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作家专栏 侯雁北文集 翠花姑娘>>正文内容

24、翠花姑娘

长安县令田秀同被调回原籍以后,太乙镇那个被革了职的捕头,又在街上大摇大摆地走动起来。他几次去过咸阳的王员外府上,王府管家也来过太乙镇几次。他们相互勾结,究竟在暗中策划了怎样的阴谋,除远在泾河之滨的封凤稍稍知道一些以外,其他人谁都被蒙在鼓里。

封凤和王府管家自那年发生苟且之后,近年来暗中仍有来往。王府管家事务繁杂,他们的来往多是封凤主动找上门去。每次,她从咸阳归来,除了腰包里装着一些碎银以外,心里也装着一种奢望,日夜都盼着王员外的愿望得以实现,以便自己捞到更大的好处。

一天,王府管家突然来韩家庄叫封凤快去咸阳商量一件大事。封凤去了,才知道他们正筹划着如何诱捕翠华的事,并要她扮成一个乞婆,潜伏在太乙镇,装作为家人访医求药,在最短的时间内,打探清楚翠华的每日行踪。

瑞云庵每日以打云板为生活号令,每月除逢“戊”日无宗教活动外,每天五更即“开清”

念诵早堂功课。翠华现在已被升为“提科”,念诵早堂功课,她必场场参加。逢“戊”日庵内无此活动,她便外出采药或为附近穷苦农民治病,每每要忙到天晚才能回庵。采药治病的范围多在前后木架山、玉案峰、后屯、云彩沟、太乙村和寨子村一带。在这一带,翠华为人治病疗伤的名声已超过了师父静心师太,尤其在接骨方面,她钻研出的特殊方法,使不少人重新站立起来,开始了新的生活。经过翠华治疗的人,对她感激不尽,有人还要为她悬牌挂匾,以示感恩戴德。

封凤打听清楚了这些情况以后,立即报告给王府管家。王府管家经过和已被革职的太乙镇捕头秘密合计,即以拐骗财物而逃婚的罪名,制定出诱捕翠华的一套计划。

七月戊申这日,封凤躲在前木架山的丛林中,远远望见翠华去断桥谷采药去了。云彩沟有个精壮小伙,前些日上山打柴时,不慎将大腿骨摔断了,现正躺在床上,呻吟不止。这个打柴人,家有老母幼子,生活过得十分艰苦。翠华可怜他,决心要把他的腿治好。她知道断挢谷有一种草药,为接骨生筋主药,今日便特来寻找。这些自然是封凤不关心的,也是她不需要知道的。她只目不转睛地窥视着翠华的去向,像飞在天空的恶鹫窥视着地上的猎物!

一会儿,王员外骑着一匹大马,管家领着十多个家丁,人喊马嘶地到了玉案峰前的十家院村。封凤看见了这帮人,急忙从丛林中蹿出来,带领来人直奔玉案峰间的断桥谷去了。

王府管家心眼多,以为这样直冲上去,对实现抓捕计划不利。他喊住封凤,问:

“有没有另一条路可以包剿过去?”

封凤说:

“这是惟一的一条路!只能从这儿冲上去;上去了,她就插翅难逃了!难道她会爬到玉案峰顶去?”

管家说:

“怕就怕她爬到峰顶去!你想想,人到走投无路时,什么事干不出来?她万一上去了,我们谁能上去?我们把玉案峰包围了,她一头栽下来,落个粉身碎骨,我们图个什么呢?”

管家和封凤正争论着,王员外却急了:

“这会儿还磨闲牙!时间要紧,就这样冲上去,我不信她有本事攀到山顶顶去!”

管家心里还犯嘀咕。但员外发了话,他也怕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坏了大事,担不起责任,就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只跟着封凤,扶着员外,不顾一切地直奔断桥谷而去。

翠华正在那儿的沟壑间采药,忽听人喊马叫,直起身子看时,只见封凤打头,王员外和管家随后,一直朝她奔来。她知道这又是一场大祸,便不顾一切地向玉案峰攀去。玉案峰顶直插在一片云雾之中,翠华脚下没了路径,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正在十万火急中,她看见一条葛藤从高处垂挂下来,就抓着藤条攀上去。玉案峰顶只有一席之地,四面全是悬崖陡壁。悬崖之下,云山雾海,深不可测。

眼看着来人一步步向她逼近,翠华心想今日这一劫难,她若逃不过去,定会被王员们抓住。在这关键时刻,她将自己一生的灾难齐齐想了一遍,才知道自己原以为出家入道之后,便可以躲过一切劫难,谁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眼下的这一灾难,她可能再也躲不过去了。

翠华这样想着,不由得向四周望去。四周涌动着无边无际的云雾,像茫茫大海里的波涛。她脚下再没有路了:玉案峰顶,一席之地;玉案峰下,万丈深沟!

