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大家中学>> 同仁讲堂>> 考试加油站>> 家长手册>>正文内容

初中生家长:奥数让女儿对数学失去信心

1
尊敬的西安市教育局局长:
   我是小学语文老师,也是一名初中学生的家长,我的孩子在西安某高校附中读初二,对于孩子的教育我有很多话要说。
   先来说说我们经历的小升初。女儿小学阶段学习成绩不错,数学成绩一直都考90分以上,她学得很轻松也很快乐,但一切从奥数开始就都变了。女儿五年级时我们给她报了奥数班,刚进奥数班就会进行摸底考试,然后分班,女儿考得很差,几乎没有会做的题,这让一向自信的女儿失落不已。女儿好强,说要坚持,六年级第一学期,看孩子实在困难,我们又给她找了一对一的家教来辅导奥数。
   2014年12月至2015年3月,孩子一直在参加“点考”,有时候上着课就开始考试,也不说是哪个学校来招生,后来还去过两三个学校进行“校考”,一直到民办小升初测评考试前,我们都没有接到任何学校打来的预录取通知电话,而身边不少人已经接到电话,说是只要不失误,肯定就会被录取。奥数班的老师说是我们学奥数有点晚,否则肯定能考上一类学校,不过如果报考二类学校还有希望,这对孩子又是一次打击。
   民办小升初测评考试前,我们将往年二类学校的测试题都拿来做了一遍,成绩都在85分以上,为了更有把握,我们将错题反复修改,同时给孩子进行了系统的语文复习。就这样我们报考了这所二类学校,直到考试前孩子还是很紧张。
   好在结果不错,孩子考上了,我们全家都松了口气。
   如今孩子已上初二了,我很庆幸这所学校不错。但让我们觉得困难的还是数学,不知道是不是学习奥数的原因,女儿对数学的兴趣不大,每次放学回来先做语文和英语作业,最后才做数学,而且数学成绩一直不太好。
   回想小升初的过程,我们觉得学习奥数这个过程,对孩子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对学习不仅没有促进作用,反而起了反作用,对性格也产生了很大影响。
   现今的教育环境是,名校将好学生集中起来,学校间的差距太大。这种并不合理的教育体制让家长和学生都处于疲于奔波的状态,盲目跟风学习奥数。其实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孩子静下心来学习和发展,什么年龄学习什么知识,孩子们就近入学,每个孩子都在平等、公平的氛围中学习,每个孩子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发展,孩子们劳逸结合,在快乐中学习成长。因为真正的教育是品德、行为习惯的教育,不能只以成绩来衡量一个学生的好坏。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希望所有孩子都能有平等的机会接受教育,而不是在初中阶段就将孩子们划分成三六九等。我希望教育能够回归本质,不再是某些利益集团获取名利的工具。 华商报记者赵瑞利

  高中生家长:
  为啥公办学校开设民办学校
  尊敬的西安市教育局局长:
   我是一名有两个女儿的母亲,大女儿16岁读高一,小女儿7岁读小学一年级。我和丈夫都是农村出身,大学毕业后,在这座城市工作生活。
   和其他家长一样,我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接受好的教育,所以从小学就选择择校。十年前我花了一万元,托人把大女儿送进莲湖区一所知名重点小学。学校师资不错,课外活动也多,我觉得孩子就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既有优异的成绩也能培养良好的情操。为了让孩子全面发展,我又给女儿报了舞蹈、电子琴和书法兴趣班,几年的舞蹈学习培养了孩子良好的仪态和气质。
   女儿上到小学三年级时,身边其他家长都开始给孩子报奥数、奥语班,我们也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但孩子喊累不想学,为了不给孩子太大的负担,加之对孩子的学习成绩还算有把握。我们妥协了。小学毕业大女儿直接参加了西安民办学校小升初测评,报考的是一重点中学,结果落榜了,差了20多分。
   落榜后我很后悔,和其他家长聊,我才发现当年那些学了奥数的孩子,不少都参加了奥数班或者学校的提前招考,许多都考上了重点初中。落榜意味着我们要去上学区公办初中,这所学校离家不远,但我每次去附近公园遛弯,总能看到穿着这所学校校服的男女同学在公园里亲密。不想让我的女儿进入这样的中学学习,我再次找人托关系,希望能将女儿送进一所知名中学,对方给出的价格是20万元。这个数字我承受不起,只好退而求其次,让女儿进入了城北一所稍微好点的公办初中。
   小学的教训告诉我,单靠课堂上的学习是不够的,女儿班上超过一半的学生都在外补课,所以我们也报了。去年中考,女儿考上了一所省重点高中。
   我对女儿的期望是考上一本大学,但说实话,我对此把握并不大。女儿所在的学校,相对那些拔尖学校,学习氛围一般。前两天,我一向乖巧的女儿居然考试作弊,老师说要停课一周,我挺难过,不仅仅是因为女儿作弊,更是因为所谓的“素质教育”实现起来怎么这么难。我去过西安几所顶尖名校高中,他们有很多课外活动,学习氛围也十分浓厚,所以我更加后悔当年没有让女儿学习奥数。
   大女儿的教育让我认识到,西安的优质教育资源稀缺而集中,家长们挤破头想把孩子送进名校,要么掏高昂的赞助费,要么就让孩子超前学习参加培训班,面对教育这个关系孩子一辈子的大事,谁都不敢松懈。
   说点题外话,为了安心培养两个女儿,我放弃工作成为一名全职妈妈。
   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西安的很多名校都是民办学校,学费数千元不说,还得找关系掏高昂的赞助费。有不少公办学校开办民办学校,变相利用公办学校的师资办学挣钱,这种产业化让优质师资都流向这些名校,老百姓上学越来越贵,其他的公办学校招不到学生师资越来越差。
   我有一个想法,其实学校最重要的就是师资,如果能够让所有老师都实行轮岗制,打破名校的壁垒,教育资源是不是就可以更加均衡?
   我听说明年民办学校“小升初”要以摇号的形式决定,我举双手反对。我觉得相比之前的考试,这种方式更容易暗箱操作,更不公平。
   像我这样的家长有很多,我们不算底层,但压力同样很大,在这样的教育大环境下,我们不得不服从这些潜规则,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能够接受好一点的教育,我们比任何人都希望,西安的教育生态能够更加公平。 华商报记者 赵瑞利

