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天地之旅 新景探秘>>正文内容

我国这片西南秘境 让西方人寻找了半个多世纪

1933年,英国作家James Hilton在他的作品《消失的地平线》中描绘了一个高原秘境”香格里拉“,这本书问世之时,正值大萧条时期,西方文明刚刚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洗礼,作者将传承世界文明的重担赋予东方的"香格里拉",启发越来越多人来到中国寻找这片"世界最后的净土"。

“香格里拉”(Shangri-la)在藏语中意为“心中的日月”,几个简单的音节,仿佛拥有一种魔力,让人心生向往。半个多世纪以来,对于香格里拉的寻找和争议成了世界性的话题。直到1997年,云南省对外宣布:香格里阿拉就在迪庆州的中甸县,不久之后,中甸正式更名为“香格里拉县”。

香格里拉

气势磅礴的雪山江河,五彩缤纷的湖泊草甸,浩如烟海的原始森林,二十年来,香格里拉吸引着一批批追梦者纷至沓来。

如今,作为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的首府,香格里拉市依然保留着丰富的人文风貌,藏、汉、纳西、白、傈僳和彝族等十三个民族,康巴文化、茶马文化、佛教文化在这里共存……

带着对香格里拉的神往,在初夏的某个周末,我们动身启程。飞机即将降落时,呼吸系统比眼睛更快接收到高原的信息,伴随着轻微的头疼,我们抵达迪庆香格里拉机场。藏式建筑风格的机场和绵延千里的白云在这里迎来送往了无数与我们一样的来访者。

正如熙攘的现实世界无法阻止我们跨越2000多公里来到香格里拉,轻微的高原反应又怎么阻挡得了我们到奇崛高竣的松赞林寺朝圣,去普达措看“杜鹃醉鱼”,又或是在月光古城喝一碗酥油茶?

在这里,心灵是自由的,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安心感受那由自然的馈赠以及人类毫不吝惜的歌咏造就的香格里拉之美。

噶丹·松赞林寺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就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几乎所有到过松赞林寺的人都会记住这句诗,不仅仅因为这是所有松赞林寺的向导介绍时的一句标准独白,更因为这句话实实在在戳中了我们的内心。

噶丹·松赞林寺距离香格里拉市区不过5公里,如今以它为中心的景区已成为这片旅游区的核心腹地。汽车行驶到山坡之下,远处鎏金铜瓦的屋顶在蓝天之下熠熠生辉,以曼陀罗式布局的寺院建筑群如同从天而降的人间乐土般出现在我们眼前。

摄影:多虔

这座云南规模最大最具特色的藏传佛教寺庙修建于1679年至1681年,由五世达赖赐名“噶丹·松赞林”,也叫“归化寺”。它的布局仿照拉萨布达拉宫,因此也素有“小布达拉宫”之称。在这里,当地藏民用纯净的灵魂供奉着神灵,世代延续、生生不息。如今,寺庙里共居住者900多名僧人,最小的才3岁。

摄影:多虔

看着他们虔诚地点燃香烛,不休止地转动经纶,念诵祈福的经文,即便你不是信徒,你也无法拒绝这座寺庙的召唤。

入寺庙,先拜过四大天王,去除杂念。

摄影:多虔

噶丹·松赞林主体建筑由三座大殿、扎拉菊护法神殿、八大康参以及二百七十余间僧舍组成。八大康参如同八瓣莲花围绕着主殿,象征着吉祥环绕的人间乐土。

从寺庙前门鱼贯而入,经过一条通道即可到达通向三座大殿的楼梯。通道两侧错落有致的建筑为僧舍,不能随意进入。拾级而上,这143级的台阶像是对来访者的一场考验,高海拔之上不能图快,恰好让人放慢脚步虔诚感受这场朝圣。

摄影:多虔

寺中的僧人每日的活动都有严格的时间表,因此时常能在庙堂殿宇之间遇见匆匆穿梭赶赴不同课程的僧人。身边偶有身着暗红色袈裟的僧人经过,对我们的招手回报以谦和友好的微笑,然后一转身无声进入两边透着神秘的康参中。

所谓“康参”,即按僧侣籍贯或来源地的地域划分,将大寺僧侣划分为若干团体,形成地域化的修行组织。松赞林寺三大主殿下共有八大康参,由老僧主持,相对独立地管理教区的行政、宗教、经济事务。

图片来源:东方IC

绕过高墙在大殿广场上稍事休整,待呼吸调匀之后再进入殿内,在高处回头远眺,眼前那一抹形似马蹄的湿地湖便是藏区著名的神湖拉姆央措湖,传说藏传佛教护法中唯一的女性金刚护法白登拉姆的寄魂湖。

湖心小岛是僧侣圆寂举行天葬前诵经的地方,岛上的玛尼堆,则遵循藏民传统,用写上经文、祈福过的石块堆砌而成。玛尼堆与远处高山上的平台相辅相成,那里专供寺院里的僧人圆寂后进行天葬。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