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家之家>> 长安文化>>正文内容

爱国抗日的易俗社——纪念易俗社成立98周年


  易俗社著名武生王蔼民生前手捧他抗战期间演出《山河破碎》的剧照留影。 记者 尚洪涛 摄

  抗战期间,易俗社名演员耿善民在《还我河山》中扮演岳飞。

  □伍永尚

  8月13日,是中国百年戏剧团体易俗社成立98周年;8月15日,是中国抗战胜利65周年纪念日。乍一看,两件事不太相干,但事实上,二者有着密切的关联。当时,日寇大兵压境,在全国文艺低迷的状态下,易俗社挺身而出,冲锋陷阵,高调抗日,演员们走遍黄河两岸,行经太行东西,一路演出一路情,八千里路云和月。它辉煌的抗战历史和对戏曲艺术的贡献不仅是西安的骄傲,也是陕西的骄傲,更是中国戏曲演艺界的骄傲。

  提起陕西籍官兵在中条山英勇抗日、顽强杀敌、不当亡国奴、唱着秦腔投黄河的惨烈事迹,国人为之动容;同样,在中国的文艺界,有一支顽强、充满战斗力的剧团,在国土沦陷之时,在人民受辱之刻,利用舞台作阵地,无私无畏,大义凛然,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尖兵,它就是西安易俗社。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强占我东三省。远在大后方的易俗社主创人员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编排了大量的爱国剧。他们抽调精兵强将90人,由副社长耿古澄率领,于1932年5月20日,由西安乘汽车出发到郑州,又乘火车于26日到信阳,演出爱国剧《颐和园》前后本、《出五关》等多剧,直到8月5日离开,时间长达两个半月。此事震动了蒋介石,8月11日,蒋介石以“易俗社改良社会、教育人民,促进革命艺术表演,与其他剧社迥然不同”为由,委托陈果夫送一千元资助印刷剧本,将其剧推广全国。9月18日,郑州举行“九一八事变”一周年纪念大会,易俗社当场演出《打倒日本化》和《焚嫁衣》,宣传抵制日敌,并在街道上演出活报剧,激发国民的抗日意志。在郑州演出十四天后,又继续向北,“在邯郸前后两次演出二十天,在武安县演出八天,在磁县演出十天,在顺德演出七天,在井陉演出六天,在阳泉两次演出六天,在平定演出一天,在昔阳演出一天,在和顺演出六天。从春到冬,一外出七月矣,是本社在中小城市,南抵大别山、西越太行山,历经河南、河北、山西三省十一县镇,经历最广、历时最长的一次演出。”(易俗社1932年的总结报告)

  紧接着,他们又准备了四十余出大、中、小剧目,马不停蹄地于12月7日直达北平,北平国剧学会理事长齐如山、京剧名流尚小云、杜丽云等代表在上海的梅兰芳看望剧团并举办招待会,进行广泛地交流。齐如山说:“秦腔在国剧历史上颇有其历史之价值,动作规律、严谨、合理,与昆黄固无大轩轾也。平(北京,下同)中秦腔衰微已久,此次能使在平人士覩(睹)真正之秦腔,实大幸事。” 首场演出在北京哈尔飞大剧院举行,京剧名流观赏,尚小云亲自给王天民化妆,并把自己为《摩登迦女》制作的新女洋装借王天民使用。尚小云曾经回忆说:“记得那天是在东安市场吉祥戏院演出《颐和园》的,开演前,第三号包厢出现了一位妇女,全场立刻为之轰动,原来赛金花(剧中主人公赛金花的原型)本人也来看戏了,在八国联军骚扰北京时,赛金花利用她与联军将领瓦德西的关系,对于保护人民的安全,有过很大贡献。可她到吉祥园去看人们在舞台上表现她的事迹的时候,她已经将近六十岁了。生活贫困,落得无人照管的困境了。当时有人在看戏中间问赛金花,戏里演的是不是实情?赛金花笑了笑说:‘那是内容的事,戏的表演是对我的鼓励和表扬,其实我是没有那么大的力量的。’”(1962年8月13日《陕西日报》)天津《大公报》也以《不堪回首话当年》为题报道,“真赛金花对假赛金花表演各节,大体认为满意。”北京著名的京剧“富连成”科班负责人叶隆章先生接待剧团时说:“当强敌压境,战乱降兴,易俗社不避危险,来平演出爱国救国戏剧,具有深刻影响。”天津《大公报》1933年1月3日以《易俗社载誉离平,昨日下午专车赴济南》为题报道:“真正秦腔陕西易俗学社,此次来平共演二十一天,深受社会人士欢迎,轰动京城,每场满座,除私人欢宴不计外,如国剧协会、政法学院、戏曲学校、陕西同乡会、故宫博物院等则设宴招待,或则欢迎参观。成绩优良,印象大嘉,固该社之剧本足为社会教育之助。该社演员各有特别优秀之处,而秦腔自固有历史与价值,实亦重要原因也。”

