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百家集成>> 历史文化>>正文内容

杨林柯:我为什么要给"赛教"泼冷水

时不时看到全国有“XX杯”赛教,搞得热火朝天。一些学校甚至不惜停课也要让教师去听课,学习参赛者的教育教学“经验”,各个参与的学校也以在赛教中胜出为乐,因为获得了荣誉,就有了招生宣传的标签和资本,赛教者个人也就有了晋升的名利筹码,管理部门也有了自己抓教育教学的行动证明。在一个道德的泛表演时代,这似乎是多方受益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但我听过不少此类的课,感觉一个字:假!

教育是对一个人精神的影响,是心灵之间的互动,它的价值在长期的潜移默化之中,不是一节课就能够说明问题的。上课要“比赛”,那自然是比赛教学的“技巧”和操作课堂的“技术”这些外在功夫,更多是表演化的东西。诸如怎么导入,怎么衔接过渡,怎么提问,怎么互动,怎么使用多媒体手段,还有教师的体态、声色表现、语言情感等等。其实,道、法、术的原则,其价值是愈来愈往下走的。技巧、技术对于教师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背道而行的“术”对教育来说,甚至会成为一种危害,因为失去了真,善和美都失去了价值基础。这个逐利的时代根本不缺技术,而是缺智慧、缺良心、缺是非观念。教育技术毕竟是枝节问题,教育的常识应该是:“教什么”永远比“怎么教”重要。

教育是踏踏实实的一种劳动,它关涉人格,关涉精神,关涉未来。学生的成长是学校、家庭、社会多年如一日的文化风气熏陶的结果,是长期的合作共成,要从未来思考现在。我们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就是突出教育的长期性,不能急功近利。一节“好课”可以成就一个教师的荣誉,但并不能让教师真正长大,最多对教师的教学技术的提高有好处,更遑论成全一批学生?难道吃一顿宴席就能胜过十几年的家常饭?

事实是:一节课容易成就一位“名师”却容易把学生卷入一种集体造假的无意识狂欢里。这种课对教师是好事,因为课上成功了,就有了“能手”或“X等奖”之类的荣誉,就可以为学校的招生宣传和个人晋升提供“硬件”,这样,赛教课堂就成了名利场,也就成了各个学校明争暗斗的竞技场,但谁真正关注过学生的感受和实际收获?

仅就赛教课的语文评课而言,这些年,因为新课程理念的影响以及高效课堂的渗透,加上一些教学“专家”的引领,语文的赛教课因为“展示”的需要,过于强调课堂的交流互动,要求学生有较高的参与度,杜郎口模式更是具有典型的示范效应,裹挟着“高效课堂”辐射全国,引得一些“名校”也纷纷折腰。但“高效课堂”中一些形式化的做法却不敢恭维,比如课堂讨论,有些学习“高效课堂”的学校,连讨论都是要求学生集体站立,只要老师发令说“讨论开始”,6—8个学生哇啦哇啦不知道说些什么,和中国人照集体相装逼齐喊“茄子”差不多,反正有人在“拉线指挥”,几分钟后,教师发令,讨论戛然而止。这完全是师生合谋的课堂游戏,但在赛教课展示中,这类游戏依然乐此不疲,甚至还受到一些“专家”的夸赞。每每看到课堂上的这些花拳绣腿的虚假表演,我就恨不得马上逃离教室。

台湾的师铎奖获得者李玉贵老师就认为大陆的课堂太热闹,她说在大陆上课很紧张,这儿见不得课堂冷场,没有学会等待和静听。她认为,让孩子安心的课堂才是好课堂。如何“安心”?频繁的师生互动,花哨的形式,紧张的节奏,煽情的语言……这些能够真正让学生安心吗?

在一节课上,学生们的收获是隐性的,内在的,呈发散状态的,也是很难量化的。有时候看到这些表演课的讨论互动很热闹,但仔细一看,主要还是几个思维比较活跃又善于表达的学生,有谁关注过课堂上那些“沉默的大多数”?评课人仅仅通过课堂上极少数甚至极个别学生的表现来评价课堂怎么靠得住?