  专家点评
  上学难背后隐藏着基础教育投入不足
   一业内人士看了家长写给未来教育局长的信后认为,家长在实际经历中,发现了西安教育的症结。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升学选拔的形式和方法上,无论是民办用5.28、电脑抽号,还是公办教育单校划片对口直升,选拔方式的变化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问题的实质是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严重不足,这背后隐藏着政府对基础教育投入不足。实事求是地说,很多政府更愿意将土地资源留给开发商、投资商,而不愿意把更多土地划拨给教育部门,也不愿意从有限的财政资金中拿出更多的钱投入教育。而实际上,要想解决教育投入不足的问题,不是一个教育局长能说了算的。
   最近大家对西安教育的集中关注,其实是多年以来对教育投入严重不足问题积累的集中爆发。教育既是民生工程,也是老百姓认可的政绩工程,甚至对吸引人才就业、拉动当地经济发展等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解决好对教育投入的问题,再解决好教育管理体系中的人事管理弊端问题,西安没有理由办不好优质的公办教育。同时鼓励引导支持民办教育发展,两条腿走路,给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孩子更多优质教育资源的选择,才能从根本上破解上学难的问题。 华商报记者 雷婧

  优质教育资源供不应求 导致违规现象层出不穷
   西安一位知名教育专家认为,基础教育是个纯花钱的事业,看不到短期的经济效益,特别是学前教育更是长期被忽视,投入严重不足,造成了幼儿园学位供不应求。
   因为幼儿园师生比小,相对于小学、中学人力成本更高。较低的薪资制约了师资水平,导致低端民办幼儿园事故频发。公办幼儿园学位难求,民办幼儿园水平参差不齐,这背后,实际上都隐藏的是一个经济问题——谁对学前教育买单?让政府买单,政府总觉得财力不足;让家长买单,家长又觉得成本太高。
   从长远来说,这一问题的根本解决,可能还要靠社会经济的发展。但我们不是不能有所作为的,在有限的财力中给基础教育再多一些投资,甚至可以把暗补变明补。通过发放教育券的形式,让家长自由选择公办或民办。不管公办和民办,家长都可以得到相应的补贴,从一定程度上缓解幼儿园入学难的问题。现实中,只要优质教育资源供不应求,各种违背教育规律的现象就会层出不穷。 华商报记者 赵瑞利

  奥数屡禁不止 实质是优质学位严重不足
   针对幼儿园教育小学化、奥数屡禁不止等现象,西安一位知名教育专家表示,教育部明确,幼儿园在提高学前教育质量时,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小学化”倾向。
   但实际上,由于小学学位也很紧张,一些学校变相选拔幼升小学生,考试内容大多涉及小学一、二年级课程。结果导致一些幼儿园,特别是民办幼儿园拔苗助长,违规提前给孩子教授小学内容。
   这样一来,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孩子因为提前学习了小学课程占了优势,还有的孩子因为年龄的原因、性别的差异等跟不上学习的要求而扼杀了学习的兴趣。实际上,教育部门想用行政命令的方法消除这一现象,纯属扬汤止沸。要想釜底抽薪,就必须解决小学优质学位的问题。
   全国各地小学奥数现象屡禁不止,遍地开花的补习机构甚至和教育局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你不让补奥数,我就改名叫思维训练。为什么补习机构对奥数如此执迷?其实实质还是优质中学学位严重不足,与其拼爹不如拼分,而小学数学难度系数因缺乏选拔性的区分度,所以大家都使用了奥数、奥语作为选拔性考试的内容。把关注点聚焦在奥数班,打击奥数班,补习机构其实也很委屈。
   优质教育资源不足学生怎么选拔?电脑摇号的风声刚出,有家长就已经按耐不住,说这是教育懒政的表现。而实际上,在小升初的问题上,很多人不是是非判断,而是利益判断。
   教育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浪漫的故事,而是生存权与发展权的博弈。每个孩子的求学之路,在很大程度将决定孩子的人生命运。因此,不要简单的否定考试制度。除了考试制度外,我们还没有发现一种能真正公平的、通过禀赋和汗水给孩子完成青春梦想的途径,而其他的招生形式很有可能成为权力寻租觊觎的对象。
   有的家长以为把所有民办学校或者具有民办公助性质的学校都关闭,这样才会出现理想中的教育公平,其实未必。
   如果一味否定民办学校,既不符合民办教育促进法的相关要求,同时也是典型的因噎废食的做法。与其否定民办教育,不如下力气好好发展公办教育。政府必须承担起这一责任,给每一个孩子享受教育、享受优质教育的机会。
   为什么弹性放学从一开始我们就抱着能否坚持的怀疑态度?政府对学校的管理,企图单纯靠行政命令和道德号召来调动老师的工作积极性,这样违背了绩效评价、人力资源管理最基本理论,而实践上,这种吃大锅饭的管理体制,也使得政府部门的很多良好初衷最后都被执行者阉割。
   如何创新公办教育管理机制?如何把公办教育办好?这都需要政府部门,好好动动脑筋。 华商报记者 赵瑞利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