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长安文化>>正文内容

老西大街记

写了一篇回忆西安老北大街的文章,发在网上,一时引来数万网友围观,而且多是附近的住户、五六十年代生人,觉得心里一种感慨。这些朋友已到暮年,小时的一切印象变得弥足珍贵,人生如过眼云烟,却魂牵梦绕,挥之不去,成为一道彩虹,一个永驻的美梦,亦真亦幻。

为此,我就来说说西大街吧,以飨读者。今后如有可能,也想说说南大街、东大街,这四条西安城区的主要大街,我都是有过阅历和发生的故事。

西大街,我在自己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开篇写道:“这西大街,从古至今都是古城一条最繁华的商业街。唐朝时,这条大街离皇内宫很近,被称为第四横街。南边有承天门,又被称为承天大街,北面设有尚书省,管辖百官,再往西走,就是藩台衙门,掌管银库的藩库,也就是现代的中央银行。靠近西门,有骅骝马坊,饲养着良驹骏马。到了明朝,洪武年修建了城墙,形成了四方城,又修建了钟楼,以此为城中心,东、西、南、北共有四条大街。此地地处正西,不容置疑就是西大街了。这街道上种了许多的槐树,老长安的百姓习惯叫它槐街。槐树是西安的市树,至今到处可见,每到夏季,槐树开花,满城飘香。”

我的记忆,从西大街围着钟楼开始。小时候我想去城隍庙,去南院门,去南大街,都得经过钟楼。那时西大街口,面对钟楼,一排商业店铺,印象中有德发长饺子馆,也曾进去吃过饺子;大肉的馅儿,一包包油,觉得香极。

比邻是一家钟表修理店,当时好奇修表人戴一个放大镜,系在眼睛上,觉得是精密仪器。再过来是一家烟酒店,窄窄的一溜柜台,我爱进去观看,也许当时在收集烟盒,有名贵的纸烟,五花八门。现如今这地是金花商城,属高档时尚商品,还是爱去逛一逛,像是观西洋镜。

在正街上,出名的是一家泡馍馆,名字叫同盛祥。门楣上是金匾额,字体雄厚,表现这店的实力。我在七十年代,经常路过,如果是早晨,就上里面吃一碗泡馍,时间充足吃口汤,紧了就要一碗单子,它家的泡馍味道真不错的。我因为常去,注意到有几个老买主,和里面人非常熟络,都是自己带鸡蛋来,甚至带粉丝,豆腐干之类,有人说,这习惯是过去留下的传统,在这里一直延续至今。那些老买主一大早上这来不光是吃饭,还有一起谝闲传,提鸟笼子,遛鸟。这让我觉得稀罕,也觉得嘹。老西安的做派,人情交流的享受。

此地街上就是公交一路车的起点站。我一抹嘴,乘车去西郊工厂上班,坐在车上悠悠的,很是惬意。

过来是社会路口,一早上的早市非常繁荣,油条豆浆,豆腐脑,还有甑糕、粽子,荷叶包裹,热腾腾的,好吃太太。吃货们有坐有蹴着的,也有站立的,匆匆忙忙的样子,常常是买了就走人,骑在自行车上,单手撒把,边吃边骑,像耍杂技。到了晚上,这口上还有卖烧鸡的,一副折叠木架子,一盏电石灯,萤火般的光,影影倬倬。我那时看过一部叫《两颗铃》的戏剧,里面有一特务就是个卖烧鸡的,走过去总要多看两眼,猜想像不像。那人腰里绑一副黑腰带,黑棉袄,隔上一会,喊一句:五香烧鸡,声音苍苍的,一听就是老把式。他的烧鸡确实好,分成不同部位,一片一片的,整整齐齐摆在竹篮上,盖一块纱布,寒冬夜里吃一块,热卡就会升腾许多。旁边是卖油茶的,一个用棉布包裹的大铜壶,里面是芝麻杏仁的,滚烫滚烫的。文革兴起,小吃摊都被扫了,说是资本主义。偶然还有,也是偷偷摸摸的了。