翠华仰起头向上天祈祷。头顶,红日当空,光芒四射。在万道金光中,她向太乙真人既是哭诉又是求助地呼喊:

“天神呵!我做个平平常常的女人不可能,做个清清净净的出家人不可能,您教我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翠华在诅天咒地。这声音在高空中飞扬,在群山中激荡,一阵高过一阵,一浪高过一浪,把一切声音──风吼雷鸣、猿啼虎啸,都压了下去。整个宇宙喑哑了,一切声音汇成撕肝裂肺的控诉,撼天动地的祈求:

“……你教我怎么办呢?你教我怎么办呢?”

群山不断地一齐回应:

“……你教我怎么办呢?你教我怎么办呢?”

这时候,只见一片祥云从远处飘来。祥云中站着那位须眉皆白的仙翁。仙翁手执一柄拂尘,轻轻地只向空中挥舞。于是云破天开,仙乐四起,翠华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好像要飞了起来,好像已飞了起来!

翠华羽化成仙!

对这一切,封凤、王员外和王府管家一干人都没有看见,也没有听到。翠华羽化成仙的事是神圣而神秘的,是他们这些人无法看见也无法听到的,他们只顾向上追赶,向前追赶,封凤还不住声地喊着骂着翠华。他们的行径,他们过去和现在所干的一切,引起了天怒人怨!

霎那间,终南山地崩山裂,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河水倒流。到处一片火海;巨大的山石,满天飞舞,互相碰撞,一齐降落,又一齐升起……终南山沸腾了!终南山愤怒了!它在审判高尚与罪恶、善恶与美丑。山水重新排列组合,组合排列。……这是高尚与罪恶、善恶与美丑的大分裂,大爆破!

石破天开的一幕,片刻间平静了。终南山雨过天晴,一道彩虹悬挂在高空。彩虹的倩影倒映在平静的、刚刚形成的水湫池里,冷风也钻进风洞和冰洞。天地又恢复到原来的平静和祥和,到处鲜花盛开,莺歌燕舞……

封凤在山石塌陷时被活活砸死!

王员外和管家被山洪冲得无踪无影!

终南山这段距长安最近的秀美峰峦,被人们改称为翠华山!

人们在水湫池畔建起了翠华仙姑庙;庙堂里香火鼎盛!

翠华山和整个终南山,从此成为道教圣地,老子庙、太乙宫、三清殿、师太堂林立!

一年后,韩玉和小裙儿结了婚。在他们新组成的家庭里,在小裙儿的关照爱护和劝告下,韩玉不再赌博了,而且变得勤劳节俭,会过日子。他和小裙儿生活得和和美美,很快地便生下一个男孩。这孩子虽没见过姑姑,但长大之后听了姑姑的身世,却很崇敬姑姑,惦念姑姑。因之每年姑姑羽化成仙之日,他必带领村中一群年轻人,去翠华山朝拜祭奠姑姑,朝拜祭奠之后,还接姑姑的灵魂回泾阳娘家住一些天。从此这一活动由唐而宋、元、明、清,一直不曾间断。

泾阳人敲着锣鼓、抬着香蜡祭品,往返来回于泾阳与翠华山间,常常要走几日路程。途中所过村镇,人们听见锣鼓声,都要赶出家门,为翠华祈祷祝福,愿朝拜祭奠者将他们的祝愿带到翠华山去。那长长的朝拜祭奠队伍,天晚了歇息在哪里,哪里的人便为他们管吃管喝管住,热情接待,把翠华的娘家人当贵宾看待。人们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对翠华的爱戴和尊敬。

翠华姑娘的故事,就这样一代接一代,一直流传到现在。

没有人知道潘朗的确切消息。有人说潘朗自翠华羽化成仙即立志终生不娶,他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身体硬朗,无疾而终,享年一百多岁。又有人说,潘朗从那时起即隐姓埋名,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出家入道,后来竟做了一个什么宫观的住持,并在道教教理教义方面,颇有研究,还写出了几本很有价值的书卷。还有人说,翠华羽化成仙那日,潘朗突然失踪。传布这说法的人,似乎在说翠华成仙之时,也将潘朗接了去。对这几种说法,后人缺乏考证,究其原因大概是由于人们认为,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一个勤劳质朴而又忠于爱情的人,必有好的结果,至于他是否成仙入道,也就无关紧要了。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