  1933年1月6日,易俗社应山东济南驻军的邀请赴鲁,先到驻军,后在中华大剧院演出十多天,受到热烈欢迎。离开山东后,经徐州,应邀到部队演出三场,经开封、郑州回陕。这次巡回演出,从1932年5月21日出发,到1933年1月31日结束。历经五省多市,历时257天,行程万里是陕西秦腔乃至全国戏曲史上的奇迹。徐慕云在后来的《中国戏剧史》里写道:“其角色之整齐,脚本之精美,戏装之华丽,易俗社自应执秦腔班之牛耳!”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筹划阶段,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原打算邀请蒋介石到易俗社看戏,然后逮捕他,易俗社也做好了配合准备。后虽然因故改变策略而提前行动,但说明两位将军对易俗社的信任。值得一提的是,1937年6月,日本帝国主义冲破山海关,野心勃勃地向京津地区逼近。蒋介石委派何应钦与日本谈判,先后签订了《塘沽协定》和《何梅协定》,准备并吞华北。原西北军冯玉祥部的二十九军调住北平,时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的爱国将领宋哲元,为稳定民心,安抚士气,特邀易俗社再次前往北平演出。易俗社认为抗日救亡为国人意愿,宣传抗战,鼓舞人心是应尽义务,于是欣然应命。为保证演出成功,甲、乙两班合并,组成强大阵容,由副社长耿古澄、评议封至模率领出发,于6月6日第二次到达北京。准备了《山河破碎》《还我山河》《淝水之战》《韩世忠》等描写民族英雄抗敌救国的新编历史剧,在怀仁堂演出。北平《全民报》报道了演出盛况:“观众极多,足无隙地,无票遭拒于门外者,大有人在。观众欢迎之情绪,诚为仅见。”报道指出:“此剧写历史的伤痛,促民族之觉悟,振聋发聩,立懦警顽,实对现时之中国当局下一针砭……方今举国民众,抗日殷切,故亦极欢迎此抗敌救国主义之民族佳剧也。”

  1937年7月初,北平《京报》连续三天刊登《山河破碎》的剧照和文章。当时北京已有所谓的“名伶大老板”诋毁易俗社,说“不是那么回事儿”,《全民报》以《从易俗社谈起》为题坚决回击,反问:“你们自己的玩意儿是不是那么回事儿!你问问易俗社编排的剧本,有没有诲淫诲盗那一类剧情?有没有神奇怪诞那一类剧情?像你们的《挑帘裁衣》,又教奸,又诲淫,究竟算哪一回事儿!” 7月7日,《京报》发表易俗社副领队、评议封至模先生介绍《山河破碎》和《还我山河》的文章,文章列举“李纲一力主战而遭致谪;岳飞以恢复自任而遭害;韩世忠、梁红玉功勋盖世而至退”的剧情后说:“观此剧而不扼腕叹息、振臂而起是无人心也。再回观现在的中国、现在的中华民族、现在国人的民族意识,是否与南北宋相若?!我们只有大声呐喊着,‘山河破碎了!’‘还我山河吧!’”当晚,日军占领卢沟桥、宛平县城。“七七事变”第二天,易俗社在北平与中华戏曲学校师生见面,全体师生晚上在新新戏院观看易俗社公演的《山河破碎》。后日军向北平市内逼近,京城戒严。抗日将领宋哲元派车护送易俗社到丰台车站,趁平津铁路最后一次通车,告别北京,返回西安。

  1938年3月,丁玲同志受党中央派遣,率领西北战地服务团来到西安。易俗社打破社规,允许战地服务团的学生上台加入演出。临行时,易俗社还开了欢送会,并给战地服务团赠送整套戏装。后来,这些戏装成为陕甘宁边区第一套完整的秦腔行头。

  嗣后的几年里,易俗社先后编演新剧《上海保卫战》《儿女英雄》《中华儿女》《雪鸿泪史》《金手表》等几十出,以鼓舞士气。正如北京1937年《全民报》在介绍《武王革命史》一剧时写的:“易俗社之戏剧内容,涵义深远,极合时代之要求,有相当之价值,则诚然也。”也正如徐慕云1938年在《中国戏剧史》里说的:“该社不尚陈老剧,时常编排有益于世道人心之警世新剧,以符‘易俗’之名。他们将明、清两代之辱国痛史搬演于舞台之上,发聩震聋,极易感人,较全国流行之皮黄剧(京剧)反觉明显而有意义。”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中国人民的抗战取得最后胜利。易俗社自始至终都站在抗日的最前线。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afachina_runhui@163.com/QQ:540116422/陕ICP备09001060号 ©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