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天地之旅 精美游记>>正文内容

重装穿越傥骆古道

注定是一次艰难惊险的旅程,注定是一次毅力耐力的极大考验。

可惜,即使在路上,也没有意识到,这,有别于任何一次的穿越。

没有向导,没有背工,甚至,同行者无人走过。

七天时间,六天穿越于原始森林。峰峦连峰接岫,竞远争高,山谷霞蔚雾集,溪水奔流。

这条陕西进川距离最近,最为艰险,隐藏在秦岭茫茫山野之中,充满传奇色彩的傥骆古道,全长240公里。

据说三国时期,刘备在汉中建立了对付曹魏的军事基地。因傥骆古道山高谷深,人烟稀少,行程相对较短,且北指关中腹地,南抵汉中门户,便于藏兵、调兵和出奇兵,彼时古道上战事频繁,羽书飞驰。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最具传奇的还是贵妃玉环未在马嵬坡自尽,而由此道经洋县走汉中,远渡东瀛,成为了日本华侨。此说若真,贵妃肥硕之躯逃至东瀛,毅力也着实可嘉,实一代奇人,非吾等闲之辈可比。

到了穿越的起点,周至县骆峪镇政府,和几位湖北的驴友会合,还有10几公里汽车路需步行前往。

一路草木青青,绿树茵茵,踩在湿软的土地,像是适度的席思,双脚随着韵律自由摆动,欢快前行。不一阵,后背开始发热,脑门沁出汗珠,呼吸变得急促,路过一小卖部,进去买了瓶水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气。

这时的水都格外甘甜,解渴。渴的时候,水,就是幸福;饿的时候,饼,就是幸福。

远远望见送我们的面包,觉得今天的热身可以结束。可司机说路太烂,拖了几次地,加之油也不多了,让我们自己走。上面的伙伴怕他不拉我们,没给钱,交待一定把我们拉上去。看着司机为难的样子,再看被矿上的车压的深深的车辙,算了,走吧、、、、、、

乡间徒步,是一种享受。花香草青,鸣袭人,山谷中,湿润的空气轻佛你的脸,像自然的保湿,天然的美容。你若感觉安静,可以自己哼上几句,出声不出声都无所谓,那是心里的节奏,没有干扰,没有烦忧,这一切,自然的包容,想起了美国诗人朗费罗的一句诗:“你来自尘土,必归于尘土。”人类,永远是大自然的过客。

可现在,人们对自然资源的疯狂攫取,对自然环境的掠夺破坏,超出发展规律。每一个风景宜人,景色美的深山秀水间都有各种合理的、非法开采的矿山,无论核桃坪、无论云屏、无论骆峪,还是这次要走的傥骆古道。

前面就是矿区,山顶还在放炮,碎石不断滚落,一直不敢前行。和矿上的人聊聊,说前面还有一个废弃的矿区,有房子,我们可以住那。抵达时,天已经黑了。打水烧饭,河道里的水白白的,挺森人,石头也是白的。听说这是一个汉白玉矿,上游再没有开采,水质应该没问题,但还是心有疑虑,胆战心惊地采了些水来。

今晚是此次穿越的第一,三队人马互相了解。杰米菜做的着实不错,油盐调货一应俱全,登山这么多回,还是第一次见着这阵势。不一会凉菜、热菜上齐,拿出好酒,邀请几位驴友一起欢聚。出去时,两位老哥已入帐休息,湖北驴友和我们畅谈共饮,无不欢乐,无不兴奋。

外面河水潺潺,凉风习习,里面高歌畅语,灯火辉煌。折腾结束,看看已经快十二点了,想想明天的路程,洗洗睡吧。帐里的两位老哥已鼾声四起,抑扬顿挫,高亢有力,撕破了水的节奏,扰乱了夜的安宁。

第二天一早,陆陆续续地起床开始准备行程,一个矿上的工人,聊了一下是凤翔人,问了问路,就急急地往前赶。走了不久,对面来了北京老许,一个中年人,说是在山里待了好多年了,搞种植什么的,修身养性。老许热情地给我们讲山中的注意事项,岔路的分辨等。

要说一个人,深山幽谷,修炼身心。不是一般的毅力,不是一般的执着。红尘之中,耐不住寂寞,扯不断私情,填不满欲壑,伤不完脑筋。逃离红尘,向往自由、宁静之心人皆有之,真正实施者,或者世间高人,一门看空;或者看破红尘,心灰意冷。

