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文化元典>> 儒家元典>> 孟子>>正文内容

孟子这里语句汇总

孟轲

论国家

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万取千焉,千取百焉。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厌。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君进贤,如不得已,将使卑逾尊,疏逾戚,可不慎与?左右皆曰贤,未可也;诸大夫皆曰贤,未可也;国人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左右皆曰不可,勿听;诸大夫皆曰不可,勿听;国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见不可焉,然后去之。左右皆日可杀,勿听;诸大夫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故曰.国人杀之也。如此,然后可以为民父母。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

 

凶年饥岁,君之民老弱转乎沟壑,壮者散而之四方者。几千人矣;而君之仓廪实,府库充,有司莫以告,是上慢而残下也。曾子曰:“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平尔者也。”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

 

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市,廛而不征。则天下之商皆悦,而愿藏于其市矣;关,讥而不征,则天下之旅皆悦,而愿出于其路矣:耕者,助而不税,则天下之农皆悦。而愿耕于其野矣:廛无夫里之布,则天下之民皆悦,而愿为之氓矣。信能行此五者,则邻国之民仰之若父母矣。率其子弟,攻其父母,自有生民以来未有能济者也。如此,则无敌于天下。无敌于天下者,天吏也。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天下育达尊三:爵一 ,齿一,德一。朝廷莫如爵,乡党莫如齿,辅世长民莫如德。恶得有其一以慢其二哉?故将大有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欲有谋焉,则就之。其尊德乐道,不如是,不足与有为也。故汤之于伊尹。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王;桓公之于管仲,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霸。今天下地丑德齐,莫能相尚,无他,好臣其所教,而不好臣其所受教。汤之于伊尹,桓公之于管仲,则不敢召。管仲且犹不可召,而况不为管仲者乎?

《孟子》公孙丑章句下

 

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

《孟子》公孙丑章句下

 

人伦明于上,小民亲于下。《孟子》滕文公章句上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

《孟子》滕文公章句上

 

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且一人之身,而百公之所为备,如必身为而后用之,是率天下而路也。故曰,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

《孟子》滕文女章句土

分人以财谓之惠,教人以善谓之忠,为天下得人者谓之仁。是故以天下与人易,为天下得人难。

《孟子》滕文公章句上

 

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

《孟子》滕文公章句上

 

盂子谓戴不胜曰:“子欲子之王之善与?我明告子。有楚大夫于此,敌其子之齐语也。则使齐人傅诸?使楚人傅诸?

曰:“使齐人傅之。”

曰:“一齐人傅之,众楚人咻之,虽日挞而求其齐也,不可得矣:引而置之庄岳之间敬年。虽日挞而求其楚,亦不可得矣,子谓薛居州,善士也,使之居于王所。在于王所者。长幼卑尊皆薛居州也,王准与不为善在王所者,长幼卑尊皆非薛居州也,王谁与为善一薛居州,独如宋王何?

《孟子》滕文尘章句下

 

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乱。

《孟子》滕文公章句下

 

圣王不作,渚侯放恣,处士横议,汤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君,是禽兽也。公明仪曰:“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包,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屯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作于其必,害于其事;作于其事,害于其政。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

《孟子》滕文公章句下

 

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孟子》离娄章句上

 

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贤役大贤;天下无道,小役大,弱役强。斯二者,天也。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孟子》离娄章句上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孟子》离娄章句下

 

以善服人者,未有能服人者也;以善养人,然后能服天下。天下不心服而王者,未之有也。

《孟子》篱娄章句下

 

禹恶旨酒而好善言。汤执中,立贤无方。文王视民如伤,望道而未之见。武王不泄尔,不忘远。周公思兼三王,以施四事;其有不合者,仲而思之,夜以继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

《孟子》离娄章句下

 

天子能荐人于天,不能使天与之天下;诸侯能荐人于天子,不能使天子与之诸候;大夫能荐人于诸侯;不能使诸侯与之大夫。昔者,尧荐舜于天,而天受之;暴之于民,而民受之;故曰,天不言,以行与事示之而已矣。

《孟子》万章章句上

 

为人臣者怀利以事其君,为人子者怀利以事其父,为人弟者怀利以事其兄,是君臣、父子、兄弟终去仁义,怀利以相接,然而不亡者,未之有也。

  《孟子》告子章句下

 

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穆公用之而霸。不用贤,则亡,削何可碍与?

《孟子》告子章句下

 

今之事君者皆曰:“我能为君辟土地,充府库。”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君不向道,不志于仁,而求富之,是富桀也。“我能为君约与国,战必克。”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君不向道,不志于仁,而求为之强战,是辅桀也。由今之道,天变今之俗,虽与之天下,不能一朝居也。

《孟子》告子章句下

 

君子之事君也,务引其君以当道,志于仁而已。

《孟子》告子章句下

 

鲁欲使乐正子为政。孟子曰:吾闻之,喜而不寐。”

公孙丑目;“乐正子强乎?