此处有一社会路剧场,我在这看过一场秦腔,设备比较简陋,演员却表演精彩。社会三路口低处有一家大众食堂,通宵营业,都是家常面食。

走几步就是鼓楼。这鼓楼和钟楼齐名,西安的标志。晨钟暮鼓。鼓楼历史久远,明洪年间建的,楼上一块大匾“文武圣地”,相传是康熙的手书。我记得文革时,鼓楼上抄家物资堆积如山,有珠宝玉器,文物字画,珍贵实物,应有尽有,后来给失主发还,还请不少退休人员来帮忙。这些人员都很守纪律,少有顺手牵羊,踅摸的。那么的宝贝,怎能够清理清楚呢,也就是个大概吧。抄了人家几柜子书,到后来还了几本而已。好多的珍奇异宝当作“四旧”,当场就一把火烧了。可惜了了。鼓楼十字那边是竹笆市,一街是卖竹器的,日常用品不能少了它,比如竹凳,竹席,躺椅,刷锅的灶具。我早年有一个书架,就是竹子的,还有一个藤椅子,坐着很舒服。每年正月挑花灯也是这里最有名,一条街上都是花团锦簇的灯笼,吸引了赏灯的市民,熙熙攘攘。此处有一家樊记肉夹馍,历史悠久,如今还是红火。有一家红肉煮馍的馆子,生意一直挺好,又有小菜下酒,朋友聚会就来这里,春夏秋冬,几杯酒下肚,话语滔滔不绝,喝剩下的还可以寄存,写上顾客名字,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下次再来喝。太白,秦川,西安白,都可以寄存,这地儿本来就是平民百姓店,不会觉得寒碜,被歧视的。

街对面是阿房宫电影院,我在此处看了多少回电影,数也数不清。电影院民国就有的,西安城第一家。有一个小巷子通南院门,路上的一座古建筑,是藏书楼,民国的省立图书馆。

由鼓楼十字到广济街,从清朝民国,这地方就是卖纸张的,从书画宣纸,道林纸,麻纸,火纸的,火纸也叫纸媒,吸水烟必备。所以在涝巷里就有一个火庙,供奉火龙神,当然是保佑无火灾,平安无事。这里的火纸品种齐全,多是从四川过来的。火纸用来抽水烟做捻子的。也有各种麻纸,文宣用纸。我在那买过糊顶棚的麻纸,很贴苇子杆,因为省钱,最后用报纸,晚上躺床上也知天下新闻了。街对面正学街是做锦旗、牌匾、刻字一条街。文革时最红火。

这里过了十字路口,是市公安局,此地从清代就是狱司衙门安擦使署,民国也是警备局,以前的像个大院子,进进出出的人员,不是严肃就是满面愁容,带兜摩托车风驰电掣,总是紧紧张张,很威严。旁边有一条死巷,名字东巷,隐隐的。

可是如果追溯唐朝,此地是尚书院,如同今日的国务院。后来历代是迎祥观。我每次从此经过,从不敢张望,疾步而过。

街对过我却是常去的,那是省图书馆,一处纯净地方。记起是七十年代,图书馆重新对外开放,我当时在西郊工作,厂子筹建没多少事干,去了打个到,然后就可以开溜,被称为8923部队。这一天的时间就去泡省图。如今回忆起,真是青春伴我来读书,受益匪浅。那东隔壁有一家饭馆,中午随便吃一碗面条,出来喝一瓶冰峰,就了事了。西隔壁是一家百货公司,深深的,阴凉的,大白天还得开灯,卖布料色泽都不清楚。门口有几阶高台阶,可以坐坐。斜对面是西安三院,后来成了卫生局,从没进去过。

广济街有一家老童家牛羊肉铺子,却有一匾额写着“辇止坡”三个大金字,相传慈禧太后到过此地,闻香止辇,她闻到是腊羊肉的香味。从此腊羊肉名声大震。这个故事神神的,流传甚广。

过来是“灯塔”照相馆,一家老字号,照相师傅技艺超群,中学时我去照过一张标准像,上了小阁楼,怯生生地坐定,师傅一个劲喊:“笑一下,看镜头。”洗出来黑白清晰,我人不咋样,怪不得照相师傅。营业柜台坐一个中年妇女,多少年后成了我二哥的丈母娘。

大街最热闹的地方当属城隍庙。小时候觉得好玩,上了学买文具都来这里,记得上手工课用彩色电光纸,城隍庙的最好。这里是小商品城,七八十年代电子产品样样多,规格齐备。其实最吸引娃们的是后台,如今的庙后街。

再过来是桥梓口,我对此地附近都很熟悉,最知名当属“大麻子”。也是我们这一代的青春记忆,不亚于北京的包子铺。大麻子是卖鸡丝馄饨的饭馆子。年轻时,我在西郊工厂上班,离家二十里,每天骑自行车,风雨无阻,真是辛苦。工作也不清闲,先做过高炉工,后来干加热炉,先三班倒,大小夜班,披星戴月,从此也习惯了。下班洗澡换衣裳,骑在车子上,懒洋洋,慢悠悠,像是骑了驴。半途中,总要找一处饭店歇个脚,大麻子是首选。

大麻子地处回民坊口,黑牌匾上赫赫书写着“王大麻子馄饨”,却是一家汉民食堂,想必过去的开店老板自嘲而起的,招牌忒响亮。此店美其名曰,鸡丝馄饨。馄饨味浓郁,皮薄馅多,汤是鸡汤调制而成,每碗馄饨上来后,碗上面总放有一些鸡丝。还卖包子,一碗馄饨,一笼包子,吃得舒舒坦坦。这是我记忆里吃过的最有味的馄饨。后来又有了凉拌菜、散啤。顾客络绎不绝,生意极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