大德高僧大都是如此,大多的山中庙宇、庭阁楼榭、都是这些人,为的一种理想、一种信念。现在所谓的旅游景区大多是由此而来,但早已变味,甚至寺庙 、道观亦充满着铜臭气。正如近平书记所言:“没有希望,只有欲望”。

前面一阵狗吠,在寂静的山野,格外亲切。到了茅草坪,老许的庄园,沿左手河道,钻进密林,开始了真正的旅行。

过河,过河,还是过河!没完没了。有了上次坠河相机、手机全泡的经验,每次过河前,都把机子用塑料袋包个严严实实。

过河,是胆量,更是技巧,特别是在走得双腿发软时,看着潺潺河水,望着沾满青苔的滚石,心里先少了份勇气。抬抬脚,试一试,又收回。你不但要能准确快速地踩住下一块石头,又要及时转换重心保持平衡。这不是一个轻松活,特别是重装时,更增加了难度。如果下面的石头松动摇晃,那危险度将大增。不少驴友掉河湿身,到了见河色变的地步。刺骨的河水不但扎痛着神经,更会泡涨双脚,给以后的行程增加难度。

栈道、客栈遗迹随处可见。可以想象我们的先祖马驮车推,前赴后继的场面,真是为先人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勇气和毅力所折服,为先人的智慧所钦佩。科技改变了人,也荒废了人。

岁月不居,时光如流!!!

两个小时过去了,路迹越来越不明显,感觉路有些不对,用GPS对了对地标。错了,返回再找路。我的妈呀!

返回窝棚,重新开始。

经过这样折腾,已经没有了力气,深山幽谷中,只有急促的呼吸声。对新走的的路线仍没把握,只是硬着头皮走,盯着前面驴友的脚后跟,一步也不愿拉下,真怕被遗落在这傥骆古道的原始森林中似的,不停滴走,不断低走,本就稀薄的阳光越来越弱,等到四肢联动登上关城梁垭口时,天夜一黑,没有路,只感觉前面就是悬崖,就是绝壁,四处转悠,找出相对平缓的下山方向,带上头灯,又一次钻进密林。

夜黑伸手不见五指,枝条横陈,硬拉死扯,说连滚带爬真不过份,真怕把谁掉下这魔一般的深渊。

走着走着没路了,几乎是悬崖,几乎绝望,打头的也不敢前行,一起商量。一时间进退维谷,冰炭在怀,个个身心疲惫,尘面鬓霜。

恍惚间,仿佛看见灯光。“有人家”。不知是谁在惊呼。嗷嗷地吆喝起来,下面有人搭腔,谢天谢地,真的有人家。

等到村民上来把我们接下山的时候,真个的不笑复不语,珠泪纷纷落。一个村子,独独一户人间,一个老人和他的一个亲戚。老人赶快招呼加柴烧水,顿时间屋里烟雾弥漫,热气腾腾。驴友们打开头灯照明,点燃气炉做饭,情绪舒缓了很多,渐渐举觞对膝,破涕为笑。

酒足饭饱,和老人闲聊起来,儿孙都在外面工作,很少回家,一个人在山里住惯了,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山里种点玉米、土豆、打点核桃什么的,很安逸。看着只有两人,想问问能不能在屋里扎营。老人爽快地说:那屋里大床闲着里,你睡去就对了嘛。并在我们再三推辞下拿出一条新床单要给我们铺上,乡民的淳朴热情不容拒绝,从眼神里,从表情中,你绝看不到一丝客套,更无谈虚伪。这在都市里,甚至在旅游发达的景区里,根本不可能,眼里只有金钱,只有欲望。

好不容易休息,觉得浑身没有一处不是酸痛,特别是双肩,这次背负太重,压得早有了烙印,抬手一抹,两道深槽。好像脚也不行,肿胀酸痛,想想它也不易,跋山涉水,袜子褪去,一双贵足,早已泡得粉嫩肿胀,几个明亮的水泡好似受屈的娇娘,含泪欲滴,凄惨不已。想想后面的路,翻翻脚掌,也没办法,委屈你了,不走不行啊!

