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文化元典>> 道家元典>> 庄子研究汇略>>正文内容

庄子这里语句汇总

 

论大小为

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太山为小;莫寿乎殇子,而彭祖为天。天地与并我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庄子》内篇齐物论第二

 

论得道

南伯子葵问乎女逼曰:“子之年长矣,而色若孺子,何也?”曰:“吾闻道矣。”南伯子葵曰:“道可得学邪?”曰:“恶恶可子非其人也。夫卜梁倚有圣人之才,而无圣人之道;我有圣人之道,而无圣人之才;吾欲以教之,庶几其果为圣人乎不然,以圣人之道,告圣人之才,亦易矣,吾犹守而告之,三日而后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后外生。已外主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见独,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人于不死不生。杀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成也。”南伯子葵曰:“子独恶乎闻之? 曰:“闻诸副墨之子;副墨之子闻诸洛诵之孙,洛诵之孙闻之瞻明,瞻明闻之聂许,聂许闻之需役,需役闻之于讴,于讴闻之玄冥,玄冥闻之参寥,参寥闻之疑始。”     《庄子》内篇大宗师第六

 

论是非为一

去言非吹也,言者有言。其所言者,特未定也。果有言邪?其未尝有言邪?其以为异于彀音。亦有辩乎?其无辩乎?道恶乎隐而有真伪?言恶乎隐而有是非?道甚乎往而存?言恶乎存而不可?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故有儒墨之是非,是以其所非而非其所是。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则莫若以明。物无非彼,物无非是。自彼则不见,自知则知之。故曰:彼出于是,是亦因彼。彼是方生之说也。虽然,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因是因非,因非因是。是以圣人不由而照之于天,亦因是也。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果且无彼是乎哉?

彼是莫碍其偶,谓之道枢。枢始得其环中,以应无穷。是亦一无穷。非亦一无穷也。故曰:莫若以明。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苦以菲指喻指之非指也。以马喻马之非马,不若以非马喻马之非马也。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可乎可。不可乎不可。道行之而成,物谓之而然。恶乎然然于然。苍乎不然?不然于不然。

物固有所然,物固有所可。无物不然,无物不可。故为是拳莛与楹,厉于西施,恢桅橘怪,道通为一,其分也。成也;其成也,毁也。凡物无成与毁,复通为一。唯达者知通为一。为是不用,而寓诸庸。庸也者,用也;用也者。通也;通也者,得也;适得而几矣。因是已。

已而不知其然,谓之道。劳神明为一而不知其同也。谓之朝三。何谓朝三?曰:狙公赋芋曰:“朝三而暮四。”众狙皆怒。曰:“然则朝四而暮三。”众狙皆悦。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亦因是也。是以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钧。是之谓两行。

古之人其知有所至矣。恶乎至?有以为未始有物者,至矣,尽矣,不可以加矣。其次以为有物矣,而未始有封也。其次以为有封矣,而未始有是非也。是非之彰也,道之所以亏也。之所以亏,爱之所以成。果且有成于亏乎哉?果且无成与亏乎哉?有成与亏故,昭氏之鼓琴也;无成与亏故,昭氏之不鼓琴也。昭文之鼓琴也,师旷之枝策也,惠子之据梧也。三子之知几乎!皆其盛者也,故载之末年。唯其好之也。以异于彼;其好之也,欲以明于彼;非所明而明之,故以坚白之昧终。而其子又以文之纶绪,终身无成。若是而可谓成乎?虽我亦成也。若是而不可谓成乎?物与我无成也。是故滑疑之耀,圣人之所圈也;为是不用而寓渚庸,此之谓以明。

《庄子》内篇齐物论第二

 

论思辨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倏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女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庄子》外篇秋水第十七

 

论物我为一

罔西问景()曰:“曩子行,今子止;曩子坐,今子起;何其无特操与?”景曰:“吾有待而然者邪?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吾待蛇蚶蜩翼邪恶识所以然吾识所以不然?”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而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子》内篇齐物论第二

 

论养生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庄子》内篇养生主第三

 

论至道

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存于空同之上,故往见之曰:“我闻吾于达于至道,敢问至道之精。吾欲取天地之精,以佐五谷,以养人民,吾又欲官阴阳以遂群生。为之奈何?

广成子曰:“而所欲问者,物之质也。而所欲官者,物之残也。自而治天下,云气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黄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而佞人之心剪剪者又奚足以语至道黄帝退损天下,筑特室,席白茅,闲居三月,复往邀之。广成千南首而卧,黄帝顺下风。膝行而进。载拜稽首而问曰:“闻吾子达于至道。敢问治身奈何而可以长久?

广成子蹶然而起,曰:“善哉乎乎吾语汝至道: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心清。无劳女形,无摇女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女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慎女内,闭女外。多知为败。我为女遂于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阳之原也;为女入于窟冥之门矣,至彼至阴之原也。天地有宫,阴阳有藏,慎守女身,物将自壮。我守其一而处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岁矣。吾行未尝衰。”黄帝再拜稽首曰:“广成子之渭天矣。”

广成子曰:“来余语女:彼其物无穷,而人皆以为终;彼其物无测,而人皆以为极。得吾道者,上为皇而下为王:失吾道者,上见光而下为土。今夫百昌皆生于土,而反于土。故余将去女,入无穷之门,以游无极之野。吾与日月参光,吾与天地为常。当我缗乎远我昏乎人其尽死,而我独存乎!

《庄子》外篇在宥第十一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