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天地之旅 精美游记>>正文内容

牛明:游多伦诺尔山西会馆记

山西会馆

牛明

那该是有一弯冷月的夜空:车轮辚辚,碾碎了落日的余晖和草尖上的露珠;大漠长烟,野草离离,从多伦诺尔的水边,从山西会馆的门前,一列列满载茶叶、食盐、药材、布匹、曲酒、粮食的车队向北而去,近至贝子庙,远到库伦、恰克图,漫漫行程,穿越风霜,踏过雨雪,而无论走出多远,最后都要再回到被称做“漠南商埠”的多伦,再回到位于多伦的山西会馆的门前。

山西会馆,建于1745年的这处建筑,应该说是当年塞外商贸活动的一个中枢。

那天,又一次地去了多伦,像是专程去拜访山西会馆的。已经降温,天色有些阴沉,好在还是秋季,不是十分冷,况且又是和几个毕业了的学生在一起。

山西会馆已修葺一新,门票只有5元,也好像再没有别的游人。这是一处三进的院落,院落前部的戏台据说是国内仅存不多的古戏台之一。

大殿有四座,其中长殿前有回廊,一看便知是新修的,刚刷过的油漆显得还很拘谨;而两侧厢房内的壁画却没有重新绘制,是三国的故事,斑驳漫乱,失却了很多,“拍一下这里”,我对拿着摄像机的学生说。正殿则是山西人关羽的坐像,左有周仓,右有关平。

山西会馆是由当时财力雄厚的山西籍商人即晋商集资兴建的。历史上的晋商,不可小觑。从北京到塞外的商品贩运,皆为晋商控制。史载,清一代,山西商人垄断了中国北方的贸易和资金调度。而多伦,正是当年面向塞外重要的一处商品集散地——在此地叱诧风云、拨云蹈雾的即是晋商。山西会馆,就是他们进行商务活动和同乡聚会娱乐的场所。

不知是先有多伦古城,还是先有山西会馆。

历史上的多伦古城人口曾达到17万,也有说是30万,总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可以说,汇聚在山西会馆周围的商人们成就着历史上的多伦。

看看城北的汇宗寺,那是康熙1691年于漠北王公会盟大典后敕建的,最盛时,光喇嘛就上千。汇宗寺是神君和君权的殿堂,是宗教和皇权的象征;而遥遥相对,位于城南的山西会馆,却是市井布衣的广场,是世俗的中心,民间的闹市。对汇宗寺,人们只能仰视,只有敬畏;而山西会馆,则亲切得多,就像身边的一位朋友、一个邻居。所以说,山西会馆才是真正属于民众的,属于那南来北往的客商们,属于南迁而来定居开荒做工的流民们,属于或17万或30万人口的历史上的多伦。

所以,山西会馆,那曾经是古城多伦的灵魂!

但眼前的山西会馆,却像一个沉默的弃儿。

面对新漆的颜料,新烧制的青砖,还有大戏台上那扇刚刨光安装上去的门窗,竟有种空虚的感觉。

这是山西会馆吗?这是七八十年前、一二百年前的那个汇集了晋商名流,贩夫往来、清茶瓢香、戏声呕哑的山西会馆吗?这是那个曾经算盘乍响、账簿翻飞、拱手接洽、谈笑风生的山西会馆吗?怎么找不着感觉,怎么没有体验,眼前的寂寥和僵硬怎么去和本已疏散的记忆做苦涩的对照?

古城多伦啊,其实恐怕也没有多少山西会馆的记忆。昨天,像一个记忘记了内容的梦,恍惚迷离。想象是徒劳的,就像回忆自己的童年,似乎什么都发生过,也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谁能来告诉,谁能知道,谁又能来作证呢。

没有记忆的历史是苍白的神话。

从大戏台高翘的屋檐下,飞出了几只不知名的鸟儿,振翅而去,扑落落地颤动着空气;也似乎听到了像是锣鼓的声音,时远时近……。那是哪个年代的?也许在岁月的嬗变中,不变的仅仅是这锣鼓之音?除此之外,便是不断地丢弃、执着地毁损,便是大呼小叫前呼后拥地、甚而是气势磅礴庄严神圣地去和“已经的”“现存的”作决绝的“告别”,于是,留下了残垣断壁,留下了杂草丛生,留下了满目疮痍,留下了破败萧索……。然后,便又是不断地“拾取”、“寻找”。真的能再拣起来吗?真的能再找到吗?即便是重修了的山西会馆,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历史上的会馆面积达5200平方米,现存的建筑面积显然要小得多,而记载中的排楼、钟鼓楼、95间的房屋又哪儿去了呢?

学生已经看得有些无味了,有几个学生一直就在门口待着、没进来。

秋风滑过,脚底卷着几片旋转的落叶。穿着薄薄的一件牛仔衬衣,似乎难挡住不时袭来的阵阵秋凉。系住衣扣,默默地说声:

再见,山西会馆。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