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大家园地 朱宝昌诗文 朱宝昌生平>>正文内容

黄桥先贤——朱宝昌

       朱宝昌,字进之,号希曼,男,1909年生于江苏省泰兴县黄桥。幼年在家塾中诵读中国经典及名著。14岁入上海复旦中学求学。20岁入浙江之江大学,后转东吴大学读国文系。1933年到北平,入燕京大学哲学系,专修西方哲学,1937年获硕士学位。“七七”事变后赴大后方,在云南大学任教,一年后由母校召回,到燕大及中国大学任教。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南下,在上海无锡国专任教授。抗战胜利后,在四川北碚湘辉学院任教授。 

      建国后,先生先后在西南师范学院、川东教育学院、西南军区师范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等校任教授。1955年全国开展肃反运动,因先生说“在某人的宴席上和胡风同桌吃过一顿饭”,结果被视为跟胡风分子有来往,在北师大不仅教职从教授降为副教授,而且从中文系调到艺术系,由教古典文学变为教写作了。1956年,北师大支援祖国大西北的文教建设,先生响应国家号召,只身来到古都西安,任西安师范学院中文系副教授,教中国古典文学课程。1957年夏,在大鸣大放“百花齐放”之时先生在《延河》月刊发表了《杂文·讽刺和风趣》一文。受到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等报刊的点名批判。1958年被正式定为右派分子,教职由高教六级副教授,降为八级讲师。在被定为右派分子前后,先生仍在中文系边挨批斗边上课。“文革”中先生在劫难逃,与“走资派”郭琦等人一起边挨批判边接受劳动改造。1969年赴泾阳农场劳动,突发脑血栓,以致右半身偏瘫,直至1974年退休。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先生的“右派”错案得以平反。此时虽年高、身残,却对学术研究和教学活动充满信心。80年代初,应陕西青年自修大学之约,为该校主编《中国古典诗文选读》等教材。同时又强忍病痛的折磨,撰写了20余万字的学术专著《先秦学术风貌与秦汉政治》一书,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在此期间,又多次应邀赴外地作学术报告。病榻前、轮椅上都成了先生为前来求教者讲学、解疑的地方。可以说,从改革开放开始到先生逝世前这段时间,是他后半生精神状态和心情最好的时期。
0 b$ z3 u0 v1 N; m( [6 k9 ~      然而,这时先生毕竟已入耄耋之年,心有余而力不足,诸多研究计划未能实现,终于在1991年3月13日心脏停止了跳动,遗憾地离开了人世,享年82岁。
 

- p" S* N& @+ \
       朱宝昌先生一生潜心学术研究,主治哲学,兼及文史,学风严谨,成果斐然。先生治学,规模宏大,贯及中西古今,继承发扬我国学术研究的优良传统,又学习西方学术研究中缜密的思维方法,惟在经世致用。先生的文章深入浅出,灵动通脱,逻辑精密,理趣兼备。其著述虽未能有等身之富,然篇篇精粹,均不乏真知灼见。在先生辞世不久,由陕西师大出版社编辑出版了《朱宝昌诗文选集》(1994年5月出版)一书,其中精选了先生主要的诗歌创作和文、史、哲论文。

2 }: N# _: v8 O4 B1 m(一)哲学研究。朱宝昌在燕京大学研究院求学时,主攻西方哲学和佛学,并将中国古典哲学与之相比较。这方面的主要论著有《论体》《论哲学的性质》《罗素杂文集序论》(译文)《罗素论斯宾诺莎》《罗素论黑格尔》《庄子<齐物论>疏解》《庄子<天下篇>疏解》以及专著《分析批判罗素哲学的纯客观主义态度》等,从以上著述我们可以窥见朱宝昌先生作为哲学家的一个概貌。

- e+ N: {& }& V% i: n' K& |      《论体》,1941年10月写成于北京。作者融儒、道、佛及西方思想史的有关论述,指出“理、道、性、天、如,真诸名皆与体异名而同指”,批判了“天不变,道亦不变”等“形而上学的不能摧破的最高原则”,明确提出“万有皆体之有,即万有皆体之用。体与用二而不二”的观点,即体用统一的主张。
 k0 t; G% i: W$ N/ N
      《分析批判罗素哲学的纯客观主义态度》一书,1956年 9月写成于北京。这是朱先生解放后学习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初有收获时,所完成的一篇重要哲学论著。正如先生在本书“后记”中所说:“罗素对我国高级知识分子的影响不小。他的方法论上唯物主义的立场,他对古典唯心主义的犀利的抨击,以及他对贵族和僧侣的似乎不友好的态度,都使人很难认清他在哲学和政治上的庐山面目。他分析批判前人和他同时代的哲学家的议论多,建设性的理论少,甚至于似乎没有,但他绝对不是无所建立,绝对不是无所主张。二千多年以前的佛世尊也并不能真正四大皆空,何况生在这‘与接为构,日以心斗’(庄子语)的20世纪的罗素呢?……对罗素哲学作深入的分析和批判,在今天,不是一件浪费笔墨的事。”先生素来崇尚罗素哲学,对罗素哲学体系作过全面而深刻的研究和探讨,对罗素批判斯宾诺莎、黑格尔的文章也多所推介。
 u2 v' h9 h8 n, |! N6 ~, m
      《庄子<齐物论>疏解》,可以说是朱宝昌先生研究中国古典哲学的一篇特具魅力之作。在这篇文章中,先生在“六经注我”,充分而深刻地显示着他自己的独特见解和哲学思考。他认为,一部《庄子》,“内篇”乃其核心;“内篇”之中,《齐物论》乃其核心。弄通了《齐物论》,也就掌握了庄子哲学的实质。[附:[庄子三篇疏解].朱宝昌.pdf电子书籍下载: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049145.html]

5 f& u- F. _) [6 _$ i+ Z      另外,先生去世的前一年,曾有出版社想请他给《庄子》各篇都加以疏解,合成一本书出版,先生慨叹以残年余力,难以完成这一浩大工程,不能不说这实为一大憾事!
 h6 s& o6 k* n1 N; M/ B
        (二)史学研究。朱宝昌先生国学根底深厚,一向认为在中国文、史、哲不分家,没有哪个哲学与文学方面有成就的专家学者而不懂历史的。另外,先生的史学研究尤重“史识”,经常向弟子们推荐王船山的《读通鉴论》和《宋论》,推荐陈澧的《东塾读书记》,以及章学诚的《文史通义》等。也常劝诫学生读近代学者章太炎、严复、夏曾佑、鲁迅等人的著作。先生1962年曾有诗作《读八代史》问世。改革开放后著成《秦学术风貌与秦汉政治》一书,其中最能表现先生史学观点的当属《论西汉文景之治和先秦黄老思想》一文。
 D" d+ I: u" P4 E' n" u
      《读八代史》为作者1962年完成的一组七言论史绝句,共十首,分别论及曹操、孙权、诸葛亮等政治人物;陶潜、何晏、嵇康、阮籍、陆机陆云兄弟、谢灵运等文史名人,以及鸠摩罗什及其弟子僧肇等佛教大师。

       5 a/ d( X" ?+ |/ j+ @" y: Y1 m      《论西汉文景之治和先秦黄老思想》一文虽称为史论,实则亦是一篇政治哲学论文,其要旨在阐释我国历史上之所以出现清明的“文景之治”,是因为从汉文帝开始采取了黄老“为无为”的治国大略,明智而巧妙地适应了汉朝肇建后“与民休息”的社会状况。#

W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