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百家集成>> 历史文化>>正文内容

听作家朱鸿讲述文学中的丝路长安

原文地址:听作家朱鸿讲述文学中的丝路长安

 

本报专访著名作家朱鸿

文学中的丝路长安

 

 

杨卡 | 文

女报君 | 编

 

           阝               

 

 

 

6月8日,记者在西安采访了著名作家朱鸿

畅聊他的散文新作以及文学作品中的丝路长安

为了写好新作《长安:丝绸之路的起点》

朱鸿历时三四年时间

详尽地考证和挖掘了那段尘封千年的历史

将古代长安的恢弘气派展现在世人面前

也向大众传播了熠熠生辉的丝路精神

而谈及文学,他观点鲜明:

 

“作家还应该学者化、思想者化

并在语言艺术上精益求精。”

 

长安:丝绸之路的起点

 

 

当代女报

 

您的新书《长安:丝绸之路的起点》一经推出,立刻引起强烈反响,您称“这部书属于历史文化散文,是离学术最近的散文,是在艺术上最冒险的散文”。请您介绍一下该书的主要内容以及您的创作历程。

朱鸿

此书写作用了三、四年的时间。我对司马迁、班固、范晔、魏征、欧阳修的史书及相关著作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钻研,对伯希和、烈维、阿里·玛扎海里、斯文·赫定斯、斯坦因的译著作了海量阅读。我反反复复地实地考察和田野调查。于是乎,才有此书。

 

此书叙述和研究了长安和丝绸之路的万千关联。从六个维度论证了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不仅如斯,此书还勘探了丝绸之路开辟的秘密,勾勒了丝绸之路背景下的汉长安城和唐长安城,描绘了佛教、景教、拜火教、摩尼教、伊斯兰教和道教在唐长安的并存,挖掘了从西域而来的胡人在唐长安的生活,从而展现了唐长安国际化大都市的气派和繁华。

 

此书词必有据,言必有理,虽不当学术文章写作,然而历史文献及各国译著,都变成了我叙述和研究的资料。我还做了大量的实地考察和田野调查。窃以为虽不做学术,此书也仍是可信的,且不失学术的含量。

 

这也带来一个问题:艺术的创造力是在严格的限定之中发挥的,因为散文是文学艺术。基于种种原因,我说:“这部书属于历史文化散文,是离学术最近的散文,是在艺术上最冒险的散文。”

 

 

 

 
 

 

 

 

 

 

当代女报

 

在您看来,整个丝绸之路漫长的历史发展对长安产生了哪些方面的影响? 

朱鸿

丝绸之路所传播的文化,不仅对长安,而且对中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物质文化方面,通过丝绸之路传播了植物,包括葡萄、苜蓿、石榴、胡桃、黄瓜、香菜、胡蔴、葱、蒜、西瓜、棉花,等等;在动物方面,通过丝绸之路传播了乌孙马、汗血马、鸵鸟、狮子,等等;在饮食、服饰和奇珍异宝方面,通过丝绸之路都有传播。

 

在精神文化方面,通过丝绸之路传播了五种宗教;在美术方面,通过丝绸之路传播了石窟艺术、绘画的凹凸法;在音乐方面,通过丝绸之路传播了梵乐及乐器的琵琶、笛、鼓;在舞蹈方面,通过丝绸之路传播了踏歌、软舞、健舞、柘枝舞、胡腾舞和胡旋舞;在唐长安有很多胡人音乐家。打马球及很多佛教语言,也传播到长安,传播到中国各地。

 

这些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在长安的传播,在长安的融合,在长安的中国化,显然使长安更丰富、更伟大,并便长安成为中国人的神话意象。

 

 

 

当代女报

 

在大众印象里,丝绸之路似乎是男性的事业,您觉得女性对丝绸之路有什么贡献?

朱鸿

人类任何伟大的事业,都不可能离开女性。丝绸之路也一样,只不过历史对女性记录不够。

 

张骞出使西域,就娶了匈奴女为妻,并给他生了儿子。也许张骞没有这种符合自然要求的生活,他在西域撑不过十余年。在赞美张骞的时候,似乎也应该为他背后的匈奴女献上一束花吧!

 

还有大量的胡姬在唐长安的酒肆工作,她们或她们的父母都是沿丝绸之路至长安的。胡姬除了在吧台理事,还唱歌跳舞。李白说:“胡姬招素手,延客醉金樽。”又说:“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又说:“五陵少年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李白喜欢到酒肆,岑参、杨巨源、张祜都喜欢到酒肆。胡姬显然促进了唐长安的服务行业。

 

请允许我代表李白一伙诗人谢谢胡姬!

 

 

 

 

当代女报

 

著名作家陈忠实曾经评价过您的作品:“我的最强烈最突出的阅读感受,是朱鸿的思辨,确凿感受到思考和思辨的力量,常常受到撞击,乃至震撼。”在您看来,文学创作的使命是什么?什么是作家必备的素养?

朱鸿

我认为文学是多元的。基于此,作家的风格也应该是多元的,他们的素养似乎也可以是多元的。

 

不过我推崇有使命意识的作家。我以为作家通过作品对提高人的审美趣味,对净化人的灵魂,对挖掘人性,提高文明程度,都负有使命。这种作家最重要最可贵的素养是独立人格,批判精神。除此之外,作家还应该学者化、思想者化,并在语言艺术上精益求精。作家要警惕并抵制技巧的自动性写作,内容的随意性写作。

 

 

 

 

当代女报

 

近些年,阅读方式呈现出多元化、碎片化的倾向,纯文学正在受到某种程度的冲击。在您看来,纯文学创作应该如何应对多元化、碎片化的阅读,坚守自身的立场?

朱鸿

阅读方式的多元化未必不是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当然,多元化的阅读如果能够积极选择,才是真正的社会进步。

 

阅读方式的碎片化显然不利思维的发展,也无助灵魂的陶冶,甚至不能使人的气质升华。碎片化阅读是一个时代的问题。解决它,改变它,似乎应该从小孩抓起,使之养成一种潜心化阅读的习惯。关键是,只有老师和家长都在潜心化阅读,才能对小孩进行有效地培养。碎片化阅读对中国文明的提高将是一个挑战。

 

还有一个问题:作家必须为读者提供他们十分需要的优秀作品,这一点至关重要。应该相信有高明的读者,他们是识货的。也许并非读者不喜欢读书。也许是作家没有提供满足读者十分需要的作品。

 

作家,文学的创造者,要有启示,有启迪,有启蒙。作家要努力!

 

 

 

 

朱鸿,陕西长安人,散文作家。有多种版本行世,具代表性的有《西楼红叶》《药叫黄连》《夹缝中的历史》《人生的爱与智》《关中是中国的院子》《长安是中国的心》和《长安:丝绸之路的起点》。作品录用于中学语文教科书和高职语文教科书,见诸语文试卷,入选百余种散文选集。《西部心情》一书是中国青少年素质发展论坛工作委员会推荐读物和读写大赛指定读本。获首届冰心散文奖、第二届老舍散文奖和首届陕西图书奖。大型学术著作《中国散文通史》对其置有分论。近年致力于长安与丝绸之路的叙述与研究,乐在其中。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写作学会副会长,陕西省散文专业委员会主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