山野的早晨阴冷而空阔,清新而单纯,出来院里转了一圈,昨夜天黑,都没顾得上望上几眼,看这山坳人家,几间茅舍,零星地点缀其间,大山的子孙,像是自然的守护,和谐而安详,寂寥而恬静。给人一种美感,使人觉得舒适。

天冷的要命,太阳远远的,被乌云遮盖,没有力量温暖大地,胡乱照了几张照片,赶快回屋烧水做饭。

炉火边,袜子还没有干,鞋也是湿的,只是烤的前面有点开胶。赶快收拾一下。老人家开始加柴烧水,驴友各自点火做饭。新的旅程开始了。

看看这个是什么?

早晨起来感觉状态不错,昨夜的疲惫缓解了很多,就走在队伍前面,加快步伐,漫步在峡谷山野之间,打泡的脚也渐渐变得发热,麻木。沿着峡谷穿行,路越走越窄,越走越险,横陈路间的大树、滑落的碎石,接二连三地挡住道路,不是从下面钻,就是从上面跨,不论钻与跨在这倾斜的小道不是简单事,稍不注意,要么滑落要么崴脚伤背,背着大包,弯腰和跨越都不容易。

一根大树横在路中央,想从下面钻过去,试了几次,背包被死死卡住,无法通过。迈一只腿过去,把整个身子贴在树上,想着迈另一条腿过去,腿未落地,人重重地跌落在树干上,左肋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心想麻烦了。过去后,抚抚肋骨,好像没多大问题。

幽深的峡谷中,根本没有路迹,走了一段冤枉路,前队变后队,退回原地找路。太白游侠沿左手上梁找路,其他人原地待命,等了个把小时,也没有消息,大家有些着急,又开始另寻线路,等到继续前行时,再也听不到太白游侠的声音,自此,一人走散,失落在大秦岭原始森林之中,虽是资深老驴,但还是免不了为其担心。

大家开始真正的爬山,有时候几乎四肢不停,手忙脚乱。和游侠同来的老驴不停地念叨,不能把游侠一个人留下,他要和游侠回合,但他什么时候离开队伍,我们真的不知。直到夕阳将落,我们在西老君岭找到下山的路时,才听到他的呼喊声,我们做了标记,那时,他还是一个人,并未和太白游侠会合。一直到我们在一个遗弃的村落扎帐,也没有见二位老哥的身影。

这是一个古老的村落,从错落有致的平台、硕大的石磨,石臼,到几人合围的大树,散落的石器碎片,都在铭记一段悠久历史。

开始扎帐,拿出工兵铲组装好在地上连铲带刨,煞有介事。其实地很平,草很软。只是带了这家伙走了一路,都没派上用场,真是白白地背了个背了个铁疙瘩翻山越岭,杰米笑曰:超人哥拿着刨地是了心思哩。笑笑扔在一边再不启用。

河道边扎营爽快至极,潺潺流水,嘻嘻风声,夜幕降临,耳闻天籁之音,呼吸空气清新,很容易醉氧,进入梦乡。

好像半夜有,淅淅沥沥,带着风声 ,触动着帐篷,感觉帐杆摇动,很是舒服,迷迷糊糊,一觉天明。

户外的魅力在于每天都有不同惊喜和惊险,这对生活在都市里百天如一日,朝九晚五的人们无疑有极大诱惑。每天走到迈不开腿,走不了路,抚抚四肢没了弹性的肌肉,摸摸满面如沙般的盐粒。不知一天要出多少汗,汗流浃背不足以形容,准确说汗流每一个毛孔,甚至于虚脱。那时候,你才真正理解什么叫汗流不止,坐在草丛中,石块上,低着头,任凭汗水滴在大腿上、打在地面上,泡湿一片。摘下帽子,看看帽檐的轮廓已被盐渍描绘出各种的版图。手撑着手杖,没有一丝力气,只有自己短促的呼吸。此时,好象没有支撑就会像无助的高墙轰然倒地。

可是一觉醒来,又活了,明媚的阳光、柔美的和风、清冷的空气、匆匆的流水。一切都令人兴奋,一切都让人充满期待,作为生命的个体,一切,都那么新奇!

