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作家专栏 侯雁北文集 翠花姑娘>>正文内容

21、翠花姑娘

潘朗赶了两天路,天将晚时才回到家里。

一个多月来,潘朗杳无音讯。伯父牵挂侄儿,面有愁色,身体却是好好的。

潘朗见伯父还这么硬朗,就知道自己受骗了。伯父并没给他写过信,也没有托人给他写信。写信要知道地址,伯父若知道地址,肯定会亲自找来,何必写封信呢?

事实上,一月多来,伯父已几次出门找过他了。他北去过五凤山背后,南去过周至、户县,东到过二华潼关,西到了甘肃凉州。这一个多月,他除了走州过县地找侄儿,几乎什么事也没干。

在找寻潘朗的日子里,潘森听说侄儿是跟翠华姑娘私奔的。一想到侄儿有这个姑娘陪伴着,他心里反而变得有些踏实,因为翠华是个极聪明的孩子。这两个孩子是被封凤和咸阳的王员外逼着逃出去的,他一想到他们在异地他乡,漂泊流离,就恨透了这两个人间恶魔!

潘朗向伯父述说了一月来的经历。伯父说:

“他们使的是调虎离山计。这封信你能收到,这说明他们肯定知道翠华在哪里。但他们不敢去长安县太乙镇抓人,因为他们也知道翠华正被人保护着,而这些人又是他们惹不起的。他们想将你先骗回来,然后再把翠华骗回来,使她乖乖地束手就擒。……现在咱们只有将计就计:你只在家呆着,装出对翠华已死了心的样子,让他们的阴谋无法得逞!”

伯侄俩如此这般地商议着,时间已到了后半夜。

第二日一早,潘朗就去了韩家庄。

潘朗先找到韩玉。他将翠华捎的小衫儿交给他,请他转交给小裙儿。他向韩玉转述了翠华丁宁过的许多话,韩玉听了既为妹妹的出家伤心落泪,也为妹妹的叮嘱自惭自愧。他回顾了自己几十年走过的人生道路,决心改弦更张,重新做人。

过了几日,韩玉终于找个机会将小裙儿的小衫向她送去了,同时把妹妹捎的话也告诉给了她。小裙儿感激不尽。她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将她当人看待,还有人关心着她今后大半辈子的事。听到翠华已出家做了道姑,小裙儿沉默半晌,不知该说什么好。

从此韩家庄人都知道翠华出家了。他们为翠华叫屈,都说这么好个姑娘,硬让嫂嫂遭踏了,逼得走投无路了!封凤在韩家庄受众人唾骂,再也抬不起头,整日只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偶尔,她从村道上走过,屁股后总要跟一群小孩。孩子们拍着手唱道:

风摆柳,柳摆风,

这婆娘是个大懒虫。

河东吼,吼河东,

她的罪行说不清!

只爱钱,死爱钱,

她在钱眼里打秋千。

秋千倒,钱串断,

落个骂名万万年!

……

潘森的织布坊已经停业,几张织布机上绕满了蜘蛛网。

潘朗没精打彩,好像生了一场大病。“翠华已出家做了道姑!”这虽是他对外人不得不这么说的一句谎话,但说得次数多了,他却觉得翠华好像真的出了家,真的做了道姑。有时候,他还觉得,翠华真有走这条路的可能。她有家不能归,家里有封凤,咸阳有王昌;这两人不死,她难道要在满世界流浪?流浪的生活是最危险的,何况她是个弱女子;王昌神通广大,随时会派人将她抓住!柳茵娘家并不是永远可以呆下去的地方,老人家八十多岁了,她不能永远护着我们……

经过这么前思后想,潘朗立即意识到,翠华说的“你对别人就说我已出家做了道姑”,绝不是一句随便话。她说话做事,都要经过深思熟虑。如果翠华真走了这条路,哪将怎么办呢?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觉得这是一个问题,现在分开了,却觉得这确实是个问题。封凤、王昌难道真地非逼她走这条路不可!世界这么大,除了混元宫、瑞云庵这类地方,难道她再无去处?

这几日,潘朗老被这些问题纠缠着,吃饭时想,走路时想,睡觉时想,想得他心烦意乱,头昏脑胀。他不断地埋怨自己离开翠华时,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他想把这些话说给伯父,跟老人家商议商议。他想对伯父说,翠华如果真出家做了道姑,他也要跟着她出家。他想把这心事说给伯父,又不敢说给伯父。伯父没有儿子,他的家业、手艺要他继承,他的晚年要他照料。这些话他怎么向老人家开口呢?

离开白家湾、离开柳茵娘的时候,翠华明明嘱咐他:伯父的病好了,你还可以再来。现在伯父压根儿就没有病,他们完全是中了坏人的奸计,他怎么可以老呆在家里,把翠华一人丢在外地?何况那里现在明显的还有封凤、王昌派的耳目。他必须立即把这些告诉给翠华,和她好好做一番商议。

潘朗终于鼓起勇气把心里想的这些话说给了伯父。伯父静静地听着,想着,想着,听着。最后,他说:

“你的分析是对的。那个被革了职的捕头还在太乙镇,他不能从衙门领薪奉了,却可以从员外府支钱。坏人还躲在暗处,阴谋还在进行。……你再回到太乙镇的白家湾去,又能怎么样呢?我估计,你能想到的事,翠华早想到了,她比你心细。翠华出家,是势之所趋!只有静心师太可以保拥她,只有定一道长可以保护她,这都是太乙真人的神力。田秀同是个好县令,但他书生气太重。他吃皇粮,朝廷也不可能总让他长期呆在长安!”

老人慷慨激昂地说完这段话,又沉默了。最后叹息一声说:

“我是个俗人,不知道,也不知儒,我只觉得现在的世上,道德已经丧尽。好像有人说,‘道德丧,则礼乐不理!’目前,谁能救翠华呢?似乎也只有主宰万物的神了。道家认为,世上的一切,皆由‘道’所创造和主宰。封凤、王昌逼迫翠华走向‘道’,这对翠华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也是她的造化。太上老君主张凡事要自然而然,你可以去找她,也可以不去找她。在目前的情况下,也许不去更好。她将来若真成道果,会忘掉你,也会忘掉一切痛苦。依我看,你应该成全她;这种成全,其实就是对她的保护!”

伯父说到这里,戛然止住,一句话再不说了。他静静地坐在一盏豆油灯下,活像一位刚刚分身降世的太上老君。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