,我说是。问清我要去几连,他说正好顺路,热情地招呼我坐上去。一路上还不停地跟我聊天,说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容易。

进了连队,我跳下车,向伯伯道谢,他却说不用那么客气。我的心里感觉热乎乎的。

我开始喜欢上这个地方了,因为这个地方民风淳朴,人们都很善良,乐于助人。我想,我也应该转变一下过去那种对陌生人绝对不能信任的观念了。

                                                                  224团中学高一(2)班  王克路

 

 

     

 

 

走出校门,只看到母亲的身影,心里有些小失落——看来又不能住在楼房,要回连队了。

母亲是骑电动车来的,怕有危险,车座两旁本来各安置一个防护的东西。母亲嘱咐我坐好,车子便开动了。

在开往连队的路上,不时看到一片一片的沙丘,也能看到路边栽种的密密的沙枣树和不知名的花儿。风从耳边掠过,已经有了秋的凉意。

母亲不时和我聊着天,问我一些学校里的事情。我便跟母亲有说有笑地聊起来。渐渐地,忘了开始的失落和不悦。啊,这其乐融融的时刻,在我和母亲之间已经好久没有过了。我在家时,母亲不是忙地里的枣树就是忙家里的活计,难得有停下来和我聊天的闲暇。这样的时刻是多么幸福啊。

不知不觉地,我从背后抱住了妈妈的腰……

     224团中学高一(2)班  谷明慧

    

  

 

八点以后,天更亮了一些。哦,多么干净啊,谁会想到新疆这个常年被沙尘困扰的地区竟然会这么的干净呢。

昨天从学校回到家里写作业时,时不时就有一阵搀着沙尘的风从窗缝里挤进来。我连忙把窗户关上,心里想着今天道路上又该有很多沙子。但是,今天一起床,跑到街道上看了看,发现已经有好多阿姨在打扫了,出现在我眼前的竟是如此干净整洁的街道。

 我想,这里会越来越好的,因为有这么多热爱它的人,这么多为了它越来越好而不断努力的人们。

     224团中学高一(2)班  刘燕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