在村子转转,可以想象,有一段积淀的历史,这里,的确是块风水宝地。城镇化建设飞速发展的今天,把拥有广袤土地,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村民搬进如鸟笼般的高楼大厦、钢筋水泥中,不知是利是弊。

离开了青山绿水、云高风清,人类好像唯利是图的低级动物,每天被重重的目标和欲望所绑架,那种闲适、恬静、纯真快乐的日子永不会再。每当看到山里人过着贫瘠的物质生活,却个个天真、单纯、真挚、淳朴。真正的羡慕这种生活。在都市,你不可能具备这种平和心,攀比、炫耀让你眼花缭乱,即使有此心,修练不到位也很难坚持,价值观的扭曲已经使每一个人都不可能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不说父母,不说自己,仅子女入托、上学、结婚、生子哪个不需要努力,哪个不需要拼搏,政府只管拆迁,迁来你管吗,原本平静的生活。

扯的远了,那边招呼吃饭启程。今天的目的地厚畛子,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昨天另辟蹊径的二位老哥。

离开扎营地,沿着河道,一路小跑,今天的路上要经过几个村子,虽然路不短,但只要中间有村子,就能加些水,总不会太荒凉,强度应该不会很大,想着想着,自信加了几分,脚下不觉间加快了频率。

没走多久,对面来了只大队伍,十几个人,湖北的,从洋县过来,和我们刚好走了个反方向,互相打了招呼。最感兴趣的就是:前面有两个宝鸡老驴友,让给带个话,他们先走了。我的天,原来昨夜他们扎营在我们前面,谢天谢地,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过了八斗河村,刚在桥头合影的驴友像是插了翅膀,飞也般而去,也没少走路啊。想着今天任务不重,就边拍照边不紧不慢地往前逼近,走了一段,开始爬山,向卡发梁冲刺,越走越没劲,越走越疲惫,穿梭在一人高的蒿草丛中,一会就找不到前面的足迹,想想,这样不行,容易掉队,遂打起精神,加快了步伐。

密林中穿梭,幽暗潮湿的泥土气息夹着腐败的枝叶,很特别,很舒适。踩着松软的落叶,悠悠忽忽,用力地向远方行进。

一缕阳光,会带来新的希望,到垭口了,到垭口了,一次次的希望,一个个破灭,翻了一个与一个梁,终点依旧渺然无知,疑是天下无绝路,今朝就得领会之。

漫长的爬坡,无止无尽。汗早湿透了襟衫,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难以挪动,想着几天来,没有一天的轻松日子,带了个大相机,几乎没有用武之地,看着沿路的美景,却没有机会拍照留影,真的遗憾,每个人都不知道哪是终点,离现在有多远,所以都竭尽全力,拼命地赶时间。

到顶了,前面的喊了一声,我们走在后面还有不少的路程,隔山累死牛,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不一会上面两位下来接应,卸了包,左右摇摆,轻飘不已,好像掌控不了自己。

到达梁顶,前面到的已等了很长时间,嫌冷就提前启程了,山下的村子隐约可见,躺在薇草间,沐浴着秋后阳光,歇口气吧。

看着山下的村庄,仿佛一个世外桃源,一片净土。几只牛在阳光下悠闲的吃草,河水穿村而过,给这个不见人影的村落增添了一丝活力,像是一幅美妙的山水,动静相宜。

路过一户人家,赶紧进去讨口水喝,两口刚烧好水, 准备下面,我们连喝带灌,又是灌水又是晾水,看看我们背的大包,啧叹不已,和主人聊了聊,听听还有不少路,不敢耽搁,又抓紧赶路。

走了一段,觉得不对,没法,又退回原地,走进院子问路,这次主人端着一碗擀面,亲自把我们送到路口,进了小路方才离开,这一段不短的路,真的感谢,感谢你的热情,感谢你的淳朴。

再往前走,由一家院子穿过,一片丰收景象 。主人带着石头镜,很有乡村干部派头,儿子16、7岁,看起来很腼腆,说是在西安上学,放假回来,整个院子到处挂的金灿灿玉米。老奶奶在一边剥玉米,慈祥而喜庆。

主人说,这是傥骆古道上的重要客栈,过去在此歇脚的马夫、客官有时要上百人。在傥骆古道,仅从一些遗留下来的地名就可以感受到当时的繁华与辉煌:蒸笼场、骡马店、火池坝、牌坊沟、三官庙、三星桥……店铺、商旅、集市的痕迹无处不在。如今,沿路的村民仍旧守候着这块遗落明珠,世外桃源,辛勤劳作,颐养天年。

主人招呼儿子不停地烧水,看着我们起身不便、腿脚不利落,又让把大水瓶提来放在我们跟前, 聊了起来。说起这一方土地,满脸的自豪与安逸,老人在一边收拾玉米,不时地笑着看看我们,可能觉得这些人莫名其妙,吃饱了撑的,受这洋罪:看把娃挣地!

