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人物忠义论 后记


后  记

 

(一)关于经典长篇小说

 

平庸文学作品是作者对生活现象的随意演绎;优秀文学作品是作者对生活本质的真实反映;经典文学作品是作者对生活哲理的深刻感悟。

经典文学作品的作者对生活的感悟具有独特性、普遍性和长久性特点。独特性是指不可替代的唯一性、“这一个”;普遍性指人人都会遇到的人生课题;长久性指反复出现,永无止境。

《三国演义》作者认为历史由乱到治的关键时刻“上报国家,下安黎庶”的是曹操、诸葛亮、司马懿这样一些出身低微的人,而不是诸如皇帝及其子孙、皇亲国戚、朝廷命官及其后代一类有政治背景的人,所谓“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水浒传》作者所要表现的是忠臣多磨义士薄命,终不免悲剧命运,并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西游记》作者写孙悟空由妖仙变为神佛的历程,认为只有善改造不了人,改造不了天下,善恶并用才可以改造天下,改造人。

《金瓶梅》作者揭示人的性欲自由化必然导致社会悲剧、家庭悲剧和个人悲剧;

《儒林外史》作者反映最高当权者制度设计的重要性,正如王冕所说:“这个法(指八股取仕)却定的不好,将来读书人既有此一条荣身之路,把那文(真才实学)、行(道德品质)、出(做官)、处(退隐)都看得轻了。”“一代文人有厄”。也就是说八股取仕制度是导致学风、官风、民风败坏的根源。

在中国,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历史从夏商周算起,到清代还在延续。《红楼梦》就是清代盛世出现的一部表现先富起来的一家人的生活、心理和命运的小说。这一家先富起来的人希望自己的家庭长盛不衰,担心生活资料递减,唯恐落入贫困群体,为此不惜剥夺子孙对人生的自由追求,使他们如陷牢笼。优裕的生存条件没有给他们带来幸福,而是痛苦。《红楼梦》作者痛感人的生存条件和生存目的之间的矛盾以及生存条件对生存目的的制约,是人生的大悲剧。

《红楼梦》是中国长篇小说的顶峰之作,如日中天,此后的长篇小说则江河日下,量多质差。只有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创业史》循着《红楼梦》的路子,放出了异样的光彩。小说《创业史》认为农民阶层与私有制联系在一起时,显得自私、狭隘、猥琐、自卑、无情,愚昧落后,贫穷而无助;但一旦与公有制相联系,则显得宽宏无私、聪明友爱、能干进取、自尊自豪。

鲁迅曾经想写长篇小说,但终于没有写,他在给杨霁云的信中说过:“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经做完,此后倘非能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动手。”联系鲁迅对《红楼梦》的评价,他没写长篇小说的原因也许可以从这里得到一些解释。但鲁迅以其对生活感悟的独特性、普遍性和长久性开创了中国文学史上中短篇小说创作的高峰,杂文创作的高峰和散文诗创作的高峰。

《三国演义》、《水浒全传》、《西游记》是中国古代长篇小说中情节类小说的代表作,主要以写叱咤风云的人物和惊心动魄的故事取胜;《红楼梦》、《金瓶梅》、《儒林外史》是中国古代长篇小说中细节类小说的代表作,主要以写平民百姓的生活命运、生活琐事取胜。后者尤其是像《红楼梦》这种需要看一遍想三遍、看五遍想十五遍,还不一定看明白的书,不适于改编为影视及评书,只适合于案头阅读。

 

(二)读经典,知世事,长见识,增智慧,益身心

 

经典长篇小说六大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金瓶梅》、《儒林外史》是作者对人生哲理的深刻思考,凝聚着作者的心血和智慧,是全民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食粮,值得反复阅读,经常阅读。毛泽东在1938年10月和几位著名将领谈起古典小说,开玩笑说:《空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不看完这三部小说,不能算中国人。1957年10月,毛泽东在莫斯科期间说过:《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书,至少要读它三遍,不读三遍没有发言权(见赵以武主编的《毛泽东评说中国历史》),毛泽东一生都在阅读《三国演义》、《红楼梦》等,他还让许世友这些高级将领阅读《红楼梦》,晚年请芦狄给他读四大名著,并对四大名著作出了自己的独特解释。尼克松在《领导者》一书说,搞政治的人要读小说。诺奖得主莫言年青时就阅读《三国演义》和《水浒传》。

一、读小说经典可以知世事,长见识,增智慧,益身心,对健全人格、高尚情操、健康心理的形成起潜移默化的陶冶作用。还可提高人的欣赏、想象、鉴别、思维、写作及认识能力。

二、读小说经典首先是要读懂。读懂的标志是抓住了主脑、主旨、主题。

叶圣陶说:“读一篇文章,如果不明白它的主旨,而只知道一点零碎的事情,那就等于白读。”(《文章例话》)