曰:“否。”

“有知虑乎?”

曰:“否。”

“多闻识乎?”

曰:“否。”  “然则奚为喜而不寐?

曰:“其为人也好善。”

“好善足乎?

曰:“好善优于天下,而况鲁国乎?夫苛好善,则四海之内皆将轻千里而来告之以善;夫苟不好善,则人将日,“沲沲,予既已知之矣。”沲沲之声音颜色距人于千里之外。士止于千里之外,则谗谄面谀之人至矣。与谗谄面谀之人居,国欲治,可得乎?

《孟子》告子章句下

 

公孙丑曰:“诗曰:‘不索餐兮’。君子之不耕而食。何也?

孟子曰:“君子居是国也,其君用之。则安富尊荣;其子弟从之,则孝悌忠信。‘不素餐兮’,孰大于是?

《孟子》尽心章句上

 

不信仁贤,则国空虚;无礼义,则上下乱;无政事,则财用不足。

  《孟子》尽心章句下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孟子》尽心章句下

 

诸侯之宝三:土地、人民、政事。宝珠玉者,殃必及身。

《孟子》尽心章句下

 

论教育

 

博学而详说之,将以反说约也。

《孟子》离娄章句下

 

无或乎王之不智也。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吾见亦罕矣,吾退而寒之者至矣。吾如有萌焉何哉?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不专心致志,则不得也。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诲二人弈,其一人专心致志,惟弈秋之为听。一人虽听之,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为是其智弗若与?曰:非然也。

《盂子》告子章句上

 

羿之教人射,必志于彀;学者亦必志于彀。大匠诲人必以规矩。学者亦必以规矩。

《孟子》告子章句上

 

夫道若大路然,岂难知哉?人病不求耳。

《孟子》告子章句下

 

教亦多术矣,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

《孟子》告子章句下

 

君子之所以教者五:有如时雨化之者,有成德者,有达财者,有答问者,有私淑艾者。此五者,茁予之所以教也。

《孟子》尽心章句下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孟子》尽心章句下

 

论人性

 

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

《孟子》粱惠王章句上

 

吾闻之也:君子不以其所以养人者害人。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

 

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谓其君不能者,贼其君者也。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苛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

《孟子》滕文公章句上

 

告子曰:“性犹杞柳也,义犹梧脆也;以人性为仁义,犹以杞柳为梧脆。”

孟子曰:“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柘耽乎?将士贼杞柳而后以为梧脆也?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梧脆,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望与?率天下之人而祸仁义者,必子之言夫!

《孟子》告子章句上

 

告子曰:“性犹湍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人性之无分善不善也,犹水之无分于东西也。”

孟子曰:“水信无分于东西,无分于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今夫水,搏而跃之,可使过颡;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岂水之性哉?其势则然也。人之可使为不善,是性亦犹是也。”

《孟子》告子章句上

 

告子曰:“生之谓性。”

孟子曰:“生之谓性也,犹白之谓白与?

曰:“然。”

“白羽之白也,犹白雪之白;白雪之自犹白玉之白与?

曰:“然。”

“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牛之性犹人之性与?

《孟子》告子章句上

 

论仁义

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  ·

《孟子》粱惠王章句上

 

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莫之御而不仁,是不智也。不仁,不智。无礼,无义,人役也。人役而耻为役,由弓人而耻为弓,矢人而耻为矢也。如耻之,莫如为仁。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

《孟子》公孙丑章旬上

 

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孟子》离娄章句上

 

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智之实,知斯二者弗去是也;礼之实,节文斯二者是也;乐之实,乐斯二者,乐则生矣;生则恶可已也,恶可已,则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

《孟子》离娄章句上

 

告子曰:“食色,性也。仁,内也,非外也;义,外也,非内也。”

孟子曰:“何以谓仁内义外也?

曰:“彼长而我长之,非有长于我也:犹彼白而我白之,从其白于外也,故谓之外也。”

曰:“异于白马之白也,无以异于白人之白也;不识长马之长也,无以异于长人之长与?且谓长者异乎?长之之者义乎?

曰:“吾弟则爱之,秦人之弟则不爱也,是以我为悦者也,故谓之内。长楚人之长,亦长吾之长,是以长为悦者也,故谓之外也。”

曰:“耆秦人之炙,无以异于耆吾炙,夫物则亦有然也,然则耆炙亦有外欤?

  《孟子》告子章句上

 

孟季子问公都子曰:“何以谓义内也?

曰“行吾敬,故谓之内也。”

“乡人长于伯兄一岁,则谁敬?

曰:“敬兄。”

“酌则谁先?

曰:“先酌乡人。”

“所敬在此,所长在彼,果在外,非由内也。”

公都子不能答,以告孟子。

孟子曰:“敬叔父乎?敬弟乎?彼将曰,‘敬叔父。’曰,‘弟为尸,则谁敬?’彼将曰。‘敬弟。’子曰,‘恶在其敬叔父也?’彼将曰,’在位故也。’子亦曰,‘在位故也。庸敬在兄。斯须之敬在乡人。’”

季子闻之,曰:“敬叔父则敬,敬弟则敬,果在外,非由内也。”

公都子曰:“冬日则饮汤,夏日则饮水,然则饮食亦在外也?”