歇了会,几个人先后和老人一块收拾玉米 ,摆摆造型,主要是想沾些收获的幸福,在城里,没有这一块地,没有这个场景,金秋季节,金灿灿的玉米,金色的夕阳,一幅美妙的画卷,真想躺在这个院子,就此睡去。

还得走 ,离厚畛子还有不少路,要命的是还要翻1950米的父子岭垭口。

离开这户人家,没走多远,到了大蟒河村,在一家商店门口,湖北驴友有吃有喝,秋说是鞋走烂了,重新买了一双黄军胶 ,我们买了几瓶啤酒,吃了点路餐,又匆匆赶路,钻进了密林。

秦岭广袤雄浑,深邃宽广,有人把秦岭比作中华民族的父亲山。记得08年川西登四姑娘山时,向导扎西介绍说四姑娘山像美丽少女婀娜多姿的腰身,我一看,的确是。一边是倾斜的陡壁,一边是斧劈般悬崖,看来姑娘美丽的腰身虽充满诱惑,但暗藏杀机。可反观秦岭,即使主峰太白山、鳌山,一步坠崖的地方几乎没有,风和日丽时,甚至受人轻视,不止一次见到一些伪驴穿着运动鞋、甚至皮鞋上太白、鳌山下来炫耀太白没啥难度,而每年都有驴友葬送性命。

秋后的山野生机勃勃,太阳透过密林,洒落缕缕阳光,古树斑驳的枝叶泛出五彩缤纷的光芒,映着潮湿泥土芳香的气息,走几步抬起头,让耀眼的阳光刺目,给自己一点希望。

不敢看见石头,看见石头就想坐,坐下就不想走。低着头,不东张西望,坚定地迈着前进的步伐。上到父子岭垭口,没有喜悦,甚至,没有感觉,下!

下山的路,时而在一人高的蒿草中穿梭,时而在阴冷潮湿的密林间行进;时而随蜿蜒崎岖的

河床下行。膝盖负担很重,经过几天的跋涉,每天都是在用毅力在支撑,如果有选择,唯一的选择,就是停止前行,就地卧倒,睡上几天再说。

快到镇街道的时候,一个好心的司机捎了一段,见到了第二天送我们去都督门的司机。

厚畛子街道,穿越太白山的驴友三五成群,很是热闹,住宿也很紧张,我们的客房在二楼,走了几天,上个二楼都费劲,不知道是怎么挪上去的。

点了几个菜,和湖北的驴友一起,好好滴吃了一顿,现在不是讲口味的时候,好像什么都好吃,光盘行动不用号召,只有加菜,没有剩余。

第二天早餐,花卷很好吃,2元钱一个,菜没上,一个下肚,没感觉,又吃了一个。厚畛子来了不止一次,从未停留,随着秦岭、太白山驴友渐热,这里商业气息渐浓,饭馆、客栈林立,真驴、假驴街道穿梭,倒像都市里的街巷。

湖北驴友没到过老县城,要到老县城转转,吃过饭催促司机赶紧上路。

司机是一个80后小伙,很健谈。一上车滔滔不绝,说2号太白山又丢人了,是一个大学生,下山时走的快,一个人走失,同行的其他人下山后找不到人,遂报警。政府第一天派50人上山,没有结果。家里人从外地赶来,第二天派了80人,万幸的是在一个干沟里面,找到了弹尽粮绝的小孩。这两天山上没雨,小孩冻了一夜,精神有些恍惚,见了营救的人也无表情,保了一条命,比什么都强。