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说:“凡作一篇文,其用意俱要可以一言以蔽之,扩之则为一万言,约之则为一言,所谓主脑者是也。主脑既得,则制动以静,制烦以简,一线到底,万变不离其宗。”

中央党校哲学家宋振庭说:“如果牵来一头鹿,人们讨论它是公鹿还是母鹿,是梅花鹿还是马鹿,是亚洲鹿还是美洲鹿,究竟还是在鹿这个种属内争论。可对《红楼梦》的研究,却有些指鹿为马,指鹿为兔,指鹿为象,指鹿为猫的区别了。”

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数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因此,研究任何过程,如果是存在着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万千学问家和实行家,不懂得这种方法,结果如堕烟海,找不到中心,也就找不到解决矛盾的方法。”(《矛盾论》)

“纲举目张”可以概括主题的重要性。

阅读要把欣赏和研究结合起来,研究解决“是什么”的问题,揭示主脑、主旨、主题,欣赏回答“怎么样”的问题,不同人对不同小说及人物会有不同感受。研究要以欣赏为基础和归宿;欣赏如果不以对主题的准确把握为前提,那就只能是雾里看花。(朱自清语)

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而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我们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毛泽东《实践论》)

以上这些都是讲阅读名著掌握其主题的重要性。改革开放以来,有一种“无主题”的说法,违背艺术创作的实际。已产生的伟大作品都有主题,就像人都有心脏,细胞都有细胞核一样。没有主题的伟大作品还没有产生,就像没有心脏的人还没有诞生一样。

三、要掌握名著主题,首先是多读作品,“书读百遍,其意自现。”毛泽东说“《红楼梦》至少要读五遍才有发言权。”

其次是把握作品的整体,黑格尔说:“全体才是真理。”读名著最忌讳的就是肢解作品,以偏概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像瞎子摸象一样去理解作品。

再次,不能把素材当做主题,《红楼梦》考证派犯的就是这个毛病。不能把题材当主题,前一段有人要从课本中删除《赤壁之战》,有人要删除武松打虎等,犯的是把表现主题的题材当做主题的毛病。任何时代的作品题材都是有局限性的,但作者从中提炼出来的主题却是具有普遍性和永久性的。就像苹果落地是偶发事件,但从中悟出万有定律却有必然性普遍性特点一样。也不能把作品的意义、价值当做主题。主题是确定的、唯一的,意义价值是可变的、多样的。因时因地因人而异的。认为一个人心中就有一个《红楼梦》,一百个人心目中就有一百个贾宝玉,从其作品意义讲是对的,从主题角度讲则是不对的,就像我们说阿斯匹林的成份性能是确定的,是单一的,但阿斯匹林在一些人那里是治感冒的,在另一些人那里是预防心血管病的,将来也可能是预防癌症的。维生素C在一些人那里是补充人体维生素的,在有的人那里是治乙型肝炎的。但维生素C的主要成分及特征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找准主题还有个找准角度的问题,“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人把找准角度简单化为用一种中国的或外国的什么方法到处乱套,这是一种方法教条主义,要害是忽略每一部作品创作的独特性、创新性。

对长篇小说主题的理解还要在动态中进行。作品的倾向是在人物命运的演化和情节进展中流露出来的,不能抓住一点凝固地去理解。

四、阅读小说名著防止几种倾向。

一种倾向是用阅读把名著搞成小包装食品一样的改编本之类代替阅读名著本身。改编本的要害是功利、迎合、歪曲、恶搞。和名著原作不是一回事。

第二种倾向是用看影视剧代替阅读名著。影视剧多数是现代作者导演演员把自己许多平庸肤浅的人生见解强加于名著的产物,“化神奇为腐朽”。柳青当年就发表声明,反对把《创业史》改编为电影,担心歪曲他要表现的主题。

第三种倾向是用看研究评论文章、书籍代替对原著的阅读。好的评论研究文章就像好的导游和解说员一样,能帮助我们更好地阅读理解原著的精神内涵;不好的评论研究文章则纯粹是误导,把读者引入歧途,使你走火入魔。好与不好怎么鉴别呢?把原著多读几遍就鉴别出来了。

 

(三)说 明

 

2010年春,时任人民出版社、东方出版社首席顾问的李青先生,教我把《红楼梦》、《三国演义》、《金瓶梅》之外的几部古代经典长篇小说的研读体会写出来,和已出版的三部名著研读体会小书形成系列。我当时没有立即答应,因为答应了就要赶时间。我虽然从事古代小说戏曲教学几十年,但真正写成书,要费很大精力。两年多过去了,关于《西游记》的研读体会写出来了,即将出版;《水浒传》的也经过五次大的修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些书稿看起来简单,写起来很难。我的水平有限,敬希读者批判指正。

黄亦九先生和他的爱人李娜为打印这部书稿费了不少心血,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

                                         王志武

                                     2012年12月21日冬至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