就语文而言,一节课三四十分钟,想让学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真正理解作品的深层意蕴是不可能的,课前的学习甚至“排练”,听课人是看不到的,所以,教师的讲解也是必不可少的。现在的课改强调学生的“学”、淡化教师的“教”有一定道理,但有些学校强硬规定教师一节课的讲解不能超过多少分钟是荒唐的,因为教学内容和教师的个人风格不一样,不能一概排除或压缩教师的“教”。各种“一刀切”式的大一统思维都是要不得的,就是教育学的理论也无法群尽各种教育现象和教育需求。刘铁芳老师说“你就是你的教育学”,陈日亮老师说“我即语文”,这两句话好像有些过于自信,似乎都有排斥或藐视教育教学理论之嫌,但对教育教学有真切体验的教师一定会觉得这才是实践出的硬道理,因为课程的关键还是教师。好的教育在体制无法撼动的情况下也决定于教师。

在赛教课中的教学样本,也不过是一个“例子”,学生的举一反三在课堂上也是反映不出来。如果在赛教课中过分强调师生的“共同参与”,不是一种执著,也可能是一种强加。学生的课堂学习为什么要让听课人“看到”呢?学习主体的内在收获听课人真正能够明白吗?有效的教育教学的评价是一个课内课外总体性的联动过程,是一个总体性的概念,你一节表演课看得出来吗?婴儿在子宫里如何长大?花朵如何开放?光合作用如何进行?你看得到吗?成长是无法操控的,过程也是无法计划的,赛教课评判中这种理性的自负其实是一种群体性的障蔽,似乎大家都在合演一出“皇帝的新衣”,缺少的恰恰是敢说“皇上没穿衣服”的勇气。

再说,这种课在比赛前往往要经过多节课的准备,要经过许多教师的“打造”“研磨”,还要考虑那些评委们的嗜好和标准,要精心制造,精心包装,是全组“精英”教师群策群力的结果,最后由执教者去表演,非常重视“预设”,但真正的课往往是“动态的生成”,因为情境不同,就得有不同的方案,而预设的东西往往都在教师的“榖”中,这就容易失去自然的本真。

“真课”虽然不是那么花哨,不是满汉全席,但实实在在的家常菜,学生会更受益。

现在市场上的物质假货很多,赛教又容易搞出教育的假货,助长造假之风在教育界的蔓延,受益的可能是某些人或某些学校,但受伤害的则是学生和求实的教育教学风气。造出一些假名师、伪能手,只会使已经很浮躁的教育教学风气更加浮躁。

更可怕的是,这种“赛教”不仅在中小学蔓延,而且也波及到大学。有位大学老师(当年的学生)告诉我,为了一节课,搞得她半学期睡不好觉,经常想这事,生怕搞砸,影响声誉和前途。记得有个老师在介绍经验时讲,为了迎接某次大赛,他把一节课上了60多遍,光在自己班上就上了十多次,这样的教学“训练”,不啻是教育界应试训练思维的投影,更是对学生的一种潜移默化的伤害,让他们从小知道,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对自己有利,就可以采取多种多样的“手段”,甚至造假也是天经地义的。

几十年前听过“种田能手”“机械能手”“技术能手”,现在又有了“教学能手”,不知道孔夫子活到现在会怎么想。作为笔者,自从十几年前知道这种教学评比的内幕后就暗暗发誓,必须和这种扭曲教育本质的表演课保持足够的距离,所以我不会主动去听这样的比赛课,也不参加这种评比,更不会追求这种荣誉。因为一个事物的价值不仅由外界定义,也由自己定义的,一个人,要能够认识到世界有许多虚假的意义,只有自觉屏蔽这些虚假的意义,才能找到真意义。

当然,教师这个职业太默默无闻了,政治地位经济地位都不高,管理者玩点虚的,搞个“赛教”之类的玩意儿,除了让教育权贵们以重要人物出场之外,也可以让普通教师走出平庸,因为人性脆弱,生命也需要包装,教育江湖也需要一些“江湖好汉”,好玩的是,没文化的祖先把一个好江湖愣生生折腾成一团浆糊,愣是让瓦釜雷鸣,廖化作了先锋,带来的结果是,“名师”越来越多,教育越来越烂,社会越来越焦虑。

西安中学的晁江辉老师有一篇文章《好老师为何越来越少》,他在思考真问题。其实,官府通过各种方式评出来的“好教师”还是越来越多的,这一点,赛教功不可没。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