《孟子》告子章句上

 

仁,人心也;义,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鸡犬放,则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孟子》告子章句上

 

仁之胜不仁也,犹水胜火。今之为仁者,犹以一杯水救一车薪之火也;不息,则谓之水不胜火,此又与于不仁之甚者也,亦终必亡而已矣。

《孟子》告子章句上

 

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为不热,不如荑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

《孟子》告子章句上

 

居下位,不以贤事不肖者,伯夷也;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不恶污君,不辞小官者,柳下惠也。三子者不同道,其趋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君子亦仁而已矣,何必同?

《孟子》告子章句下

 

王子垫问曰:“士何事?

孟子曰:“尚志。”

曰:“何谓尚志?

曰:“仁义而已矣。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居恶在仁是也;路恶在义是也。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

《孟子》尽心章句上

 

仁者以其所爱及其所不爱,不仁者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

《孟子》尽心章句下

 

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

《孟子》尽心章句下

 

人皆有所不忍,达之于其所忍。仁也;人皆有所不为,达之于其所为,义也。人能充无欲害人之心,而仁不可胜用也;人能充无穿逾之心,而义不可胜用也;人能充无受尔汝之实,无所往而不为义也。

《孟子》尽心章句下

 

论仁政

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污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八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

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捡,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包,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地方百里而可以王。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褥;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可使制梃以挞泰楚之坚甲利兵矣。

彼夺其民时,使不得耕褥以养其父母。父母冻饿,见弟妻子离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谁与王敌?故曰:“仁者无敌。”

《孟子》粱惠王章句上

 

七八月之间旱,则苗槁矣。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然兴之矣。如是,熟能御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杀人者也。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皆引领而望之矣。诚如是也,民归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

《孟子》粱惠王章句上

 

保民而王,奠之能御也。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然则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

《孟子》梁惠王句上

 

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娄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类也。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举斯心加渚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无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矣。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视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孟子》梁惠王童句下

 

君行仁政,斯民亲其上,死其长矣。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

 

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一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诫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仁则荣。不仁则辱;今恶辱而居不仁,是犹恶湿而居下也。如恶之。莫如贵德而尊士。贤者在位,能者在职:国家闲暇。及是时,明其政刑。虽大国,必畏之关。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民事不可缓也。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不行王政云尔;苟行王政,四海之内皆举首而望之。欲以为君。

《孟子》滕文公章句下

 

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不可法于后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故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圣人既竭目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圆平直,不可胜用也;既竭耳力焉,继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胜用也;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也。故曰,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谓智乎?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插其恶于众也。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诗曰:“天之方蹶,无然泄泄。”泄泄沓沓也。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遭者,犹沓沓也。故曰,责难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

《孟子》离娄章句上

 

规矩,方员之至也;圣人,人伦之至也。欲为君,尽君道:敢为臣,尽臣遭。二者皆法尧舜而已矣。不以舜之所以事尧事君。不敬其君者也;不以尧之所以治民治民,贼其民者也。孔子曰:“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暴其民甚,则身弑国亡;不甚,则身危国削,名之曰“幽”“厉”,虽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也。诗云:“段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此之谓也。

《孟子》离娄章句上

 

之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亦然。天于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後;唧大夫不仁,不保宗庙;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今恶死亡而乐不仁,是犹恶醉而强酒。

《孟子》离娄章句上

 

柴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走圹也。故为渊驱鱼昔,獭也;为从驱爵者,鹳也;为汤武驱民者,桀与纣也。今天下之君有好仁者,则诸侯皆为之驱矣。虽欲无王,不可得矣。今之欲王者,犹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苟为不畜,终身不得。苛不志于仁,终身忧辱,以陷于死亡。诗云:“其何能淑,载胥及溺。”此之谓也。

《孟子》离娄章句上

 

人不足与适也,政不足间也;唯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

《孟子》离娄章句上

 

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

《孟子》离娄章句上

 

以佚道使民。虽劳不怨。以生道杀民,虽死不怨杀者。  《孟子》尽心章句上

仁言不如仁声之入人深也,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民畏之;善教,民爱之。善政得民财,善教得民心。

《盂子》尽心章句上

 

有布缕之征,粟米之征,力役之征。君子用其一,缓其二。用其二而民有殍,用其三而父子离。

《孟子》尽心章句下

 

不仁而得国者,有之矣;不仁而得天下者,未之有也。

《孟子》尽心章句下

 

论意志

夫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夫志至焉,气次焉;故曰:“持其志,无暴其气。”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志一则动气,气一则动志也。今夫蹶者趋者,是气也,而反动其心。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

《孟子》滕文公章句上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围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包,发于声,而后喻。

《孟子》告子章句下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