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前沿扫描>> 教育前沿>>正文内容

茅卫东:不要把危机处置当成教育常态——我对邹平县初二学生办公室拉扯踢打班主任一事的看法

昨天,邹平县初二学生办公室拉扯踢打班主任的视频被广为转发,引起热议。

当地教育部门和媒体反应及时,很快对事件作出了回应:

        大众网滨州6月16日讯(记者 杨加峰)6月16日,在邹平县的微信群里传播一条微视频,一名学生在办公室推搡拉扯一名老师,引起网民关注和愤慨。

  6月15日下午,邹平县长山镇初级中学初二学生朱某某因对该校教师关某(初二10班班主任)处理本班学生之间的矛盾一事不满,于下午课间操到办公室找关老师理论,期间有拉扯脚踢行为,老师并未还手,表现出极度克制。

  事件发生后,学校对其批评教育,并通知家长到校处理。16日上午,学校根据《长山镇初级中学学生违规违纪处理办法》决定:给予学生朱某某严厉批评,责令写出深刻检讨,停课反省,并全校通报,列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档案。

  15日下午,学生家长朱某找到关老师当面表示道歉,16日下午,亲笔书写道歉信,“孩子的行为伤害了老师,伤害了学校,真的对不起你们......也希望老师们继续关心他,教育他。”

  大众网记者了解到,家长道歉已经获得学校和老师的谅解,只要学生承认错误,坚决改正,下周一即可回校上课。对此,网友也呼吁,包容青春期孩子的不理智行为,允许孩子改正错误,给青春期的孩子多一份关爱。

请注意,滨州大众网这则信息中,只是说“家长道歉”并得到学校和老师的谅解,学生朱某某是不是道歉了,没有提。按照常理,我们可以理解朱某某没有道歉。

根据网友提供的消息,朱某某的态度不便在此公开,原因你懂的。不知周一他是不是会回学校,届时网上会不会有相关消息。

下面,说说我对此事的几点看法:

一、我非常欣赏班主任当时的“窝囊”样

 

班主任在学生情绪激烈的情况下,任其拉扯踢打,除了一开始时从椅子上站起来一下,之后没有任何反击之举,没有激化学生情绪。

很多人觉得这班主任太窝囊了,这样当老师太没有尊严了,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以为这是最明智的做法。

师生冲突导致恶性事件发生,这几年屡屡见诸报端网络。每次学生打骂老师的事件,都会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众多教师呼吁,要求得到“惩戒权”。但似乎很少有老师愿意去思考:这一起起恶性案例,真的都是不可避免、必然会发生吗?学生打骂甚至杀害教师肯定有错,要承担责任,有时候还必须承担刑事责任,但冲突中的教师因为是受害者,就没有责任吗?

我看到的是,除个别案件之外,许多师生冲突引发恶性事件,往往是教师有违师德规范在先,在引起学生激烈对抗后,又强行压制学生。也就是说,是教师制造矛盾在先,激化矛盾在后。流血事件发生,教师一下子成了受害者,舆论几乎一边倒,要求惩戒学生。

如果身为成年人的教师在那一刻都沉不住气,青春期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因为想到事后会受惩戒于是压住心头怒火?

许多人认为这个班主任太窝囊了,居然任由学生如此放肆。从视频中,大家都能看到这个初二男生是什么状况,在那种情况下,班主任与之讲理有用吗?不能讲道理,他还能怎么样?那些觉得关老师窝囊的人,难道你们非得让他跳起来与学生干,然后再酿成一起流血事件,供你们悲鸣哀嚎?

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

根据新闻中的信息,学校处理和家长反应都还是比较及时、妥当的。

因为没有更多信息来源,我不清楚这个学生后来是怎么离开办公室,班主任关老师有没有接受心理疏导,也不知道学校会不会制定出教师受到学生威胁时的应急预案,以防此类事情再度发生。毕竟,虽然在办公室,虽然很多同事在场,关老师那几分钟处境还是有相当危险。

 

二、教育者应该有必要的置身事外的能力

现在,一有师生冲突或校园欺凌事件,许多人就情绪激昂。

昨天,我转发了詹大年校长的《解决校园欺凌问题,不能只有“严打”思维》。这是我取的标题,詹校的原题正文中有,叫《校园欺凌问题的原因、误区、预防、化解。这篇文章引起了一些人的严重不满,一些留言和评论是这样的:

“讲谁都会讲,关键是没发生在你的身上!”

“一大堆p话,欺凌欺凌一下你子女或孙子辈试试看?!”

“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极端,没有严惩,单靠说教管用吗???”

这些话,放在师生冲突事件中,也完全合适,无非一是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二是呼吁教育不能没有惩戒。

我想说,第一,做(实践)教育和说(讨论)教育,本来就是紧密相关但确实不同的两件事。纸上谈兵者当然有,转着圈拉磨的同样不少啊。以为只有”在一线“才有资格言说教育,我只能表示“呵呵”了。

第二,我们不是在监控室里,更不是在操场、在教室、在办公室,一边眼看着一起严重校园欺凌事件或者学生残害教师事件的发生,一边冷静地探讨问题的来龙去脉、商议着今后我们如何教育学生。不是这样子啊,老师们!

