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学院文学 作家专栏>>正文内容

在悦读中慢慢理解

        别有滋味

        在这样的“悦读”中,我慢慢理解了当年老师说故事时脸上的那一抹微笑。

        很多年以前,大学毕业后,一位教授告诉我:在毕业考试批卷期间,另一位教授拿着我的答卷,兴奋地要其他教授看我写的答案。他说他记得那位教授不断赞叹:“写得真好呀!”

        我喜欢这个“故事”,多于文凭上的成绩或奖项所能带来的荣誉。那其中有美好的欣赏之情――批卷的教授难得看到有学生看出什么是“文学”,忘了打分数的现实,忙着要同事来欣赏学生的领悟。告诉我的那位教授,我记得他诉说时脸上的微笑;究竟他是在间接地表示对一个学生的欣赏,或是他自己也在忘情地回味同事欣赏学生的真性情呢?

        这些年来,同样的故事,经常在我家书房重演。一个日光艳丽的早晨,妻一边批改一班中学生的阅读理解答卷,一边不断赞叹:“写得真好呀!”她“强迫”我一定要看其中几个学生写的答案。开始时,我只是“礼貌”地阅读,读着读着,却忍不住一份又一份地要过来看了。

        阅读理解是中学华文试卷中的必考项目,我们为语文中心的学生安排考试,选了一篇张晓风的散文来出题,让学生领略何谓文学的思考?文章里提到作家小时候,班上的同学们把家里准备的便当带到学校去吃,都会先把饭给吃完了,最后才享受便当里的精华――半个卤蛋;那是“故事”令人期待的高潮。另外,作家不喜欢口香糖,认为它“悲惨”如人生――童年少年青年的香味嚼着嚼着消失殆尽,最后还吞不下去,被人唾弃。

        原文的末段这么写:人生能否摆脱“口香糖模式”,而成为我小时候那种渐入佳境的“便当模式”?我深深困惑。

        阅读理解的最后一道题目是:读了本文的最后一段,你有什么感想?虽然是发挥题,我们仍准备了参考答案,内容是宁可选择“便当模式”而避免沦为“口香糖模式”,说明原因并谈谈该如何做到。然而,读着那一班学生的答案,却有连串意外的惊喜。

        其中一个学生说:无论是先甜后苦或先苦后甜,重要的是,尝到甜时要懂得停下来享受,尝到苦时要懂得坚强面对。人生是渐入佳境或渐入困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人面对人生的态度。

        另一个学生说:人生是不能避免“口香糖模式”的。既然如此,既来之,则安之。老人家像口香糖也非坏事,就用其“黏性”,和老朋友保持联系,让家人有凝聚力,且不让自己和社会时代脱节,发挥“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

        欧阳修为梅尧臣的诗集写序,赞他“自为童子,出语已惊其长老。”我想说,如果遇到“自为弟子,出语已惊其师长”的学生,其中唤起的欣赏之情,已经超越了考试和评级,甚至超越了对青春或某人的赞羡,而是一份在现实人生里遇见文学眸光之喜悦。欧阳修还说梅氏的文章“不求苟说于世”,意思是不随便配合来取悦于人。眼前学生写的答案,闪现着年轻而新鲜的文学感悟――才16岁呢!――真是让人“悦读”。

        人生,本来就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引导学生感受人生并思考其意味,才是人文教育的终极目标吧?当我和妻这样“私相传阅”令自己动容的“答案”时,忽然很想念当年说故事和故事里被说到的老师们。在这样的“悦读”中,我慢慢理解了当年老师说故事时脸上的那一抹微笑。

       那一天,我决定为这些美丽的“答案”写一篇文章。当我把学生的卷子折好,在窗边的日光里拍下照片后,我听到自己在说:“写得真好呀!”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