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大家园地 高海夫文集 赏析>>正文内容

说孟浩然诗《过故人庄》

 

孟浩然是最先跨入盛唐时代的诗人之一。盛唐的诗坛,众舸争流,百花竞妍。这众多的诗人自然创作个性各异,成就高下有别,但惟其千差万别,才得以成其丰富多彩,使人目不暇接,得到审美的满足。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由于仕途蹭蹬,孟浩然也有过失意、不平与愤懑。不过,他既未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也不曾触及社会矛盾的暗流,其失意不平之情,在他的心境中并没有掀起狂涛巨澜,只不过如“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而已。因而他的诗就缺乏震撼人心的力量。他那颗见遗于盛世的心,或溶入山川胜景,或溶入田家乐趣,终于他成为一位山水田园诗人,也使他的山水田园诗呈现出特有的艺术个性:清淡自然。这首广为流传的田园诗就是一个颇为典型的例子: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方回说:“此诗句句自然,无刻画之迹。”(《瀛奎律髓刊误》卷二十三)完全不错。纪昀又进一步指出:“孟诗清而切。……学孟不成,流为浅语。如此诗之自然冲淡,初学遽躐等而效之,不为滑调不止也。”(同上)“清而切”意谓虽清淡自然,却表现真切、情意切至。如做不到真切、切至,只余下清淡自然的躯壳,势必流于浅薄浮滑。孟诗的不易学处,正在于清淡自然,又富于韵昧。
 
首两句,平平写来,无丝毫刻画渲染,但盛情邀约,已显示出故人的情谊;杀鸡炊黍,而非玉盘珍馐、金樽美酒,也透露出缕缕浓郁的田家风味。具鸡黍,语出《论语·微子》“荷蓧丈人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但信手拈来,略加变化,如自己出,毫无镶嵌的痕迹。
   
首联已写足题面的意思,以下遂就“过”字,即这次应邀来访申写其见闻活动。“绿树”二句,写初“至”时所见“故人庄”外的景色:村边则绿树环绕,远处则青山横斜。绿树、青山,色彩是那样的宜人;树绕、山斜,环境又是那样的恬静、优美。视线由近而远,由“村边”的“绿树”,而“郭外”的“青山”,则诗人翘首顾盼之态亦仿佛可见,心悦神往之情也不难感知。“合”“斜”二字,极为传神,却又是极为寻常的字眼,虽“切状”而却非“巧言”。说它“切状”,除了它分别切合树形、山影之外,对一个小村庄来说,它也是十分切合,让人倍感真实的。惟其小,才能够一览无余,四周的风光,尽收眼底。如果是一个大城镇,恐怕就很难产生这样的感知了。
 
“开轩”二句,由庄外的翘首四望进而写入室畅饮欢谈。人方入室,“开轩面场圃”,忽又把他的视线引向室外。室外就是打谷场、菜园子,这种和庭院深深的朱门大户判然有别的农家气象,被他这五个字便和盘托出了,而且为下句的“把酒话桑麻”,创造了极其谐和的氛围。作者对这样的环境、话题如此敏感,着力捕捉,并予以突出的表现,正反映出诗人自己对田园生活的倾心与兴趣。
   
末二句,与故人作别,并预计后约。王尧衢曰:“‘就’字甚妙。故人即不邀,菊花不可不就也。”(《古唐诗合解》卷八)其实不仅“就”字妙,这预订后约的两句,从整体上讲,传神写照,都是绝妙的文字。如把它译成现代汉语,其大意是:等到重阳节那天,还要来你这里赏菊饮酒哟!次想,这样的神情口吻,如不是“故人”,能这样说么?如不是他对这种田园生活、风光景色倾心、神往,又能这样说么?把对“故人”诚挚的友谊与对农家恬静生活的赞美之情这两条情感线索交织贯串全诗,一笔收拾,而语言又是这样自然、省净,这是何等的表现力啊!
 
作为一首五律,不唯“不钩奇抉异”(皮日休《郢州孟亭记》中语),而且不见考究锻炼之功,无奇词警句,通首浑成自然。就其结构布局而言,由应邀来访,而庄外眺望,而入室欢饮畅谈,而临别预订后约,亦依时间顺序,次第写来,平顺自然,不求逆挽倒插、惨淡经营,显得毫不费力。以自然的语言,自然的结构,来表现他率真淡泊的情怀,表现他对田园生活的审美感受,这就是这首诗突出的艺术特征。
    (原载陕西师大《函授教育》l9884)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