我们最多是通过网络上的视频,很多时候还只是一些文字,然后来讨论这些个事情。这些事情,确实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也没有发生在我家人身上,可是,这些事情同样也没有发生在你们身上啊,你们如此激动干什么?

有人看了视频说:“当老师风险好大,看着都难受!”

我看着也难受,但这就得出“当老师风险好大”,又该是有多不理智啊。去查一查,这些年老师打学生的事情,是不是更容易得出“做学生简直是不要命”的结论呢?

说句确实不妥当的话:老师们,入戏不要太深了。

说不妥当,是因为这些事件都是真实的,不是戏。

之所以还要说,是因为其他人真的就只是旁观者的角色,所有的感同身受,并不是事件本身造成的,而是同理心在起作用。

同理心很重要,但缺少理智的同理心,也容易坏事。许多人认为班主任关老师太窝囊,这是他们的同理心在起作用。如果他们处在关老师那个境况,他们会怎么做?

无非两种情况:

一是如自己所说,不能这么窝囊,要为自己、也为同行争口气,要勇敢地教育这个男生,然后呢?打赢了,媒体说“教师不满学生提意见,在办公室狂殴初二男生”,教师会得什么好?打输了,媒体说“教师不满学生提意见,在办公室殴打学生,反被学生打得头破血流”,教师会得什么好?

学生正在气头上,甚至已经快失去理智,老师还非要正面管教、直接管教不可。说好听的,这些老师有强烈的责任心——可能说师道尊严意识更准确吧;说不好听的,这些老师专业素养严惩不足。

第二种情况,这些老师根本就不会有所作为,他们会像关老师一样,什么也不做。事后,他们如何平复自己的内心,我就不揣摩了。如果自己也不会做什么,看到关老师“什么也不做”,何必激动呢?

尚未唇亡,何须齿寒?

 

三、切勿把危机干预当成了教育常态

现在,一有师生冲突或校园欺凌事件,许多人就情绪激昂,一情绪激昂就嚷嚷着要“惩戒权”。

我想提醒这些老师:教育,不同于危机干预,更不是看到学生情绪上来了,还要迎上去抽一鞭子,或者干脆当头一棒。

现在,有多少老师和家长清楚,小孩子偷拿别人财物基本与道德品质无关,初中生叛逆是成长的突出特征,高中生恋爱那更是身心正常发展的自然结果。对孩子严惩缺乏了解和理解,却嚷嚷着要“惩戒权”,我一直以为,这与“某些人”不想解决有人提出的问题,却总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脑子里是同一种思路。

如果对学生有足够的了解和理解,对教育有深切的认识和把握,而不是只会听领导的话、向学生向分数,我以为,老师们是不会对“惩戒权”有如此渴望的。

前些年在职校,与学生第一次见面我都是直接表明我的态度:

  • 你们读职校或许各有原因,但肯定没有人是为了要跟老师我过不去所以来这里的。看你们的身材,大多数同学比我结实多了,揍我肯定没有问题。我原来是可以回省重点中学的,后来选择了到这里,我有我的考虑,但肯定不是想挨你们的揍才来的。

  • 我是什么样的老师,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我希望我们以后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如果哪一天,真有哪位同学非要逼我,我也是重脸的人。我肯定打不过他,他打了我或许学校还不会处分,但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当我的尊严被冒犯,我会以命相搏。

  • 我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吃亏不吃亏的,一命换一命,很公道啊!谁说当老师的命就比学生值钱了。要说起来,我好歹活得比你们久一些,经历的事情比你们多一点。要换命,吃亏的是你们哈。我当然不希望有那么一天,至少我肯定不会主动挑起事端,因为在我的概念里,有什么事情说不开,非要动手呢?

我就这样在第一节课上把话搁那里了。四年里,带过一个比较特殊的就业班,教过十几或者二十几个班的学生,每学期还至少有三次专业部值周,晚上查男生寝室。

职校四年,从来没挨过打——其实四百多同事中被学生打的也就个位数;也没被学生当面骂过——背后骂很正常了,许多人看了我的文章还留言问候我祖宗十八代。

我当然知道,确实有可能会发生一些突发的急性事件,会有老师莫名其妙无辜“中枪”,我把这些当作危机事件。

危机事件的处理,不同于常规。必要时,保安、警察都应该介入,该抓就要抓。有必要的话,警察开枪我都能接受。

但必须强调,身为教师,不能把危机事件当成教育的常态。一位优秀教师,可能也是外置危机的高手,但Ta更应该在紧急处置危机之后,理性、全面地思考危机发生的原因以及思考预防措施,这不是靠冲动、激情能够完成的,必须冷静、细致。

我之所以看好詹校那篇文章,就是这个原因。当然,不是每一处具体的表述我都同意。但那些是小问题。

有老师说,事件中这个学生碰上软钉子老师,有些不知所措。这次老师做得较合适,没有激化矛盾,但是对该生的恶劣行为的忍,无疑会助长歪风邪气

这一看法,就是没有把危机处置与常态教育区分开来。

在当时那个情况下,要求老师既不能激化矛盾,又不能允许学生冲动,简直就是要求一个人先伸左腿,同时又必须迈出右脚。

不用这么着急,忍一时,给自己一个机会,也是给学生一个机会。

教育,来日方长,不在冲动那一刻!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