车过秦岭界碑,下到谷底,一条河挡住去路,就是胥水河,过胥水河桥见一碑楼,写着“老县城”。老县城曾方圆百里,往昔人丁兴旺,经济繁荣,有着辉煌的岁月。由于历史原因,现已仅剩十几户人家。老县城叫县,是民国以后的事,再早叫“佛坪厅”,建于1825年道光5年,当时即是厅城又是傥骆道上的驿站。北来周至,到南去汉中,老县城居中间,是人员往复必经之处。我们走进城门洞仔细观看感受老县城历代的风雨沧桑。“厅城”存有各类庙的建筑遗址。有石塔、照壁、石雕、碑、古代居民等遗留。这些都是我国目前保护最好的清代厅城遗址,有重要历史文化考古价值。一些珍贵的东西现已集中到文管所保存。 车到都督门,亲切而熟悉,引湑工程指挥部的院子里扎过帐、张金科家的屋里歇过脚。记得那年,也是国庆节,太白山北南穿越,本计划从鹦哥穿越至核桃坪,中途暴雨,太白河水位大涨,过河成了极度困难的事,有驴友失身坠河险被冲走,无奈改道上梁,外面雨浇着,里面汗出着,人困马乏,走到虚脱。猛然间感觉灯亮,以为花了眼,定睛一瞧,真的,是灯光,于是各个像打了鸡血,积极地跋涉。真是岁月如梭,转眼已过去7、8年了。

宽阔的河床上横架着几根木头,下面是滔滔湑水,有人走过,木桥晃晃悠悠,看得人眼晕,村民来回惯了,背着小孩像是扭着秧歌、轻盈地飘过。这对于我们不是那么轻松,一迈上木桥,三根滚圆的木头,接触都是点,没有面,身体要不断地调整重心维持平衡,老乡看着我们 如入针毡的痛苦样,不觉掩口而笑。

问了问路,一个老者不耐烦地指了指方向,不得要领,再问,老者已走,只是说现在蒿草早把路埋了,要找向导。我们沿着路基一直往西,地里干活的妇女说走的路不对,给我们纠正了路线,沿着这条路走了半个小时,前面是一片漫无边际的蒿草丛,向山根走去,没有上山的路,来回折腾了又半个小时,几个人从不同方向寻路,最后选了一条大方向基本正确的林子钻了进去,开始用足迹丈量三十里吊沟。

翻上岳子梁,下沟沿着逶迤曲折的河床继续前行,一路茂密的竹林,这段路我走过,那次是从黄柏源往都督门走,觉得不是很累、很长,总觉得过个竹林就到了,可现在山不转水在转,不停地在竹海中爬行,一个竹林接一个竹林,一往无际的竹林铺天盖地。

周围群山环耸,不见天日,层层落叶,厚厚苔藓,天是绿的,地是绿的,连水也隐匿于绿色之中。怪不得这里有国宝熊猫出没,这么多食材,这么好的环境,是我也愿意呆在这。

登上了2490米的财神岭,感觉今天的日子快要结束了,胜利在望、大功将成 ,下了山钻出蒿草丛,几排石砌的房子了然在目,驴友已经开始卸包扎帐。可转了几圈,水流湍急,奔腾不息,没有适合过河的地方。对面驴友大喊:脱鞋,光脚过河。

深秋的山野,河水生冷若结冰,想想这两天打泡的脚,破屋更遭连夜雨,漏船又遇打头风。怎能再受此作难,唉,也没办法,不过也得过。

今夜扎营的黄草坪有几栋废弃的的石屋,像是现代建筑,有人说起初是一家军工研究所,未启用就被废弃,孤伶地矗立在这荒郊野外,上次从黄柏塬大箭沟过来时在这吃的午饭,睡了午觉,很是惬意。可这次,没有那次的闲适,只感觉极度地疲惫。

扎好帐,杰米又开始烹制大餐,即使在野外,他对美食的追求丝毫不降,而且体力超级好。回来后才知道,这是一个经常以马拉松为乐的运动健将,我们如何的比。

一组上次穿越在此午餐、午休的照片

早上起来,我们将迎来此次穿越的最后一座山峰,海拔2630米的兴隆岭垭口,进入长青自然保护区,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将和国宝大熊猫亲密接触。

秦岭南麓的景色与北坡有很大不同,漫山遍野,五彩缤纷,没有了冷峻峭壁,奇峰异石,庄严与肃穆,更多的是一种柔美,像一幅幅色彩饱满的国画,视野所到,各有不同,那样热烈,那样喜庆。这样的风景中,不由得不时停下脚步,把这美妙的风光永久地保存在记忆中。

旖旎风光令人流连忘返,湖北驴友已经走的很远,索性按照自己的节奏,信马由缰,陶醉在这秦岭的崇山峻岭间,时而古木参天,遮天蔽日;时而蒿草过人,似留若眷;时而河道蜿蜒,顺水而下;时而转山横切,若顾若盼。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柔情,多一分太烈,少一分太凉,细细地享受这段幸福时光。真想躺在这密林枝叶间,愿时光静止,岁月驻足。

到了兴隆岭哨卡,这是此次穿越的最后一个山峰,至此,我们将进入长青保护站,一路下行,到达华阳。

好不容易下到河谷,伴着流水继续前行,想着到了保护区,路不会太长。可从斜日走到夕阳,从夕阳走到落日,真的崩溃了。对讲机中传来杰米的声音:加快点步伐,争取赶上景区的车;加快步伐能抄近道、、、、、、

抄了一次近道,湿露的河床边荆棘丛生,撕扯着背包衣物,脚下连磕带拌,踉跄欲坠,几天的劳累,腿上、脚上早没有了力气和弹性,这时候走这种路,危险极大。遂下定决心,宁愿多走,不抄近路。

一个森林公安的警车过来,说是有领导检查。问离景区大门有多远,6、7公里。

这六七公里路,走了好像一个世纪,对讲机也没了动静,只有抹着头皮走。走着走着,不约而同地从背包中取出头灯,心想今天又不得不走夜路了。

前面有灯光,好像车灯,顿时来了劲头,紧赶慢赶,谢天谢地,终于到了长青保护站景区门口。叫的车在这里接应我们。

歇下背包,景区工作人员帮忙装车,提了提背包,硬是没提动,加把力气才把背包塞进车里,惊叹的同时,说了许多鼓励赞扬之类的话,已没有力气答话,只是连连点头。想着此次穿越将就此结束,又打起精神,不由说道:到啦?唉,人,带上头灯才准备好好走啊,不过瘾嘛!!!

华阳古镇始于秦晋,兴于汉、唐、宋,秦汉成集镇,唐宋设县治,至今已2000多年。因傥骆古道而兴,唐朝有两位皇帝南避汉中均曾在此驻仳,是有名的古道驿站、古军事要冲、古经济政治重镇。 如今的华阳古镇,变化很大,商店林立,客栈云集。长青保护区景区的车可以直接通往华阳,很是方便,加之朱鹮、大熊猫等珍稀野生动物出没于此,政府大力打造旅游产业,来这里的游客越来越多。

和湖北驴友欢聚,我们这次穿越的最后一次晚餐,就此我们将分手,天各一方。想想这几天在这秦岭的茂密森林中东冲西撞,相依为命,彼此呼应,相互鼓励,一生,可能只此一次,是缘,就要惜缘。

二师兄快乐风趣、幽默豁达,和风清云淡刚好相配,看的出来,他们不是第一次同行,默契而和谐。到隔壁商店提了瓶15年秦洋,大家开环畅饮,述说这几天的酸甜苦辣,风雨行程。不觉间,有点高了。

仗着酒劲,在古镇上转悠。夜幕下的华阳华灯异彩,闲适舒缓,晕晕乎乎,摇摇晃晃地在街道走动,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想找个酒吧,没有,想找个茶馆,没有。看见一个人夜幕下钓鱼,望了半天,见没有收获,怅然而去。

老戏台已经修复,跳上戏台。和杰米各唱一曲,杰米唱的王朝、马汉啥地;我不会秦腔,就现编乱唱,一没人,二喝高,也不嫌怪。下场后杰米意犹未尽,二次登台献唱,最美的歌吼留在了夜幕下的华阳。

寻华阳老人,问问那年我过来时有一位老奶奶,近80岁了,在自家门口纳鞋底子,很有气质,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听人说,镇上还给老人发津贴,来的人好多都和老人合影留念。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可能不在了,不死心,又问了一个当地的老人,老汉70多岁了,一直住在古镇,他也说那个老人前两年就不在了。

老汉说上瘾了,跟着我们,左摇右晃、东西转悠,说个不停,都是些古镇的历史故事,趣闻轶事 ,当时糊涂了,现在记不清都说了什么,只知道转了几个圈老人说到家了,我说:你赶紧回。

第二天坐车转洋县,到汉中,从汉中回宝,到宝鸡时,已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就此,二零一四年国庆傥骆古道穿越圆满结束!!!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